返回

捕鱼达人美人鱼版下载 目录共7609章

首页

捕鱼达人美人鱼版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5296章 醒来后

捕鱼达人美人鱼版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秦书凯于是问道,王娟,你朋友圈子里有适合我的姑娘?而且比你还要漂亮,那是什么样的姑娘。王娟看到一个处男的神色,心里笑了笑,重重的点头说,总之,你找对象的事情交到我身上了,我王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绝对不会白白让你为了这件事吃亏的。秦书凯见王娟不像是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说,这事倒是整的让人很被动,不过,可我总不能背着不好的名声跟姑娘谈恋爱,你说是不是?王娟冲着秦书凯伸出一个手指头说,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答应你,到时候一定还你一个清白。再说,现在董云霄也没有什么证据说明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不过,下午你要是不把手放在我的腰上,也许董云霄更加的没有证据,也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这么一说,秦书凯很是不好意思。“我怕掉下来,你的车很快!”“我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被人看到这样,别人一定议论很多,不过你也不要害怕,只要我帮助你找个对象,也许别人就不会那么议论了。”秦书凯两眼闪出希望的神情,颇为大度的点头说,那行,只要你说话算话就好。瞧着秦书凯一副憨厚的模样,王娟忍不住心里暗笑,这样的呆头鹅被自己遇上了,也算是运气不错。事情并没有因为秦书凯跟王娟私下的协商而发生任何改变,整件事正在以非同寻常的速度,迅速传播发酵,数个关于两人有奸情的风流故事版本在县里各部委办局间流传,一时间秦书凯倒是成了县里的“名人”。晚上,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秦书凯和农业局的李成万两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那是县政府的职工宿舍区,这里住的都是未结婚的机关男女同志,秦书凯和李成万的房间是一个门进去,里面分为两间,当时是为夫妻的格局建设,现在就是一个大房间住着两个年轻人,一人一间。李成万长的有一个字就可以形容,丑。不高的个子,粗粗的身体,什么时候看都象身孕八个月的孕妇,脸上那张皮整天油黑一片。而李成万的对象吕婷,很漂亮,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肌肤胜雪,可以说是一个大美女。秦书凯曾经问李成万,你怎么骗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否则,你要房没有房,要人没有人,人家为啥喜欢你?李成万就说,就我这模样,你也知道,要想找个条件相当的美女还真难,就为了得到这漂亮媳妇,我他妈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超能力做了。再说了,她一个小企业的工人,找到我这么一个端铁饭碗的公务员,也差不到哪去,谁吃亏谁赚便宜还没准呢。秦书凯当时想,也是,现在的社会竞争厉害,公务员队伍里的年轻人一下子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自己单位的几个年轻人刚上班没两月也被哄抢一空了。自己要不是因为是公务员的身份,现在的对象有漂亮又有能力哪能看上自己,就凭自己这个要房子没有房子的人,鸟都不会鸟自己,更不用说美女。秦书凯轻轻的开了门,他以为李成万已经睡着了,不想打扰李成万休息。进了门,准备进自己房间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传入耳鼓,那是一种如母猪被人瘙痒时发出的那种哼唧声,低沉而有穿透力,如发春的猫发出的呢喃声,浑厚有影响力,过耳不忘。难道是什么动物跑到李成万的宿舍,不可能,李成万一向讨厌动物,说动物会传染很多的疾病,所以他的房间不可能有任何的动物。仔细的看了看,李成万宿舍的门半开着,一丝暗暗的光从房间透撒出来,奇怪的声音就是随着暗暗的光溢出房间,慢慢的传遍整个客厅。深更半夜,不安慰睡觉,***,到底又在干什么?轻手轻脚的来到李成万宿舍的门前,趴在门边上,通过门缝向里面看去,秦书凯的热血更加的狂涨了。床头一盏红的暗灯发出一丝丝红红的如雾薄绕的灯光,把卧室笼罩的浅浅的红红的很暧昧,到处是浅红的色彩,在着红红的色彩中一对男女正纠缠在一起。操,***李成万,又把对象弄到宿舍。以前,李成万也经常这么做过,夜间声音过大,经常把秦书凯吵醒,听到隔壁男女热火朝天的做,正常男人当然受不了诱惑,就想冲进去,把李成万拉下来。李成万对象走后,秦书凯就给李成万提意见说,你***做事的时候想没有想过隔壁还住着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么引诱我,给不给人过日子了,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我肯定冲进去把你***从女人身上拉下来,我代替你,趴到上面也享受一次。李成万就说,大哥,那个想法来了,想做了,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小脑袋关键时候决定一切,你也肯定有这种感受,就多担待一些吧,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即使做也保证不弄出声响,悄悄的做,发声音的不要。今晚趁自己不在,一对狗男女,又在热火朝天的在干那破事。