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球探体育老版 目录共4873章

首页

球探体育老版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1402章 醒来后

球探体育老版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算了吧,孩子,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杜雨生痛苦地说道,“我们是平民百姓,斗不过人家的——”看着父母受了这么大的侮辱,却如此忍气吞声,年轻的杜睿琪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没用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念头升腾起来:她必须走出杜家庄,成为一个有权有势的人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睿琪,喝点水吧!”丁志华把一瓶矿泉水放在杜睿琪的手里。杜睿琪接过水却并没有喝,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未来的丈夫。看着丁志华瘦削的脸,杜睿琪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了另一张脸,那是与丁志华决然不同的一张脸,胖胖的,和蔼可亲的,说话时总是眼睛微笑着看着对方。就是这张脸改变了自己的选择。杜睿琪热爱自己的工作,每堂课都精心准备,上课时充满了激情。工作两年以后,画眉镇辅导站要挑选新教师在全站上公开课,校长举荐了杜睿琪。杜睿琪精心准备了一堂二年级的语文课——《风娃娃》。第一次面对全乡几十位语文老师上课,杜睿琪心里还是有点紧张,但是很快杜睿琪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把孩子们带进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尤其是杜睿琪的语言活泼、普通话标准,加上用上了当时的电教设备——幻灯,而且做了许多形象的课件设计,整堂课上得活泼而又生动,效果非常好。事后评课,辅导站长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杜睿琪的这堂课被评为一等奖,并被选送到县里参加优质课比赛。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杜睿琪把课件稍作修改,两个星期后信心满满地参加了县里的优质课大赛。这次听课的是全县的优秀教师,杜睿琪的精彩授课同样获得了一致的好评。作为一位刚站上讲台的年轻教师,能在第一次参加优质课大赛中有如此精彩的表现,这让县教研室的领导们非常高兴,县教研室要把杜睿琪作为县里的优秀骨干教师进行培养,杜睿琪获得了参加县里的骨干教师培训班的机会。就在杜睿琪参加全县的优质课比赛的时候,有一位特殊的听课人员——余河县机关幼儿园的园长方鹤翩。当天,方鹤翩受老同学——余河县教研室主任李良田的邀请,参加了小学低年级段的听评课。杜睿琪活泼的授课风格,深刻地感染了方鹤翩。作为多年幼教工人和研究者,方鹤翩觉得杜睿琪如果放在自己的幼儿园里,一定会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幼教老师,而作为余河县唯一一家机关幼儿园,缺少的正是这样科班出身的出色人才。听完杜睿琪的课后,方鹤翩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会后,李良田按方鹤翩的要求,把杜睿琪带到了方鹤翩的面前。眼前的杜睿琪明眸皓齿,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看上去会说话似的,一束马尾随意地扎在脑后。真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孩子。方鹤翩从心底里喜欢上了杜睿琪。“方园长好!”杜睿琪大方地叫道。“杜老师,课上得真不错!语言活泼风趣、表述得体,很适合低年级段的孩子,很好很好!继续努力!”方鹤翩笑着说。“谢谢方园长夸奖,还请园长多多指教!”杜睿琪乖巧地说。能得到余河县第一幼儿园园长的夸奖,杜睿琪心里真是乐开了花!整个余河县,对于这个方园长的大名和能力,几乎是无人不知。余河县机关幼儿园在方园长的带领下,短短几年内被评为省一级幼儿园,从硬件配套到软件设置,再到教师的培训教育,方园长都创造了余河县第一,整个信江市只有两家幼儿园被评为省一级幼儿园,余河县就占了一家,这让当时分管教育的县领导觉得十分自豪,方园长因此被评为信江市十佳教育工人,并被评为当年的省教育战线的劳动模范。