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水相师 目录共9133章

首页

风水相师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1161章 醒来后

风水相师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西山义勇军无数次的大小战役里,莫不有丁雄的身影。同昌地面上无论鬼子、伪军还是大小山头上的马帮土匪,听了丁雄的名字谁不颤上三颤?虽说蝎虎子从来没见过丁雄,可一听许三姑说这小道士的眼神与丁雄相似,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这话要是别人说的话,可能还没什么准谱,可许三姑当年是西山火狐狸的部下,她说的话,总是还得做数的。如此一来,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都集中在田豹子的身上,田豹子站在地中央却似笑非笑,反而打了个稽首,口称:“无量佛!”“嘿!”草上飞到是笑了,“就这熊样,还能和大名鼎鼎的丁雄九分相似?许当家的你可别逗了。今天这是事儿多活儿忙,等哪天闲下功夫来的,我好好拎扯拎扯他。”这“拎扯拎扯”是东北土话,可以理解为“教训教训”或是“玩弄玩弄”的意思。那边许三姑还没说话,一边的李白脸却突然一拉草上飞的衣角,低声道:“说话小心点!”看李白脸不似开玩笑,不由得草上飞心里暗暗吃惊。这李白脸可是蝎虎子的结义兄弟,也不是头一天出来闯江湖的生荒子,怎么看李白脸这意思,好象到是怕了田豹子三分?平常草上飞和李白脸关系也不错,闲下来还偶尔比划比划,草上飞自认李白脸的功夫也不在自己之下,怎么这小道士有啥通天本事,能把李白脸吓成这样?那李白脸站在一边,却还觉得脖子发凉。直到现在心里还在想着,那小道士是怎么出剑的?怎么一招就把自己给治住了?这事要传出去的话,他李白脸以后也不用再行走江湖了。“嘿嘿!”蝎虎子突然冷笑了两声,站起来冲着田豹子一抱拳,“想必道爷就是圣清宫后山的田道长了,常听王道长说起,也算久仰大名了。能让王道长赏识的人不多,本来应该好好的喝两杯,向田道长讨教讨教。不过今天实在是不方便,田道长也能知道,今天我们‘穷党’出大事了。我们几个人和白石沟许当家的,正在商量大事。田道长不是我们‘穷党’的人,在这里怕是多有不便。还请田道长行个方便回避一下,等这段事过去了,我蝎虎子得出闲来,咱们二人好好喝点,也算认识了!田道长意下如何?”要说还是蝎虎子久闯江湖,别看不识几个字,可这场面上的话,却说得头头是道。只拿眼睛扫视着田豹子,心想不管你这小道士有啥本事,大爷我几句话还不把你给挤兑出去?其实在内心深处,蝎虎子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这小道士的眼神太可怕,有他在这里,指不定会出啥意外的事。“就是,就是……”玄机子也走了过来,对田豹子说道,“我说田豹子,今天这里没你啥事,你快点回后山。咱这‘穷党’能不能过得了今天晚上,都说不定呢。你收拾收拾东西,回头真要是……真要是……唉,反正我肯定叫人去通知你,你直接从后山就走吧。”虽然玄机子没说“真要是”什么,可这意思,大伙也全都听懂了。就连许三姑都皱了皱眉头,自从西山的义勇军解散以后,这王道长的“穷党”就算是同昌地面上唯一一支本地的抗日武装了,这“穷党”要是再散了,光任许三姑和她手底下这百十号人,肯定是顶不住鬼子的,早晚有一天,许三姑也得带着人跑路。“我知道出大事了。”田豹子的声音不高,“这不才来了吗?”说着,又四处看了看,“还行,不算伤元气。咱圣清宫的人,还有多少?”“算上我还有二十七个。”玄机子下意识的答道,立刻又问,“你问这干啥?”“你看看,这不还有二十多活人吗?”田豹子一笑,“我让大肚子在外头探着路呢,别看鬼子围得紧,但这牵马岭四通八达,光凭外头那百十个鬼子,还困不住咱们。一会儿等大肚子回来了,你们跟着大肚子走,估么着天亮前就过闾山,往清河方向走,鬼子拦不住你们,放心吧。”“啥?”玄机子一愣,“你……你这话啥意思?”“这话都听不明白?”田豹子也是一愣,“你们在这破山洞子里守个啥劲?现在天黑,鬼子还没发现这里,等一会儿天亮了,鬼子肯定搜山。有周青皮跟着呢,这么大个山洞,你以为藏得住?到时候,还不是全当了鬼子的刀下鬼?”田豹子的话虽然冲着玄机子说的,可一边的蝎虎子、许三姑等人也是心头一凛。这一晚上坐在这尽干些狗扯羊皮的事,正事还一丁点都没商量呢。等一会儿天亮了,鬼子开始搜山,到时候把山洞一堵可就连锅端了,一个都跑不了。“我……我不走!”玄机子突然涨红了脸,“王院监被鬼子抓了,还有八十多位同门也当了鬼子的俘虏,你……你让我扔下他们,就这么跑了?我不走!”“对,我们不走!”“说死也不能走!”跟在玄机子身后的几名道士纷纷说道。这些人都是圣清宫的人,平常也是王道长的心腹,本来想着让蝎虎子等人带领着他们去救王道长,现在田豹子突然说让他们走,个个激动了起来。