今晚秦书凯忘记了发火,也不愿意发火,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深入其中,眼睛动都舍不得动一下,深怕错过精彩的节目。回到自己宿舍,坐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如何度过今晚,今晚连续受到刺激。秦书凯忽然想到了以前和朋友吃饭时候,大家提到的公园,心里暗喜,赶紧按了按家伙,心里说,不提意见了,老子让你今晚好好快活一下,见见大世面,拉上方便自娱自乐早已拉下来的短裤,穿好外面的裤子,扣好裤带,轻轻的出了门。李成万,不讲义气,有了女人,忘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朋友,自己要大度,尽量不打扰,让这对狗男女继续快活着吧。刚出门的时候,竟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隔壁的美女,这个女人名字叫柳橙,人长得一个字,美.秦书凯刚工作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住在这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看到交男朋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是美女,秦书凯和李成万也曾经有想法,可是这个美女似乎对他们的兴趣不是很大,又听人介绍说,这个女人眼光高,根本看不上一般的男人,所以心里也就是望而止步了。美女,人人都想,但是不给机会,那也是白想。秦书凯知道自己的身份,能够在县城找到对象结婚就不错了,这样的大美女,那是不可能的。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个想法的,特别是男人自己解决的时候,秦书凯都是想象着这个女人。秦书凯就说,柳姐,还没有睡觉啊。柳橙说,刚回来,怎么要出去,对了,下班的事情听同事说起你的事情,我一直在怀疑,胆小如鼠的秦书凯,怎能做那个事情呢?秦书凯想到,一定是和王娟的事情,***,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半天的时间,柳橙都知道了。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我能有什么事情被人谈起。。这简直比职业赛车手,操作都要风*精湛。尤其,车尾一碰之下,仿佛撬杆一般,让兰博基尼横飞出去,更是惊掉了她的下巴。不过!“不好!林凡,那徐子恒可是天龙集团的大少,而张天更是会长的独子!你这么对付他们,他们一定会报复!”白伊想到这里,一张俏脸刷的一下,惨白如纸,神色之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恐。只是听到这话!林凡毫不在意,只是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放心!没事的!”没事?白伊差点被气哭了。一下子得罪两大恶少,怎么可能没事。就在奔驰车刚刚离开!那辆兰博基尼的凹扁车门,瞬间掉了下来,两道身影狼狈不堪的从车内爬了出来。正是徐子恒和张天。两大恶少看着撞成一堆废铁的兰博基尼,二人的冷汗,哗啦啦从额头流淌下来。好险!若非兰博基尼的防护装置非凡,他们二人怕是早就被撞成一堆肉泥了。“混蛋!!!”徐子恒满脸狰狞,他堂堂大少,栽在一个废物赘婿的手里,让他简直发狂。“子恒哥,我现在就联系我表哥,一定要将这个混蛋找出来!”张天同样满脸的怨毒愤恨。当下,拿出手机,便拨打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张天可是知道,自己的表哥乃是主管交通的大人物。让他调查一下,林凡二人的去向,简直易如反掌。只是!当电话扣下,张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见了鬼的神色,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嗯?这一幕,让徐子恒一愣,而后疑惑的问道:“张天,怎么了?那个废物究竟去了哪里?快说啊,我们好找人去报仇!”咕噜!张天狠狠吞了一口吐沫,而后满脸惊愕的说道:“子恒哥,我说了你可能不信!刚才我表哥调查了,发现全城的监控,都没有拍到那辆奔驰的车牌!那辆车,在前面路口,消……消失了!根本找不到去了哪里……”什么!听到这话,徐子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江市的交通监控设施,极为先进,在市区之中,所有车辆都无所遁形。而这一路之上,几十个摄像头,没有一个拍到车牌,更是车辆从监控底下凭空消失,这特么怎么可能!“该死!”徐子恒心头怒不可遏,狠狠一拳砸在报废的兰博基尼上。他的拳头,顿时被震得一阵生疼,让他心头的愤怒,更是汹涌到了极点:“好!好一个废物赘婿!竟然敢得罪我徐子恒,你等着!我现在就给我老子打电话,不信揪不出来你!”徐子恒话语,充斥着怨毒。而听到这话,张天精神一振。他自然知道,徐子恒的老子,便是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徐天龙,一个跺一跺脚,江市都要震颤的大佬级人物。这种人物出马,那个小小赘婿,彻底完蛋。想到这里,张天的脸上,也浮现浓浓的森然:“好!那我也给我老子挂电话!老爷子最疼我了,若是知道我差点被人害的身亡,一定发狂不可!”说完!两大恶少对视一笑,而后纷纷给自己老子打起了电话。与此同时!天龙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徐子恒的老子,天龙集团董事长徐天龙,双目死死盯着电脑的屏幕,他额头的冷汗,哗啦啦流淌不断。“天哪!我们江市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条狂龙!