看着方鹤翩脸上灿烂的笑意,杜睿琪觉得方园长虽然头顶那么多荣誉,却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以接近,而是十分平易近人。“杜老师,欢迎到我们幼儿园来参观!”方鹤翩临走前对杜睿琪发出了邀请。“谢谢方园长,有机会我一定会去向您学习的!”杜睿琪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一个月后,杜睿琪参加了余河县优睿琪年骨干教师培训班,为期半个月。杜睿琪每天跟着经验丰富的教师参加听课评课,进步非常快,这半个月的学习胜过自己在师范三年的积累。杜睿琪觉得自己就像是加满了油的汽车一样,随时准备向前奔去。最后上汇报课的时候,杜睿琪以绝对的优势获得了一等奖!上完汇报课,还有半天的时间自由活动。许多年轻的女教师都趁着这个时间上县城里去购物,杜睿琪本打算和她们一起去的,但是李良田主任上午有交代,说下午有人来找她,让她两点半在教研室门口等着。杜睿琪站在教研室门口,远远看见一个身影走了过来,待走近才发现,原来是方园长。方园长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杜睿琪。“方园长,您好!”杜睿琪说道。“杜老师,你好!”方鹤翩走到杜睿琪身边,“跟我走吧!今天我要正式邀请你,去参观我们的幼儿园!”直到此刻,杜睿琪才明白李良田主任叫自己等的人就是方园长。杜睿琪有些忐忑地跟在方园长身后,不知道方园长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一个村完小的教师,按理和幼儿园是搭不上边的,更何况这是余河县的机关幼儿园,多少人想挤破脑袋往里钻啊!能进去的都是有来头的主。杜睿琪记得自己的同学吴巧玲就分到了这里,因为吴巧玲的爸爸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很快就到了余河县幼儿园的大门口。很大的一扇铁艺大门,两边的白墙上画了许多儿童画,使得这个幼儿园与周围的建筑显得截然不同,充满了艺术感和童话气息。走进里面,杜睿琪立刻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彩色世界。这幢三层的大楼里,中间是个很大的天井,是学生活动的草场,四周是建筑。正中间二楼走廊的墙面上挂着几个很大的红字:敬业爱岗、爱校爱生;左右两边挂着:孩子成长的乐园、职工幸福的家园。园里面所有的墙壁都是彩色的,而且都画上了不同主题的儿童画,有白雪公主、唐老鸭和米老鼠,还有机器猫、蜡笔小新、阿童木等等,教室里的桌子凳子也是黄绿相间的,还有很多卡通的小玩具散布在院子里。孩子们正在上课,有的正跟着老师做游戏呢!看着孩子们快乐的样子,杜睿琪心里很感慨,县城的孩子可真好!从小就能在这么美丽的环境里学习。不像她杜家庄的孩子们,上小学前只能在田地里撒野,玩泥巴,每天弄得浑身脏兮兮的。有的孩子很小就开始跟着父母下地劳动,真是天壤之别啊!如果将来自己的孩子也能在这样的幼儿园上学,那该多好啊!“这是教室、这是美术室、这是音乐室……”方园长的话打断了杜睿琪的思绪。方园长带着杜睿琪参观园里的每个地方,边走边向杜睿琪介绍这里的一切设施和设备。。李小亮坚定的道:“爹,嫂子,你们别劝我了。这事,我决定了。”听着李小亮的话,李忠军抓着李小亮的手一颤,然后慢慢的放开了。宋巧莲要说什么,也被他挥手止住。他佝偻的身子也站的直了些,目光复杂似又有些年轻时当支书时的气度。“小亮,你长大了。”李忠军直直的看着李小亮道:“爹老了,有些事做的不够好,但你该知道,爹这心里装着你。你是大人了,有决定爹支持你,无论啥样,这里都是你家。这事谁说了都不算,我说了才算!”“嗯。”李小亮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李忠军对他的疼爱之情:“爹,我会常会来看你。”“说啥傻话,回家就是回家,看啥看我我,你先出去看看实习的单位过几天就回来,回家是该的,不是啥看我不看我的。”“……嗯。”李忠军的语气虽然带着训斥的味道,却让李小亮冰冷的心融化了些许。李小亮心目中,那个带着雷厉风行的李支书更象一个一家之长,只是这些年,家的重担压的李忠军不再象他自己。他点头应着,道:“我知道了爹,你们回去吧。”李巧莲又想再说话,却见转身回家的李忠军对她使了个眼色,便也对李小亮点点头,犹犹豫豫的跟着李忠军回去。李忠军转身的刹那,李小亮突然感觉这月光下,李忠军脸上的皱纹似是更深了一些,他猛然感觉这些皱纹象是自己给李忠军刻上去一样,心里一时百味具杂。他仰面向月,长长的呼了口气。这次见面,有喜有乐有悲有痛,却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真的长大了,而为自己遮挡风雨的人真老了,这个家并不是他一辈子生活的地方,但却在他心的一辈子的家。