“啊?啊?”田豹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的疑惑,“不走?不走留在这干啥?”边说,边拿手一个一个的指着,“等死啊?”“死则死矣!”玄机子大声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可今天我们非救王院监不可!”“哟哟哟……”田豹子牙疼似的喊了起来,“劲头不小啊?还救人?就你们几个?别激动,别激动,咱先不说救人的事,我问问你们几个,王道长是怎么让小鬼子给抓的?”被田豹子这么一问,玄机子等人顿时没了话音。今天晚上就是这件事,处处都透着诡异,到现在也没人明白,牵马岭老营是怎么让人给端的,王道长又是怎么被抓的。“就这事都整不明白,还救人?”田豹子的声音可有点高了,“吃屎你们都抢不上热糊的,让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我……”玄机子一时语塞,被田豹子一教训,让玄机子这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说,田道长……”蝎虎子在一边有点听不下去了。那玄机子毕竟四十岁的人了,这田豹子说出大天去也超不过二十五,咋训玄机子就跟训三孙子似的?“没你事。”田豹子却一瞪蝎虎子,“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道观里的事,轮不着外人插嘴。”刚刚蝎虎子说今天晚上的事是“穷党”的事,让田豹子回避,现在田豹子反过来说了句“道观里的事”,不由得让蝎虎子有点脸红,却不知道怎么还嘴才好。“你们一个个的,跟着王道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田豹子却不再理会蝎虎子,转过脸继续训着玄机子等人,“长点脑子不行吗?今天晚上这事还看不明白?没有内鬼的话,王道长能让人抓?内鬼是谁都不知道,你们还敢去救人?鬼子等拍着巴掌等你们去呢!”夜已深,山风凛冽,虽是背风口,可那丝寒意却总是越来越浓。插在洞壁上的火把摇曳不定,映得众人脸色也乎明乎暗。。蓝昊家的祖宅地理位置不是太好,但好在是自己家的房子,做好了广告牌放在门口,偶尔会有一些人来卖香烛祭祖拜神。不过蓝昊可不指望这些祭祖拜神的人能带来多大的利润,白天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晚上就来了精神,他的店铺可带着两块招牌呢,活人钱不好挣,死人的钱来了就是一大笔。通灵商店开业第三天晚上,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蓝昊面前,张琦很疑惑蓝昊在和谁说话,还做了请的姿势。“老伯您来了,那天见你咳嗽,不知道好了没有?”蓝昊很客气,进店的是他晨练时遇到的老伯。张琦小声问道:“大师,你和谁说话呢?”蓝昊摆摆手让张琦到一边看着不要说话,因为张琦没有开天眼,看不到坐在椅子上的老伯,张琦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蓝昊古怪的行为。“小伙子,不要忙活了,我不喝茶,今天来是有事求你。”老伯开门见山。“老伯您有事就说话,想要什么店里随便选,我立马就烧给您。”蓝昊站在老伯旁边恭恭敬敬。“我是将军南宫岩,战后归家遭遇不测,落下这咳嗽的毛病,求你的事是把我的骸骨找个好点的地方下葬,找到骸骨之后,那些金银细软就归你了,不过我随身带的那把剑你要把它和我葬在一起。”“没问题南宫将军。”南宫岩给蓝昊写下了骸骨所在,张琦看到桌子上的笔竟然自动写字,捂住嘴巴不敢出一点声音。笔停了之后,蓝昊做出了送人的姿势到了大门口,回来后张琦问道:“大师,我刚才见鬼了吧?”“什么鬼不鬼的,我们生存的世界周围还有一个灵人的世界,也就是你说的鬼,我们现在就是和灵人做买卖知道不?”张琦听着都害怕,可又一想蓝昊是大师,不是凡人,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壮着胆子说道:“大师,能不能让我看看?”蓝昊自己的天眼都是蓝洪开的,他哪里会给张琦开天眼呀,憋了半天不得已把蓝洪给叫了出来,蓝洪让蓝昊把祖宅仓库里的牛油给张琦眼睛上抹点就好。恭送蓝洪回到吊坠中,蓝昊把仓库里的牛油拿来给张琦的眼睛抹了两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院子门口青面獠牙的大汉、脸色苍白的贵妇、蹦蹦哒哒的小孩各色灵人行走在街道上。心里面害怕,张琦也不敢说,正愣神呢,眼前花枝招展的姑娘问道:“这位小哥,纸钱怎么卖?”“二…二十块一…一刀。”嘴结巴的都不成句了。蓝昊走过来笑眯眯的对姑娘说道:“姑娘长得漂亮,便宜点十块钱一刀,不知道姑娘怎么付钱呢?”“韩家庄,第三户东面墙,左边数横十一竖十一,那块砖挪开,盒子里有一对金耳环你看能买多少刀?”姑娘说完还给蓝昊抛个媚眼。