太可怕了!这简直太可怕了!”“我们天龙集团,也只是环球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一个鳞片而已,但是想不到,我们环球集团的龙头,竟然就在我的地盘!”徐天龙的声音,都在发颤。而在他身前。那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男子的照片。男子一身黑衣,整个人仿佛黑暗之中的魔鬼,给人一种阴冷萧杀之感。哪怕是隔着屏幕,也让人后背一阵发凉。仿佛,他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死神,让人胆颤。不仅如此!更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男子的面容,正是……林凡!林凡!环球集团新任董事长!徐天龙看着林凡的照片,只感觉一颗心都要蹦出来了,这可是他的终极BOSS,让他如何不忐忑兴奋。叮叮叮!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嗯?徐天龙眉梢一挑,当看到上面显示的来电,是自己的儿子徐子恒后,不由闪现一抹不耐,拿起电话,接了起来:“说!”徐天龙的声音冷漠。只是,电话之内,却骤然传来了一道哭腔一般的声音:“爸,救我啊!我差点死了!您一定要替我报仇!”什么!此话一出,让徐天龙面色大变。在江市,何人不知徐天龙,何人不知天龙集团,怎么可能有人敢动自己的儿子,尤其差点害死自己儿子。这……简直该死!“怎么回事?什么人做的?”徐天龙的声音,渐渐冰寒了起来。仿佛一头猛虎,在压制心头的怒火。听到这声音,电话另一头的徐子恒,心头狂喜,不过还是伪装出一副惊恐声音,说道:“爸,刚才我被一辆奔驰车撞了!我的兰博基尼,彻底报废!我也差点死在车里!”轰!此话一出,更是让徐天龙身上的煞气,弥漫了出来,心头的杀意和怒火,越发旺盛。这还不止。“爸,撞我的人,是白家的人!开车的,正是白家的那个废物上门女婿——林凡!”“您帮我报仇啊!立刻派人把他抓起来,我要收拾他,让他尝尝被车撞的滋味!”什么!林……林凡?这一句话,让徐天龙如遭雷击,脑袋一震眩晕,整个人差点昏厥过去。他赶紧走到电脑前,看着林凡的资料,眼皮狂跳不止,低沉的问道:“子恒!你说清楚,那个林……林凡是不是白伊的丈夫?”嗯?徐子恒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自己父亲也听过这个人,当下赶紧说道:“没错!爸,就是这个小畜生!给我弄死他,弄死他!”静!这一刻,徐子恒发现,自己说完这句之后,自己老子那边竟然彻底安静了下来。尤其,还不断传来一道‘呼呼’喘着粗气的声音,仿佛一头老虎,在发怒一般。“爸,您……”徐子恒当下便欲询问。只是他话语刚刚出口,电话的另一端,顿时传来徐天龙的惊天咆哮之声:“窝草尼玛!徐子恒,你个小王八蛋,你特么想害死老子啊!”“我命令你,赶紧找到林先生,给他磕头道歉!若是他不原谅你,老子第一个找人弄死你!”“嘟嘟嘟……”一阵震耳欲聋的喝骂结束,便是一阵电话盲音传来。徐子恒:“……”他彻底懵了。明明是自己差点送命,为何他要自己给姓林的磕头道歉?这特么……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爹?究竟特么发生了什么!。  有些尘封的记忆永远不会消散,每当回想起来,都会令人毛骨悚然……我出生在鲁东南一个小山沟里,这里四周都是大山,只有一条小山路,弯弯曲曲通向外面的世界。我记事的时候,我还有个姐姐。在我六岁那年,她死了,我哭的特别伤心,我少了一个贴心照顾我的亲人。听别人说,我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死了。我不知道我们家究竟得罪了什么神灵。我的父母都不识字,都是老实巴交的山里人,没见过世面。他们给我取了个名字,最先叫“大山”。我们这里就这样,名字随便取。比如我的小伙伴叫“小猫”,还有叫“小猪”的。我的姐姐一死,我母亲很着急,她生怕我也没了。我的父亲属于那种没有主见的人,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听母亲的。村子里有个年长的老爷爷,他给我母亲说,在南山前面有个山洞,山洞里住着一个老头。老头是个神仙。要想保住我的命,最好去求他,不过那个老头很难说话。我的母亲在他的指点下,把我家里唯一的一头山猪逮住了,这头山猪是父亲在一个草堆里捡来的,当初还很小,现在养成了大猪。我父亲显然有些舍不得,但是为了我,他最后咬了咬牙,在村子里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大人,抬着这头野猪去南山找那个老头。母亲不放心,也去了。我跟在他们后面,从早上一直走到中午,一路上歇了好多次,才来到那个山洞。这个山洞坐落在南山半山腰上,正好能晒太阳,好在我们来的北面比较缓。我们来到洞前,看见那个老头正坐在洞前一块大石上闭目修养,他的旁边有张八仙桌子。我母亲来到他面前,毕恭毕敬的向他请安。老头脸面看上去像个年轻男子,据说有一百多岁了。老头听到我母亲说话,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母亲,又看了看我们。他问我们来找他有什么事情,他的声音就像老牛叫一样雄浑有力,震得我们耳朵都疼。母亲急忙把来意仔细的虔诚的说了一遍。老头看了看我,然后对着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过去。我母亲很高兴,她急忙过来把我拉过去。老头伸出干枯的右手,搭在我的手脖上。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像火一样滚热。过了会,他说可以帮助我们。老头起身进了洞里,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木制碗,还有三根香。他把木碗放在八仙桌子上,又把三根香插进装了砂子的木碗里。我们大气不敢喘,静静看着老头点燃三根香。