无论前路多危险,他也要闯荡下去!他伏身拿起包,正要走,却感到胳脯上多了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回过头,看到的是目光莹莹的林玉芳。“嫂子。”“今……天晚了,明个儿再走吧。你,还没吃饭呢,要不,去我家吧……”林玉芳的声音象柔柔的风,却吹进了李小亮的心里。他象没有了魂一样,任由林玉芳拉着,一步步,走进了刘家。这一幕被一脚迈出院门的宋巧莲看到,宋巧莲吃了一惊,眼睛左右看了看,做贼一样退回院子,又看了一眼刘家的大门,随手把院门关上。其实宋巧莲也没有看见胡同口的阴暗角落里,闪过怨毒的一张脸。“呸!”李二胜在地上吐了口唾沫,阴狠的看了看刘家的大门,嘴里骂出两个字。“**!”回头走了。李小亮走进刘安家,等林玉芳插上大门才明白他过来。他一激灵,感觉自己这事办错了,不由一阵慌乱,转头对林玉芳道:“嫂子,大婶子她……”话说了一半,他突然想到刘安家现在居然连点灯光都没有。这有些不对啊。“家里……没人。”林玉芳说着低头向堂屋里走。“啊?”李小亮傻呼呼一呆,这是啥意思?家里没有人……难道她想同自己……不对不对,林玉芳不是这样的人,可家里怎么没人呢?李小亮胡思乱想的跟着林玉芳走进屋,等林玉芳一拉灯后,他又是一呆。整个堂屋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个矮旧桌子破凳子,再不见一件东西。随着林玉芳拉开偏房的灯,李小亮看到偏房里也是同遭贼洗劫了一般。林玉芳却象是习以为常了一般,打开了各房的灯看了一下,从一个旮旯里拿出些面,然后去厨房里生火做饭。李小亮怔怔的站在堂屋,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印象中,刘安家绝不是现在的样子。虽然刘安家不能算是富裕,但过的还不错。沙发家具全套,电视洗衣机也有,哪里会是现在这种被鬼子扫荡后的情形。他冲进了厨房,对忙个不停的林玉芳道:“嫂子,这是杂回事,这是杂的了?”揉着面的林玉芳,平静的道:“都卖了。”“卖了?杂卖了?谁卖的?”李小亮不得不急。当初刘安同他兄弟一般,刘安病故意,他还下决心要照顾刘安家的人。可现在,刘安的老娘不见,家也成了这样,他哪里会受的了。林玉芳抬起了头,看着李小亮的眼睛没说话。李小亮突然明白,自己不该向林玉芳吼。就林玉芳的样子,卖东西的事绝对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那除了林玉芳,就是刘安的老娘范翠红。再想想今天碰到的一系列异常,李小亮想到了,这事很可能出在范翠红身上。“嫂子……”当当当当当。林玉芳熟练的切着面叶,没有理会李小亮的话,自故自的道:“都卖了,就两个月的功夫,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卖了,这房子也差点卖了,不过没卖房子却把俺卖了。”“范翠红?!她疯了!”“那些人都疯了,是被骗去那个地方的人都疯了。一个个象疯子一样,说自己会有多少钱多少钱,却一个个骗自己的亲人,骗了钱再骗人。”李小亮脑子里浮现出两个字“传销”。这东西同林玉芳说的一样一样的。林玉芳的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她突然扔下菜刀,一把抱住李小亮。“俺好怕,俺好怕!那些人象疯子,象魔鬼,他们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他们看人就是象在看钱,象是要吃人一样。”李小亮被林玉芳抱着,却没有一丝欲念,心里咯噔一声。他能想象的出,林玉芳就象是一只小白兔,被扔到狼群里的样子。如果不是林玉芳生性胆小,怕她现在也变的同那些人一样了。“婆婆卖了所有的东西,又骗人,有点关系的亲戚她都骗,后来村里的人都不放过。”李小亮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忠军、宋巧莲对林玉芳那样的态度了。“最后,她没有人骗了,又说我不听话,准备把俺卖了……”林玉芳抱着李小亮嚎啕大哭,却让李小亮浑身一紧。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这是要出事啊……“没事了,没事了,嫂子,都过去了,过去了。”李小亮拍着林玉芳的后背,笨拙的劝导安慰。这劝人的活,他真没干过,很是一幅呆傻的样子。对于林玉芳的遭遇,他又心疼又可怜,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暗自祈求这样有点效果。林玉芳抱着李小亮越哭越大声,她的心一直提着,情绪一直藏在心里,今天这一哭,她仿佛把这次的事还有以前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一时止也止不住。李小亮手足无措,木呆呆的站着,拍也不管用,劝也不管用,到后来林玉芳没停下,他倒是急的直冒汗。