蓝昊赶紧招呼张琦:“张琦,快给美女来十刀纸。”说完到后院滚出一个大铁通,放在院子中,用来给灵人烧纸,当即数钱走人,钱货两清。张琦抱着一摞纸钱到了蓝昊身边开始给姑娘烧纸,一刀纸一百张,张琦在这烧了二十多分钟,蓝昊就在那和姑娘说话,逗的姑娘咯咯直笑,答应为蓝昊的通灵商店传个名。纸烧完后,姑娘带着钱走了,蓝昊把店门关上对张琦说:“你看看死人的钱好赚吧?”“大师,好赚是好赚,也够吓人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活儿干好,不会让你失望。”张琦拍着胸膛,踌躇满志,跟定了蓝昊的样子。“那以后就不要叫大师了,叫我蓝哥,赶紧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去拿金耳环。”找骸骨的地方有点远,排在金耳环之后,两人休息到上午十点,带上工具直奔韩家庄取金耳环。蓝昊第一次取灵人的钱,心里也没底,打车到了韩家庄,两人傻眼了,韩家庄至少几百户人家,第三户在哪他们摸不清楚。“蓝哥,现在怎么办?”“鼻子下长嘴干嘛的,不想赚钱了?”蓝昊一顿黑,张琦麻溜找人问第三户在哪。路人还是比较热情的,带着蓝昊和张琦到了第三户,门板干裂、杂草丛生呈现在眼前,张琦问路人:“小哥,这家怎么会这样呀?”“一看你们就不是韩家庄的人,我也是到这办事的,但我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女人被丈夫抛弃,上吊自杀,院子就荒废了,你们最好离这远点,经常闹鬼。”话撂下后就走了,不管蓝昊他们是不是听他的忠告。路人走后,蓝昊和张琦相视一笑,有人住在院里还不方便呢,大家都知道是凶宅,事儿就好办了。带着工具进到院子里,杂草用脚踩倒,踏出一条小路,来到东面墙下,蓝昊指指左边:“张琦你横着数,我竖着数。”蓝昊原地不动,张琦走到左边慢慢的向蓝昊靠近,两人碰到一块,同指一块砖,张琦拿出铁钎,蓝昊砸了三锤子,砖松动了。把砖拿出来,张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蓝昊取,张琦心里害怕,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惹到他身上,蓝昊就不一样了,在张琦的眼中蓝昊的道行高深莫测。伸手拿出小盒子,蓝昊打开一看,明晃晃的金耳环躺在盒子里,蓝昊高兴,张琦更高兴。“蓝哥,我算是服你了,干什么买卖也没有我们这买卖赚钱,十刀纸才几十块,转眼就就换回来十几克金子。”“赶紧溜吧,收拾收拾晚上我们还赚大钱呢。”金子到手,蓝昊彻底相信了蓝洪的话,死人的钱好赚,而且眼见为实,张琦对蓝昊更加深信不疑,在蓝昊后边跟着脚步声都不敢太响,怕吵到了蓝昊。回到祖宅,蓝昊拿出地图开始查找南宫岩给自己留下的地址,他的骸骨就埋在虎庄,当年是不慎坠落悬崖,几百年过去了,骸骨已经被流水泥沙埋起来,找到地址容易,找到骸骨不容易。“张琦,你在咱们石头城转的地方多,知不知道虎庄这个地方?”蓝昊这么多年都在市里转悠了,荒山野岭的哪知道呀,张琦就不一样了,挖坟、移坟大多都在野外。“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前些年那里出过老虎伤人的事,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地界都不敢有人有人靠近,已经有四五年了吧。”张琦说起这个地方脸上带着严肃。蓝昊沉默了下来,开始琢磨南宫岩骸骨所埋的地方,张琦都知道虎庄危险,许下的金银细软到底该不该去拿,拿不定主意了。“蓝哥,你是不是为了那位南宫将军的事为难呀?”“没错,钱是重要,但我们也不能冒险呀,谁知道老虎是不是还在虎庄,万一我们去挖骸骨,老虎出来把我们给当肉吃了怎么办?”为难的时候,蓝洪突然出现在蓝昊面前,脑袋上又多了个包,张琦见怪不怪了,跟了蓝昊这两天时间,蓝洪可没少揍蓝昊。“你个臭小子,死者为大,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就得办喽,危险也要去,老将军已经曝尸荒野几百年了,把他重新安葬是积德行善!”蓝洪一脸的愤怒,说的蓝昊羞愧难当。。  常言道狗急了还要跳墙,赵慎三就决定跑路了!他想就算是郑焰红咽不下被他**的侮辱,他走了,她看不见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那样的话,也许这女人就会打消报复他的念头,放过他一条生路吧?妈的,姓郑的这个臭婆娘真**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那么**,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眼光看老子,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赵慎三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他下了公交车,明知道回机关了被蒋海波看见还是一场训斥,既然打算不干了,又何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还不如溜回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呢!