香烟缭绕,过了会,只见老头忽然圆瞪双眼,嘴角向下,暴躁起来,又跳又唱的,看上去怒气十足。那个时候还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长大了,才知道那是黄家大仙附体出马了。只见他跳了会,停下来,对着我们说求他有什么事。母亲这个时候显得很害怕,她哆嗦着立刻跪在地上,其余的人也都先后跪在地上。我母亲说要让我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相求大仙给指点。附了大仙的老头说我先天缺水,需要弥补,取名“狗蛋”。老头说完,身子晕倒在地上。过了会,他醒过来,对我们说没事了。我们把野猪绑好了,放在他的山洞里。从这之后,我不再叫大山了,而是叫“狗蛋”。对于这个名字虽然有些不雅,但是却可以保命,所以也就接受了。村子里的小伙伴遇见我,都叫我“狗蛋”。大约在我十岁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穿着长袍的老爷爷,在我们村子里住下来。他在他的家里收学生,教识字。我的母亲对我父亲说我的年龄也不小了,不能像他们一样睁眼瞎。父亲便把我从一棵大树上叫下来,当时我正在和小伙伴爬树捉小鸟蛋。我跟着父亲来到那个穿着长袍的老爷爷家里,他是我们村子唯一一个穿着长袍的人。他的面目清瘦,大约有五六十岁的样子,面容可亲,和蔼。但是他的眼神却很犀利,能一眼看到我掏鸟蛋时落在我肩膀上的羽毛。我父亲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用红布缠裹的小包,递给他。这个老爷爷谦让了会,最后收下了。后来知道那是母亲配送过来的一副手镯子,作为学费,给了老爷爷。父亲走后,我就跟着他学习识字,他家里还有其他几个学生,好在都是我们村子的,这样子也不寂寞。老爷爷说他叫“静弹”先生,并且用一只粉红色粉笔在一块黑板上工整的写上。我从没见过粉笔,特别是粉红色的,于是趁他不注意被我偷了来,至今还藏在我的小箱子里。以致我一看见它,我就想起了“静弹”先生当初书写时的情形。他说不用叫先生,今后叫他老师好了。“静弹”老师很有学问,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们都很尊敬佩服他。有一天,他对我说是谁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我说是南山上那个神仙。他听完后沉默不语。过了会,他说这个名字不雅,要不另取个名字吧。我说这要征得我的父母同意。我回家后把这个事情给母亲说了,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父亲听我母亲的。之后“静弹”老师又给我说了几次,还专门找我母亲谈过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我在跟随“静弹”老师学习期间,对于文学起了很大的兴趣,我写的一篇小说由他推荐给了一家山外的报社,并且发表了,还拿到了稿费。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静弹”老师特地放了我两天假。我像一个出了鸟笼的小鸟,自己一个人爬到了南山上,想去看那个给我取名字的神仙。我偷偷来到那个山洞前,看见洞口都布满了蜘蛛网,蛛网上有很多的小虫子。我感到很遗憾,没有看见那个神仙老头,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成了神仙。事后我问过“静弹”老师,他说人到了一定年龄是会死的。我看那个神仙老头八成是死了,我感到有些伤感。我们几个小伙伴继续跟随他学习。当我在十五岁的时候,我离开了家,我被“静弹”老师推荐去了大山外面的一所镇级中学读初中,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两个伙伴。走的时候,他给我取了个学名,叫“周百川”,是海纳百川的意思。由于我学习用功,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并且升上了县城重点高中。这意味着我有不可估量的未来。每当我回家的时候,我的父母都为我感到骄傲。村子里人更是羡慕。我成了小山沟里的金凤凰。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读高三的时候,我的父亲忽然得重病死了,接着我的母亲也患了重病。我回家照顾我的母亲,她知道我就要考大学了,为了不耽误我的学习,她含泪把我赶走,并嘱咐我一定要去上大学。我没有去上大学,我含泪埋葬了病死的母亲,在村人可怜同情的目光下,踏上了外出打工的路。临走前,我又去看了看那个神仙住过的山洞,洞口布满蛛网,我希望他还活着。我背着一个小包裹,里面装着几本书和几件母亲曾经缝补过的旧衣服,怀里揣着母亲临死前给我节省下来的几十元钱,无精打采的走了两天路来到离村子最近的城镇。这个城镇也是我曾上过中学的乡镇。我舍不得花钱坐车去县城,便在路上搭了辆拉白菜的拖拉机。一路上颠簸着,有几次由于路面不好,还差点把我从白菜上摔下来。幸亏我伸手敏捷,抓住了捆绑白菜的绳子,才幸免于难。。“这是午休的地方。”方园长指着一扇关着的纱门说。跟着方园长走进去,杜睿琪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小小的床、小小的被子、小小的桌子、小小的枕头……就像白雪公主看到七个小矮人的家似的,杜睿琪觉得太吃惊了!床是卡通汽车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这里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参观完了整个幼儿园,方园长把杜睿琪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杜老师喝茶!”方园长热情地给杜睿琪端来一杯茶。杜睿琪有点受寵若惊,接过茶杯不好意思地说:“谢谢!”