好在林玉芳发泄不久,没多大会,就渐渐声音小了下来。李小亮这才松了口气,说:“嫂子,你哭累了,要不,我来做饭吧。”他说完就后悔,啥叫哭累了。不过,一句不当的话,却让林玉芳愕然抬起了头,等林玉芳看到李小亮那尴尬的表情同额头上急的汗,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李小亮,林玉芳开始只是佩服。后来,李小亮常来她家,接触的多了,感觉这个偶像般的人物更真实了。在她眼里,李小亮知书达礼,又诚实可靠,再加上学识渊博,心地善良,渐渐对李小亮生了情愫。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只能把这份情深埋在心底。。  我一瞧见她的神色,知道出状况了,赶忙身子向后猛地顶出去,给宋嘉琪让出半个身位,宋嘉琪这时才硬生生地挤了进来,一时不小心,还踩到了我的脚面,疼得我一阵的呲牙咧嘴。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悄悄暗了下来,车厢里没有开灯,空气混合着一种难言的暧昧气息,宋嘉琪那纤长柔弱的身体已经完全贴在我的怀,随着公交车不停的颠簸晃动,我们俩人的身体不可避免地发生着摩擦。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勉强镇定,可随着时间的延续,情况渐渐有点失去了控制,宋嘉琪穿着高跟鞋,身高恰好和我相仿,那充满弹性的翘.臀贴在我身前磨来蹭去,没过多久,我觉得身体渐渐不受控制,下面逐渐起了变化,在车子陡然转弯的瞬间,那里竟然激动起来,昂首挺胸的恰恰抵在了宋嘉琪的翘.臀,随着公车的摇晃,左冲右突着……我的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脑海里传来一股强烈的兴奋,瞬间击穿了所有的理智,只剩下狂热的情绪和粗重的呼吸。初时还只是随着车身的晃动不受控制地动作,但见身前的宋嘉琪默不作声,也没有异常的举动,仿佛已经默认了这种举动,我的胆子更大了。我再也按耐不住,借着车身剧烈地摇晃,有点鬼使神差的发起了一次次隐蔽的攻击,终于在某次冲击,径直冲入双腿之间,在大腿.根部的边缘里被夹得紧紧的,轻柔地蠕动着,无穷的快.感袭心头,我竟然忍不住想发出一声低啸。不知过了多久,身前的宋嘉琪突然发出‘哎呦!’一声低.吟,那声音竟如此销.魂,似附着着某种不知名的魔咒,带动着两具滚.烫的身子同时战栗起来……终于,车身忽然一阵摇晃,停靠在一处站点,车连续下了几个人,车厢里显得不那么挤了,我这时已经从迷乱醒来,心充满了罪恶感,身体缓缓向后退了一小步,轻声道:“嘉琪姐,要不……咱们下车吧,太挤了。”宋嘉琪半晌没吭声,却也没有动地方,我心里直打鼓,暗自嘀咕:难道是生气了,回头她不会给英阿姨和宋叔叔告状吧……直到车门缓缓合,车子缓缓开动后,宋嘉琪才轻嘘一口气,“忍一忍吧,很快要到地方了。”说完,她扶着把手,只把眼睛投向窗外,再不说话。等我们两人去探望了英阿姨之后,回去时,我们俩的意见保持了高度的统一,是坐出租车。在路,我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置,点着一支烟,眼睛不时地瞄一下后视镜,却见宋嘉琪斜倚在靠背不吭声,秀发挡住了整张脸,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下车后,我悄悄地跟在宋嘉琪的身后,心里思量着是不是应该道歉,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和嘉琪姐的感情,但这话可怎么说才好呢,这种事情真的是没法解释,总觉得张不开嘴。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开口,这话要是不说出来,以后肯定要落下病根,于是我轻轻咳嗽了一声,壮起胆子开口道:“嘉琪姐,我……刚才在车,那个,我……”没等我结结巴巴地说完,宋嘉琪骤然停下脚步,缓缓转过头来,面带微笑地打断我的话,淡淡的道:“刚才是挺挤的……嗯!小泉,时间也不早了,你快点回屋里休息吧!”说完,她踩着高跟鞋‘腾腾腾!’的快步了楼,拿出钥匙麻利地打开屋门,一闪身走了进去。我听了愣怔了一下,心说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冷冰冰的啊,看来嘉琪姐还在生我的气。宋嘉琪拿着钥匙打开房门,返回家时,见方正源坐在椅子,闷头翻着杂志,她勉强笑了笑,扬起手袋,道:“正源,看看,我买的衣服漂亮吗?”方正源头也不抬,而是信手翻着杂志,懒洋洋地道:“漂亮,非常漂亮,快去做饭吧,我快饿死了。”撇了撇嘴,宋嘉琪换拖鞋,有些不满地道:“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道自己煮点东西吃,你这人呀,真是什么都指望不了。”