老婆刘玉红是中学教师,中午可以在班上吃饭是不回来的,他就一个人胡乱煮了些面条吃了,倒在床上一直心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午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下班时分了!他看了看表先是吓了一跳,马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借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话解释,可随机就觉得很是扯淡,还不如现在就去找同学去。于是他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谁知同学郭晓鹏正好在一家酒店吃饭,就约他一起过去。他又给老婆刘玉红打了个电话,就打车去了郭晓鹏约的酒店,走进同学说好的房间,看到同学,也就是云河集团的少老板郭晓鹏正跟几个人一起喝酒。看到他进来郭晓鹏就热情的介绍到:“伙计们,我这位同学可是大才子啊!人家现在是市教委的笔杆子,哥几个以后有需要鼓吹的事情尽管找他,保管把你们夸得花团锦簇,黑白不分!哈哈哈!”原来在座的都是云都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代们,看到赵慎三倒也抬举,一个个给他端酒,他心里正在愁苦,也就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工夫就喝了个五六分了。郭晓鹏看出了他的不对头,在别人喝酒中间把他拉到一边问他怎么了,赵慎三哪里敢说是他把大老板**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就唉声叹气的说在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如早点下海算了。郭晓鹏是一个爽快人,一连声说他早就应该下海了,在那个鸟机关呆着有毛的出息?还拍着胸脯说赵慎三到了云河,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赵慎三得到了承诺,心里稍微松动了一点,但还是觉得自己忍气吞声的在教委呆了三年,是指望有一天苦尽甘来出人头地,也让平庸了一辈子的父母跟着骄傲一下子,现在却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酸,眼泪也不争气的要落下来了,就站起来借口去洗手间,不想让老同学看到他红了眼圈。从房间走出来之后,赵慎三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默默地抽烟,心里充满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愤跟决然,愤愤然的咒骂着教委的那帮王八蛋们,对于大老板郑焰红,更是千操万操的恼恨不休。谁知正当他平息了悲愤,狠狠地摔掉了烟头说了声:“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帮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里,看老子操不死你!”刚一回头准备回郭晓鹏的房间去,却看到对面过来一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的正是郑焰红!看到她的身影,赵慎三刚刚心里准备**大老板的歹毒心肠登时没有了,脖子一缩就想躲起来,谁知郑主任却看到他了,就招手叫道:“小赵,你过来!”赵慎三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吃了他不成?逼到了死地的赵慎三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大刺刺说道:“郑主任您叫我?”“你能不能喝点酒?”