“杜老师觉得我们幼儿园怎么样?”方鹤翩的脸上还是灿烂如花。“太好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幼儿园,就像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抿了一小口杯子里的水说。“喜欢这里吗?”方鹤翩目光炯炯地看着杜睿琪,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打捞起什么。“喜欢,太喜欢了!”杜睿琪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想没想过来这里工作!”方鹤翩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看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像离我比较遥远——”杜睿琪不敢看方园长的眼睛,她是一个村完小的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幼儿园似乎根本打不上边儿。“呵呵,只要你愿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情!”方鹤翩开门见山地说。“这……我当然愿意,能来这里工作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来负责你的调动!”方鹤翩拍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说。两人正说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高高瘦瘦的,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妈。”男子对着方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杜睿琪老师。这是我儿子丁志华。”方鹤翩站在杜睿琪和丁志华之间。“你好!”丁志华走过来握住了杜睿琪的手。“你好!”杜睿琪有些怯怯地说。“你们聊着,我有点儿事。”方鹤翩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房间里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华两个人,杜睿琪顿时有些窘迫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端起茶杯喝水。“听说杜老师的课上得很不错,真想去听一听。”丁志华打破了沉默。“方园长夸奖,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杜睿琪有些不好意思。“杜老师是在哪个小学教书?”“画眉镇杜家庄小学。”杜睿琪始终不敢直视丁志华的眼睛。丁志华却是一直盯着杜睿琪看着。这个姑娘还真的像妈妈所讲,不是很标致,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尤其是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朝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孩很是不一样。“杜老师下午有空吗?要不我陪杜老师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说。“谢谢,我下午还要赶车回学校去,对不起。”杜睿琪不知方园长这样安排究竟是何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可能的后果,杜睿琪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杜睿琪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正好方园长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先回去了。谢谢你!”杜睿琪说道。“好,那让志华送一下你吧。志华,你送杜老师回教师进修学校去。”方鹤翩对丁志华说。丁志华跟着杜睿琪往外走。杜睿琪觉得很别扭,两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就这样走着很尴尬。丁志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杜睿琪聊着,但是杜睿琪都提不起兴趣。眼看就快到教师进修学校的门口了,杜睿琪停下来,说:“我到了,谢谢你!”“杜老师下次过来可以到我单位去喝茶,我在县广播电视局上班。”丁志华说。“好的。”杜睿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上了开往画眉镇的公共汽车。一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磨着方鹤翩的话,为什么要给自己搞调动?为什么又要让丁志华出现在办公室?难道把自己调过去,是为了她的儿子丁志华?可是按丁志华的条件,找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乡村老师应该是很容易的,为什么偏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闭上眼睛,眼前尽是丁志华和方鹤翩的样子。本来这趟进修学习让杜睿琪觉得自己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鸟,感觉就要飞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这背后的事情,杜睿琪的心里却很难平静。