方正源干巴巴的笑了几声,阴阳怪气地道:“那你还能指望谁,该不是陪你逛街的那一位吧?”“你说什么?”宋嘉琪登时愣住了,讶然道:“正源,你什么意思呀?”“没什么!”方正源把杂志丢了出去,若无其事地道:“嘉琪,今儿个心情不错,你炒几样小菜,咱们庆祝一下。”“怎么,赢钱了?”宋嘉琪走过去,有些好地道。“没有,不过也快了。”方正源点一颗烟,神色古怪地盯着宋嘉琪,嘴里喷出一股浓浓的烟圈。宋嘉琪微微蹙眉,目光落在杂志的封面,看到那性.感妖艳的裸.体女郎,心好像明白了,惴惴不安地道:“正源,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志,都是你送过去的?”方正源点了点头,拿手拍着大腿,淡淡地道:“嗯,这些杂志不错,适合性幻想,不过,你也要再主动一些,否则,他怕是没那个胆量。”宋嘉琪脸色涨红,赌气地坐到旁边,怒声道:“正源,你怎么和鬼迷心窍了一样,非要做那种事情呢?”方正源皱眉吸了口烟,闷头道:“除了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时间久了,让家里老人察觉到,更麻烦!”宋嘉琪双手掐腰,愤愤不平地道:“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同意的,你要逼急了,咱俩离婚。”“别,嘉琪,不要生气,你听我说……一次,只要怀了,咱俩什么都不愁了,以后,我都听你的。”方正源有些心虚了,忙把半截烟头熄灭,忙不迭地过去哄劝道。宋嘉琪却根本不理会,倏地站起,头也不回地去了厨房,“砰!”的一声,用力将门关,大声喊道:“方正源,你要是再敢提这事儿,咱们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方正源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子里踱着步子,良久,他艰涩的叹了口气,同样扯着脖子嚷嚷,道:“算是离婚,你也要把孩子给我生出来!”我写的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引发出的事件,仍旧在继续发酵,这份件被青阳市提交到省里,得到了省政府的肯定,并专门发,令江州省各个市县推广学习。与此同时,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农机厂内部热情高涨,在件的指导下,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改革措施,除了有条不紊地组织生产外,还要接待来自各地市的调研人员。宋建国这阵子很忙,厂长刘先华将他安排到改革试点小组里,做了职工代表,不论农机厂开会,还是些其他的接待工作,他总是要带着宋建国,明眼人一眼看出,老宋是得到重用了。晚八点多钟,宋建国来到我住的屋子里,将衣服挂好,去了我的卧室,将一封厚厚的信封丢在书桌,笑呵呵地道:“小泉,这是给你的。”“这是什么?”我有些好,打开信封望去,发现里面是一叠百元大钞,仔细清点,竟有五千元之多。宋建国坐在沙发,目光温润地注视着我,笑着解释道:“这笔钱,一部分是青阳晨报给出的稿费,另一部分是我们农机厂给你的,算是奖励。”我微微一笑,把信封放在旁边,轻声道:“好吧,宋叔叔,你替我谢谢刘厂长。”宋建国“嗯!”了一声之后,摸着下巴,笑眯眯地道:“小泉啊,还有一件事情和你商量,刘厂长有个想法,他想聘你当我们农机厂的顾问。”。“找……找到了!”他的声音,都在发颤,仿佛如获至宝一般,激动莫明。当下,拉着张天便向着一辆车跑去:“快!传令所有人,林先生在盛世会所!”“玛的,随我去请罪!快!!!”哗!一话落下,无数量轿车,瞬间仿佛疯了一般,发动了起来。而就在两大恶少,带着乌压压的车队,浩浩荡荡向着盛世会所疾驰而来的时候!林光耀正在享受包厢内所有老同学的献媚和恭维:这些人,看向林光耀的目光,仿佛在看偶像一般,透着浓浓的崇敬:“哈哈……还是我们班长有本事!竟然和徐子恒大少,都有交情!”“是啊!看样子,我们班长在天龙集团,又要高升了!恭喜!恭喜!”“班长,以后可要帮我们引荐一下徐子恒大少啊!我们对他仰慕已久!”“……”众多老同学,对着林光耀不断的阿谀奉承着。这一句句话语,让林光耀心头的虚荣,瞬间爆棚。“哈哈!好说!”林光耀说完,便对着林凡和白伊说道:“来者是客!林凡、白伊,过来坐!”当下,便引领着林凡二人,坐了下来。只是刚刚坐下!林光耀便对着身边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刻会意,满脸玩味笑着起哄说道:“林凡,光耀班长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今天这顿,你请客吧!”“对!林凡,今天你必须请客!我们班长可是救了你一命!”“……”周围的老同学,纷纷响应了起来。