郑主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赵慎三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郑焰红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赵慎三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赵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赵慎三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郑主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是教委请客,作为主人的郑焰红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郝市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赵,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赵慎三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早就看明白那个白面书生般的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郝建伟,那个低矮的黑红脸是云都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高明亮市长的秘书吴克俭!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赵慎三替酒。郑焰红回头叫赵慎三,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赵慎三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赵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郑焰红最是第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赵慎三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云都市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赵慎三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郑主任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市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哈哈哈,郑主任,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市长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郑焰红倒上了酒。“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赵,来,你替我喝了吧。”郑焰红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郑主任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张强也站起来笑哈哈地说:“大家还是先下车吧,改日再唱哈!”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市区酒店了。团友们等车停妥后,纷纷提着行李包有秩序地下车。张强提着赵倩和自己的行李箱,与赵倩并排跟着队伍走进酒店。赵倩刚吃完晚饭回到酒店房间洗了把脸,正想着,张强会不会找她一起逛街?她渴望着,等待着,向往着。正在这时,赵倩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张强微她:“晚上一起逛街好吗?”“好的呀!去哪儿逛呢?都有谁一起啊?”赵倩激动地回道。赵倩口头上这样问张强,实际是想和张强单独行动。正中赵倩下怀,张强说:“就咱俩,我在酒店门口等你!”赵倩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过去,激动地说:“我马上到!请帅哥等我!”张强在酒店门口盯着大门,急切地等着赵倩,不时的看手机上的时间表。也许女人都是这样,说马上就到,还是要等一些时间的。这时候的张强有点焦急,就怕赵倩改变主意,但他又能耐心等待着,不管等多久,只要赵倩能来就行。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赵倩就到了,对于张强来说,好像等了一天。看到赵倩到,张强激动地说:“谢谢赵老师赏脸!请!”赵倩学着张强,微笑地说:“不客气,这是我喜欢的事儿!”张强哈哈大笑起来说:“太荣幸了,也有美女这样说!”