再加上前不久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杜睿琪迫切想走出杜家庄,走进县城里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实告诉她,留在杜家庄,她丝毫不能改变家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家人!只有走出去!可是,自己走了,朱青云怎么办?方园长能出面动用她的关系为自己搞调动,这里面一定不会很简单,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丁志华,她犯得着这么做吗?可是这个丁志华在杜睿琪眼里,却丝毫没有吸引自己的一点魅力。人长得不赖,可就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而且自己和朱青云已经感情很深了,难道能说断就断?想到这些,杜睿琪感觉心里很乱。生活还在继续,杜睿琪每天照例上课,和朱青云也一如既往地好着。只是心里总有个疙瘩似的,不捅它似乎不存在,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方鹤翩和丁志华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想走出杜家庄的愿望就会是那么的强烈!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校长通知杜睿琪去余河县一小听课,说是县教研室点名叫去的。杜睿琪来到余河县第一小学,发现原来是学校的开放日。观摩活动结束后,教研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琪留了下来。两人聊了一会儿观摩课的话题,李良田突然问道,“上次见过方园长的公子,你觉得怎么样?”“挺好的!”杜睿琪心里思忖了一下,笑着说。“呵呵……”李良田听杜睿琪这么说,爽朗地笑了起来,“杜老师啊,不瞒你说,我这个老同学找媳妇的眼光可高着呢!这个县城里,多少女孩子愿意嫁给丁志华啊,可是方园长就是看不上。你啊,是她唯一看上而且十分喜欢的人,更关键是志华上次见了你之后,感觉非常好。杜老师,机不可失啊!你也知道,方园长就这么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出嫁了,嫁给了余河县一中校长姚天明的儿子,那也是家大业大的主啊!方园长的爱人是县广播电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可是难挑第二个啊。”杜睿琪笑了笑,没有言语,这些她也早就知道了。这样的家庭条件,朱青云是无法和丁志华相比的。“方鹤翩跟我说,过两年她也要退休了,现在幼儿园的副园长一职一直空着,她就是在等合适的时机提一个自己需要的人上来。这样她就可以顺利交接了。你要是嫁给丁志华,前途无量啊!”李良田意味深长地说。原来方园长是想调自己过去接她的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更是无法淡定了!,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我咬了咬牙说:“扯淡!”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中午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这个女人一夜未睡,居然如此的精神饱满实在令我吃惊。看来生理年龄确实是一道谁都无法逾越的坎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和过了三十岁人生大关的人不一样,他们的精力和体能正处于最好的人生阶段,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彻底恢复。我揉着眼睛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张萍扬了扬手里提的袋子,说:“我来给你送吃的呀,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讲过嘛。”我哦了一声,转身往回走,走到炕边又躺下睡觉。张萍走进来把门关上,打开电视机后坐在炕沿上,拉着我的胳膊说:“大懒虫,都点了,别睡了,起床啦。”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张萍不依不饶地说:“你再不起来我下午也不上班了,陪你一块睡。”张萍这句话对我还真有点威慑作用,我勉强睁开眼睛,说:“你还没个够了,做人怎么可以像你这样贪得无厌。”张萍嬉笑地说:“我就是贪得无厌,怕了吧。”我又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了。”张萍媚笑着说:“你知道就好,快起来洗脸刷牙,我给你打包老包家的鸡汤,大补的。”我苦笑了一声,下炕进茅房间洗脸刷牙,洗漱完毕我从茅房间出来,张萍已经把打包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还有一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老母鸡汤。闻到这股香味我还真感觉到饿了,嘴巴里一股口水涌动。《异界科技神》《末世法则之生存游戏》《岳两女共夫》《黄金召唤师》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捕鱼达人美人鱼版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56707_542977.html
捕鱼达人美人鱼版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