这些人的目光,透着戏谑和嘲讽,尽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这些话语,则让白伊俏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她可是知道,这里的消费,人均一万,而在座的足足十几人,一顿下来,怕是十几万挡不住。而自己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一张零花用的银行卡,卡里也仅仅几万块而已,这怎么能够。当下,白伊焦急的给林凡使眼色,让他拒绝!然而,林凡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嘴角的笑容,似乎有无,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问题!今晚,我买单!”在他成为环球新任董事长的一刻,他的所有卡,已经全部解冻。别说是一顿饭,就算是买下一个国家,都轻而易举。更别说,盛世会所本来就是他的产业之一!轰!只是此刻,林凡话语一出,让白伊脑袋一震眩晕,而周围众人瞬间沸腾起来。答应了?而且如此干脆!就连温倩和林光耀也是一愣,毕竟一顿下来,足足十几万,就算是他们,都消费不起,每一次都是AA而已。而林凡……“好!”温倩生怕林凡反悔,立刻满脸讥讽的喊了一句,而后将菜单递了过来:“林凡土豪,来吧,今天你做东,你点菜!”不仅是温倩,旁边的林光耀等人,也一个个满脸戏虐的看着林凡,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若是看一下菜单的价格,会不会被吓晕了过去。此刻的白伊,嘴角浮现浓浓的苦涩。她没有想到,林凡如此莽撞,竟然真的答应了下来。不过!说什么已经无用,林凡答应了,那么就要做到,白伊当下便盘算着,找人送钱来。而一旁!对于白伊的担忧,林凡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拿过菜单,大致的扫了一眼,手指点了点上面的几个菜品,这才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温倩和林光耀微微一愣,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他们发现,林凡点的几道菜,竟然全部都是配菜。价格属于最便宜的那种。“我说林凡土豪,你怎么只点最便宜的啊!要是没钱买单,就别在这里装大尾巴狼!”温倩说话,毫不留情,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厌恶。而听到这话,其余的众人,也一个个面色阴沉了下来。“林凡,点最便宜的配菜,你是看不起我们吗?”“对啊!刚才班长可是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回报的?太抠门了,白伊,这种男人不能要!”“吝啬鬼!没钱还装逼,真是的……”“……”这一道道讥讽声,仿佛一个个耳光,让白伊的俏脸,臊红一片。这一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就在她想要劝一下林凡的时候!只见,林凡将菜单一合,仍在桌上,而后对着服务员说道:“除了我点的几个配菜,其余全部来一份!”什么!全部来一份?窝……窝草!这一刻,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盛世会所内的每一道菜品原材料,都是从各个国家空运过来的,成本极为昂贵。在加上米其林主厨的手艺,每一道正菜近万之巨,而菜单上所有的菜品加起来,至少数十万,乃至于百万级别。呼!此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而白伊,更是如遭雷击,俏脸惨白一片。本来,她已经打算为了林凡的虚荣而买单,甚至考虑让人送钱过来,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竟然点了一个菜单。这……一丝丝水雾,弥漫白伊的美眸之中,她的心头,仿若刀绞。她不是心疼钱,而是对林凡失望到了极点。她没有想到,林凡为了装逼好面子,竟然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简直不可救药。“林凡,白伊给了你很多零用钱吗?”温倩这一刻,不由好奇的问道。在她的认知里,就算是白伊,寻常也极为节俭!而一顿饭近百万,这简直不可想象。只是!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嗯?众人越发好奇,林光耀不由问道:“那你用什么买单?”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林凡,透着浓浓的质疑和疑惑。