赵倩边走边笑着说:“这不是你常说的一句话吗?哈哈!”张强甜甜地看了看赵倩说:“看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啊!赵美人!”赵倩也甜滋滋地笑了笑说:“这都是和你学的啊!撩妹专家,爱情专家!”“专家不敢,专业还说的过去哈!去哪里玩啊?要不我陪你去服美儿买件衣服?”张强凝视着赵倩笑道。他能抓住女人的喜好,懂得女人的心思,的确称得上撩妹高手。赵倩淡淡一笑说:“不用,我不太喜欢逛实体店,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的。这样省时间啊,逛实体店浪费时间。”张强稍微弯下腰端详着赵倩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买啊!赏个脸,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好吗!”赵倩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是去逛公园吧,公园安静。”张强满脸笑容地说:“那我们就去南岸景观公园吧,那里非常安静,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是一个谈恋爱不二的选择。”赵倩笑了笑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和你谈恋爱呢!”张强招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两人坐上后车座。张强说:“师傅,我们去南岸景观公园,多少钱,我先给你!”师傅说:“大概十元吧,一会儿打表再给吧!”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赵倩也没躲闪。彼此心里像吃了蜜似的。十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他们付了车费下了车,牵着手并肩走进公园。公园上没太多的人,他们边散步,边嘻嘻哈哈地聊天。这时,一对年轻夫妇牵着三、四岁的女孩儿走过来,小女孩走在中间,看到张强和赵倩喊道:“叔叔、阿姨好!”也许是赵倩的职业病发作,也许是母性在作怪,看到孩子就兴奋起来,蹲下去抱着小女孩笑着说:“小朋友好!谢谢啦!”小女孩笑着说:“阿姨,你不用客气!阿姨我喜欢你,你好漂亮哦!你叫什么名字啊?”赵倩亲了小女孩一口笑着说:“阿姨叫赵倩,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也对着赵倩的脸蛋亲了一口说:“阿姨,我叫雯雯,上面一个下雨的‘雨’,下面是文章的‘文’。”赵倩笑着说:“雯雯的名字真好听,你好可爱,阿姨也喜欢你!”夫妇俩笑着说:“雯雯,我们该回家了,不要影响叔叔阿姨。你们好好玩,再见!”夫妇俩牵着小女孩向公园的门口走去。赵倩笑了笑说:“张强,你喜欢孩子吗?”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我超喜欢孩子,更喜欢女孩子,我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美若天仙的女儿。你给我生一个吧!好不好?”张强总是会借题发挥,说得赵倩晕乎乎的,甜滋滋的,美哒哒的。于是,赵倩便迷失了方向,顺着张强的话题说道:“要是生个男孩儿呢?”张强开心的笑着说:“那就再生一个啊!”赵倩又说:“第二个还是男孩呢?”张强调皮的笑盈盈地说:“再生一个,直到生女孩为止啊!”赵倩瞟了张强一眼说:“你想得美啊!我又不是生育工具,哼!”他们走着走着累了,就找到一条长椅坐下来。在微弱的灯光下,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说:“我爱你,咱们在一起吧!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每天都想你,真的想你!我是很认真的!答应我好吗?”此时此刻,赵倩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便深情地笑了笑说:“张强,你真的喜欢我吗?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张强盯着赵倩的脸说:“你太美、太优秀了!我不敢向你提出来,就怕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才等到现在啊!”赵倩虽然没有在语言上答应张强,但却乖乖地让他紧紧的抱着。赵倩和男人拥抱虽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心跳得空前厉害。