就连白伊,也不由自主看向林凡。而就在众人瞩目之下,林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放在了桌子上,而后转头笑着对白伊说:“白伊,一会用这张卡买单!从此以后,她属于你了!”唰唰唰!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那张卡片之上,顿时看到,这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没有一个数字编号,只有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图文。静!在众人看到这张卡片之后,整个包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紧接着!轰!爆笑一片。“哈哈哈……林凡,你脑子进水了吗?这张卡又不是银行卡,你怎么用来买单?”“是啊!这特么是一张游戏卡吧?上面还有骷髅图案?你装逼装错地方了,哈哈,简直笑死老子了!”“切!原来是一个吹牛逼的白痴!真是浪费感情!”一瞬间,所有人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鄙夷和厌恶。他们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任何一家银行的银行卡。用这张卡买单,这不是开玩笑吗?浓浓的嘲笑声,响彻不断。而白伊的俏脸,从惨白,变成了血红,犹如被扇了一个又一个耳光,让她的泪水,不争气的掉落下来。,张钰琪傲然的说道,但看着李信面不改色的脸,于是继续往上加价钱,但李信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她瞬间愤怒起来。“你可真贪婪!回去给你万!赶紧给我一个弄好的椰子,我快渴死了!”张钰琪皱着眉头厌恶的说道。“呵呵!我不要钱!你求我我就给你!”李信冷笑两声,他十分不爽张钰琪这种大小姐性格,非要她求自己才给。“你太过分了!我张钰琪这辈子没有求过任何一个人!你居然想让我求你!”张钰琪瞬间愤怒起来道。“那我管不着了!我不要钱,只要你求我,我就把椰子给你,并且还帮你开好哦!”李信见到张钰琪愤怒的样子,内心暗爽起来,当表面继续吊儿郎当的说道。“我不要了!我张钰琪哪怕今天饿死,死海里,也不会喝你的椰子!”张钰琪咬牙切齿的说道。“哦!我拭目以待哦!”李信声音中充满着不信任道。“哼!”张钰琪冷哼一声,然后坐到阴凉的地方,她尽量不要浪费力气。李信见张钰琪似乎想和自己对着干,心中冷笑,然后上树再摘下几个椰子,然后放到一边。太阳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哪怕躲在阴凉的地方,还是忍不住流汗。张钰琪口干舌燥,小脸都有些红了起来,然后用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咽下口中的唾沫,但却依旧不能滋润干涩的喉咙。张钰琪感觉自己有些头昏了,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椰子。当下一秒李信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觉。“你想干嘛?”张钰琪往后撤去,一脸警惕的问道,但眼神忍不住看向李信手中已经开好的椰子。张钰琪咽了咽口水,然后把眼神撇开,心想我不渴,我不渴,我真的不渴。但很可惜,心中越是这么想,眼神就越离不开。“咳咳!”李信见张钰琪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椰子,心中有些好笑,于是忍不住咳嗽两声。张钰琪反应过来,连忙坐正身体,警惕的看着李信。“要不要?”李信把椰子在张钰琪眼前晃了两下说道。“要……我才不要!”张钰琪原本要脱口而出,但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立马拒绝了。“哦!真的不要吗?”李信用诱|惑的语气问道。“我……不要!你赶紧走!”张钰琪有些忍受不了,于是开始赶走李信,来个眼不见心不烦。“那太可惜了!我就把它扔在这里了!如果不见了也就算了!”李信蹲下来把椰子放在张钰琪面前,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张钰琪疑惑的看着李信的背影,然后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椰子,咽了咽口水,使劲摇了摇头说道:“鬼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绝对不能喝!”张钰琪直接闭上了眼睛,但脑海里还是会不由自主浮现椰子,于是瞬间睁开眼睛,立马偷偷看了一眼李信,李信此时正背对着她,所以也注意不到张钰琪的小动作。