他们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很久,很久,但对一对疯狂的第一次拥抱亲吻的年轻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儿。过了许久,赵倩轻轻地推开张强说:“张强,咱们回去吧,太晚了!明天还要排练呢!”张强神情地凝视着赵倩说:“倩儿,再坐一会吧,我不想就这样和你分开,我想一辈子都抱着你!”“强儿,我们还是回去吧,来日方长呢!我也希望你就这样抱我一辈子,我也不想离开你啊!”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张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那好吧!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不然你会肚子饿的!”“还是不要吃了,我怕胖!”赵倩推辞着。张强赞道:“你的身材非常苗条,比舞蹈系的女孩还好看!稍微胖一点点没事儿,再说吃一次夜宵也胖不了啊!”“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走吧!吃什么呢?”赵倩不想扫男朋友的兴,便笑着说。张强抬起右手指了指前方,笑盈盈地说:“美女有请!”赵倩扬起手说:“帅哥前面带路!”赵倩跨步向前走去,张强紧跟着。他们才走了几步,张强越前一步牵起赵倩的手说:“倩儿,咱们并排走!”“好哒!你的手真暖和,血气方刚,有阳刚之气!”赵倩笑了笑说。张强得寸进尺地笑嘻嘻地说:“我的身体更暖和,冬天就像火炉,我可以为你暖和一辈子!”他们边走边聊,一会就到小吃店了。“倩儿,你喜欢吃什么?我来点!”张强问道。赵倩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儿,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对吃没有太多的讲究。”其实,赵倩喜欢吃店里的牛肉片,但她不说,让张强去猜,看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懂自己多少。,“秦书凯,你这头猪,怎么到现在,快到普水宾馆来!”“到宾馆?”秦书凯心里一喜,约会我到宾馆,难道是开房间,靠,那是太幸福的事情了,对于这样的女人,上去能做一次,那是***太幸福了。“是,房间!”等到确信后,秦书凯随即就想到柳橙美好的身材,细细的腰,大大的屁股,抱着这样的细腰丰臀,做上一次,那就是神仙,哈哈,好事轮到本大爷了。秦书凯急匆匆的到了宾馆,到了房间的附近就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柳橙让自己过来放炮,难道还有其他的人,自己可是过来抱着身体享受的,如果还有其他的人,不是干扰好事?很是疑惑的推开房门,迎面看到的就是看到很不和善的目光,一个看上去多岁的男人很是冷淡的问,你是秦书凯?秦书凯点了点说,我是,你是?说着,把里面的几个人看了一遍,柳橙坐在两位岁数看起来大一点的人前面,低着头,似乎被教训了一通,疑惑的时候,多岁的男人对秦书凯说,小秦,你和我到外面说话吧。柳橙看着秦书凯想说什么,对面的老妇女说话了,她说,柳橙,你不要想捣乱,让你姐夫和秦书凯好好的谈谈。柳橙眼睛复杂的坐了下来,秦书凯只能跟着柳橙的姐夫走出了房间,到了走到的尽头,在走到昏黄的灯光下,仔细的打量了秦书凯,看着疑惑的秦书凯开门见山的说,我是市委办综合处的,今天来找你主要是有件私事谈谈。说吧,递上自己的名片。秦书凯看了一眼,来人姓穆,市委办综合一处处长。穆处长说,自己对秦书凯是久闻其名,今天一见真人,知道说的不假,真是一个帅哥,对女孩子绝对有杀伤了,难怪柳橙不能控制自己。秦书凯听出来人对自己不是很有礼貌,说到柳橙,不知道此人和柳橙有什么关系。也就很官僚的说,穆处长等人专门到这里,不是为了夸奖我吧,有什么事需要吩咐的,尽管说,我为人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秦书凯想不管你是谁,我也没有巴结的必要,我和柳橙也没有什么大关系,用得着这样的和老子说话。穆处长这个时候就说了来意,说自己是柳橙的姐夫,最近家里看到柳橙生活有点不正常,后来从她姐姐那儿知道,柳橙在县里喜欢上了一个小男人,并且很投入,所以家里想把她调到市区,她都不愿意,说就喜欢在县里,希望和那个男人结婚生子,当然那个男人,秦书凯肯定知道是谁。秦书凯听到这里,就知道来人的身份和目的,就看着穆处长说,不管柳橙个人是什么想法,不管她爱上什么样的人,但是婚姻自由这个道理我想穆处长肯定比我了解,不管什么人人是不能干涉的吧。秦书凯心里想,老子和柳橙也没有发生什么,再说即使老子想发生,也没有几乎,即使发生了,那也是男女之间的事情。穆处长就很不屑地说,婚姻自由,话是这么说,但是假如一个公主爱上一个乞丐,你认为这现实吗,你认为家人能让她自由吗。