张钰琪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口中喃喃自语道:“他刚才说了,这是他扔掉的,不算给我的!”张钰琪连忙拿了起来,然后对着口就喝了下去,椰汁的香甜在口腔徘徊,缺乏水的身体瞬间活了过来。“香吗?”李信的声音突然在张钰琪身边响了起来。“香!”张钰琪放下椰子,舔了舔嘴唇,脱口而出道。张钰琪说完这番话后,脸色瞬间黑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李信,然后愤怒的说道:“你故意的!”“这是你自己喝的!我只是问了你一句,你有必要发什么脾气吗?”李信感觉到对方的喜怒无常,顿时很是无语道。“你管不着!”张钰琪也很是无理取闹的说道。“那行!我不管你!”李信冷笑着说道。李信在周围溜达了一圈,这片椰树林并不是很大,只有来棵树,其中每棵树上有个左右的椰果,除去刚才吃掉了几个,还剩下不少。这些椰子能够维持最基本的水分补充,但却不能补充蛋白质,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食物。在荒岛上找食物无非几种,下海抓鱼,或者进丛林找野果,但这个不知名的荒岛上鬼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如果遇到狼或熊之类的,那可就危险了,所以说,现在尽量看能不能抓鱼了。现在的温度还是很高,但李信必须要出去了,如果等到太阳下山,找不到食物,今晚就要挨饿了。张钰琪看着李信,皱起眉头问道:“你去哪啊?”“抓鱼!”李信头也没回,很冷淡的说了一句。张钰琪一听,立马开始思考起来,她虽然不觉得李信能够抓到鱼,但想到就如刚才一样,自己原本觉得李信不可能打开那个椰子,但他却出乎意料的拿出了一把小刀。所以说,李信去抓鱼的话,很可能也会成功。“不行!我已经得罪他!如果他抓到鱼肯定不会给我,所以我得阻止他!”张钰琪站了起来,眼中闪过微微光芒说道。李信顺着沙滩走,来到一处礁石林,上面是非常高的悬崖,这里有海浪不停的拍打过来,溅起阵阵水花。李信走了过去,看是否有鱼会被海浪打过来,然后落入这片礁石林中。一个个礁石杂乱无章,礁石里面的水很浅也很清澈,这里的风比较大,所以哪怕阳光很大,也并没有感觉到太热。李信站在一块礁石上面,向下望去,阳光刺露水面,然后反射进眼睛。李信眨了眨眼,眼神一撇,一条白影在不远处突然闪过,于是赶紧走了过去。张钰琪在后面追了过来,见李信似乎想在这里抓鱼,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心翼翼的踩上一块礁石,紧跟着就踩上另一块,慢慢的追了过去。李信已经来到刚才白影闪过的地方,但这里却并没有见到鱼,慢慢回头看了一眼,一条巴掌大的鱼在他腿边上悠悠的游着。李信屏住气,全神贯注,然后如猛虎下山一般双手插进水中。很可惜,并没有抓到,反而整个人还跌进水中。此时到来的张钰琪见到这个场面,忍不住嘲笑道:“哈哈!你看你的样子!还抓鱼,我看是鱼抓你吧!”“呸!你千万别让我抓到鱼,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鱼香!”李信爬了起来,吐掉口中的海水,然后对着张钰琪狠狠的说道。“切!”张钰琪一脸不屑的说道。李信此时已经上了岸,因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没有抓鱼的工具,仅凭一双手很难抓住鱼的。上岸之后,李信先是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因为刚才又进水了,但打开之后继续亮屏,显然它依旧扛住了一次水的考验。真是谢天谢地,李信心中庆幸不已。张钰琪见李信离开后,但她却没有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个地方有鱼,所以更加不能让李信抓到。张钰琪撇了一眼李信离开的身影,然后赶紧脱下大白板鞋来,紧跟的是紫白相见的高筒袜,露出一双玲珑般的小脚丫子,踩进水中,口中倒是一口凉气,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两下。《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末世重装》《岳两女共夫》《姐姐与糖果味的小狼狗》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球探体育老版》。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64672_915006.html
球探体育老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