婚姻自由,那是对一个圈子内的人来说,是对身份相等的人来说,我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你能看在柳橙已经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所以秦书凯以后不要去打扰她。穆处长心里根本瞧不起秦书凯,认为秦书凯和柳橙在一起不过是看中她的家庭。他根本就不知道秦书凯从不知道柳橙的家庭背景,也不知道柳橙和秦书凯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他们之间不过是有好感。再说,柳橙可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过秦书凯,不过是利用而已。秦书凯的心里很受侮辱,就回击说,看来穆处长是出生名门,不过看穆处长也有岁以上了,在市里一个处长也就一个正科级,是否也不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级别,说白了是一个给领导打下手拎包的角儿。穆处长想不到秦书凯说这样的话,就有点激动的说,秦书凯,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处长,但是就是你们的县长书记看到我都要客气点,今天来就是希望你主动和柳橙断绝来往,不要希望通过婚姻来达到什么目的,那是不可能的。穆处长服侍市里主要领导人,整天看到的都是笑脸,听到的都是赞美,什么时候有人敢和他说这种话。秦书凯就说,不管你是什么来头,说什么都干涉不了我。你说的任何话我是没有当回事,我做什么有自己的主意,不会受外人干扰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穆处长,你可以走了,我也要有事了。秦书凯心里很无奈,想不到柳橙有这样的姐夫。当然,作为姐夫关心柳橙也是很正常,可是自己和她确实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穆处长实在没有想到秦书凯是这种态度,原来认为秦书凯看到自己的名片,知道自己是服侍市委主要领导的,那么就会如很多官场的人一样,低声下气的巴结自己,对自己说的话肯定是坚决执行。现在看来,秦书凯是官场的异类。于是就说:“秦书凯,也许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任务,可是却是没有被我们看好,我和你说的就是不要利用什么婚姻做跳板,不要耽误柳橙的前途,一个县发改委的办事员能有什么出息,又怎么能让柳橙过上好日子?”穆处长后来说,秦书凯,这么做是为了为柳橙考虑,如果他是真的男人,会理解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不过以后有什么事,秦书凯如果需要,他会在能力范围内给与帮助的。后来,秦书凯到了市里工作后,和柳橙的姐夫一直没有成为朋友。秦书凯很是大气的回答说,穆处长的帮助我不需要。秦书凯也没有回到宾馆的房间,直接回到自己和李成万租的房屋内,李成万竟然不在,于是秦书凯蒙头大睡。第二天,秦书凯被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很是不高兴的问:“谁?”“秦书凯,开门,是我!”原来是柳橙,不知道她来干嘛。秦书凯穿好衣服,打来门,站在门口,很是不高兴的问:“柳橙,这就是你打电话让我保护的结果?靠,他们把我当成是什么,告诉你,以后不要烦我!”“干什么,为了我,受点委屈都不可以?”“不可以,柳橙,昨天我受到的不是委屈,是侮辱。我不知道你的家庭是什么大富大贵,我也不希望能够利用所谓的婚姻作为自己提拔的跳板,只是希望你能够放过我这个小人物,不要把我玩耍于手掌!”秦书凯心里已经决定不再和这个柳橙有什么来往,得罪不起,躲到起。“秦书凯,我说过你是那样的人吗?这么多年,我为什么不到市里上班,就是为了躲避家庭给我安排的婚姻,现在他们催着我要结婚,我只能说有了,对象就是你,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害你!”柳橙很是委屈的解释。“我不希望成为别人利用的对象,以后你还是找别人吧!”秦书凯说完,狠狠的关上门。柳橙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那段时间,秦书凯很是低落。《你是我的今生限定》《用力过猛》《岳两女共夫》《江少老婆贼能惹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风水相师》。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61515_949710.html
风水相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