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欧冠赛事回放 目录共5405章

首页

欧冠赛事回放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9999章 醒来后

欧冠赛事回放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张强略有所思地说:“你呢,漂亮又有气质,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温文尔雅,通情达理,事业心强,很有能力,我要是教育局局长,我一定任命你为大学校的校长!”赵倩高兴地鼓起掌来:“哇塞!我有那么完美吗?那不是集所有优秀女人的优点了吗?”张强很认真地看着赵倩说:“倩儿,你的确非常优秀,处了天生丽质之外,应该就是素质教育的成果吧!确切地说,是家庭教育素质化的产物!我要为你的父母点赞!是他们教育有方!”赵倩极其高兴地说:“你太会说话了!夸我还不够,还夸我的父母!要是我父母听到,一定非常开心!”张强说:“事实就是这样,我并未夸大其词,有意恭维!”赵倩笑道:“强儿,你既然会夸我的父母,你也夸夸你自己的父母吧!”张强“唉”了一声说:“我爸只顾工作,基本不管家里的事儿,更没有管过我的学习!从小到大都是我妈管我!我学习成绩好,全都是我妈的功劳!但是我不喜欢我妈这样的教育方式,一不听话,或学习成绩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就打骂!有时候还不让我吃饭,关我禁闭!”赵倩摸着张强的后脑勺说:“或许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教育方式不一样,我爸妈从来不骂我,更没打过我!我是在幸福的家庭长大的!”张强说:“倩儿,我好羡慕你啊!你有这样的父母!”赵倩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确实很幸福!我父母,他们之间关系也很好,虽然经常斗嘴,但他们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争论的。我非常向往我父母这样的夫妻生活!不知道以后我的夫君会是怎样的?”张强笑着说:“我要向你父亲学习,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让你和咱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赵倩故作很严肃说:“那你晚上还敢和我吵架啊?”张强腼腆的笑了笑说:“我错了!夫人,请你责罚!”“张强同志,你又占我的便宜了!谁是你的夫人啊?”赵倩故意这样说,其实,在赵倩心里,张强早就是她心目中的丈夫了!张强笑了笑,伸过手将赵倩搂进自己的怀里……经过拌嘴,误会倒是解除了,赵倩和张强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他们越来越相爱了。虽然没有领证,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他们与恩爱夫妻区别不是很大。赵倩感到无比的幸福,经常哼着小调:“时常想起你的好,时常记得你的微笑,时常想起在一起的美好,时常记得你的唠叨……”并把《想着你的好》这首歌设置成手机彩铃。晚饭之后,和往常一样,张强又去赵倩的宿舍了!张强有个习惯,除了赵倩特殊那几天,一来总是先做那事。赵倩也习惯了,早早就洗漱完等着张强。他们总是照常开灯聊这聊那的,张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当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今天晚上,张强来得比以往迟了一些。赵倩有点儿不高兴地说:“张强,你今天迟到了!到底为什么?”张强笑着说:“倩儿,我去喝喜酒啦!一个同事的女儿结婚!”赵倩由阴转晴,笑着说:“新娘漂亮吗?”张强得意地说:“挺漂亮的,但无法与你相比!你更漂亮!”赵倩笑盈盈地说:“真的啊?那你高兴了啊!你不是在说好听话吧?我真的有那么美吗?”张强严肃地说:“倩儿,你真的很美,自从有了你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女人突然变得黯然失色!”赵倩笑着说:“那是情人眼下出西施呗!”张强连忙说:“不,不,不!你真的非常靓丽!这辈子我要定你了!”赵倩娇滴滴地说:“强儿,容颜易老,等我老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哈!”张强一本正经地说:“哪会呢?你老了,我也会老的啊!再说,我又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放心好了,我会和你长相厮守的!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吧!”赵倩也一本正经地说:“男人都这样,婚前温柔体贴,说尽了好话,奴性十足;婚后马上变脸,由奴才变成将军,老子天下第一,把妻子当成保姆使唤!”张强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部分男人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也有很多好男人啊,比如我!”张强说完话自己也笑了起来。赵倩说:“量你也不敢!你如果像我前面说的男人一样,我就离家出走!”张强盯着赵倩白里透红的俏脸说:“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那样的男人,我会对你很好的,把你宠的像公主一样。白天你是女儿,晚上你是娇妻!这样可以吗?”赵倩满脸喜悦地说:“这才差不多!我记着了,白天你把我当成女儿宠着,晚上你会温柔体贴!这样的老公我喜欢!我也要定你啦!”说完亲了张强一口。张强醉晕晕地说:“倩儿,我爸妈说要见你呢,你可以和我回家吗?”赵倩假装啥都没听见似的说:“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爸妈要见你!难道你不高兴吗?”张强把嗓门提高了一倍说道。“我不敢去!还是过一段时间吧,好吗?”赵倩故意矜持地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啦!”张强笑了笑说。赵倩掐了张强一把道:“呸呸呸!你敢说我丑,看你还敢不敢?”赵倩再次掐得张强连连尖叫:“哎呦,哎呦!我的姑奶奶,疼死我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漂亮,你如仙女下凡,还不行吗?”“哼,这才差不多!”赵倩撒娇道。“这样吧,我妈妈说,叫你明天到家里吃晚饭!”张强道。赵倩故意半天不说话,张强有点急,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下班后我到学校门口接你。”“那好吧!”赵倩故意装着有点不愿意的样子,免得张强感觉自己那么容易得手。张强开心地笑着,笑得很甜很甜!第二天下午,比较早放学,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强掌握了赵倩的作息时间,和单位领导请了假,准时到校门口接最珍贵的客人——未来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室的赵倩转头看着正在摆弄方向盘的张强说:“强儿,你说你爸妈见了我会怎样呢?”张强自信地笑着说:“当然是开心咯!你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大学毕业,要说有貌就有貌,要说有才就有才。这样的媳妇哪里能找到啊!他们看了你一定还笑地合不拢嘴啊!”“没那么玄乎吧?你以前不是也带过女朋友回家吗?他们是如何表现的呀?”赵倩猜出道。其实赵倩并不知道张强曾经谈过女朋友,她只是想逗张强玩。事实上,张强确实带过一个女朋友回家,并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你怎么知道我处过对象?是张秀告诉你的吗?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本来就是一件不能回忆的事儿,我们不提也罢!”张强有点儿伤感地说道。赵倩诚恳地安慰道:“强儿,过去的事儿就让她过去吧!”张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都过去了,幸好有你出现,否则我要伤心一辈子了!”。生意好得出奇,这里的人流,用川流不息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上班时间几乎没有什么空座,一个人吃完,还没收拾出桌子,就马上有人填补进来了。我粗粗算了一下,这个早上,估计能赚个好几十,甚至上百的。而且都是现结,不赊不欠的,卖多少,赚多少!这东西的成本,简直低到极点啊!某位大人物说过的,人多力量大,果然是有点道理的啊。万一我找不到工作,或者是没碰上合适的,干这个好像也挺赚钱的!出了村口的道,马路对面,就是花城的新城市中心,一堆堆的高楼大厦,干净的马路,整齐的大树,景观,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流,都显示着这座城市的繁华和活力。在马路的这头,我回过头去看显村的时候,感觉很梦幻,一条街道的两边,两个世界!一在天堂,一在人间。我没时间悲春伤秋,收拾心情,迅速赶往人才市场。来到传说中的人才市场时,那里已经人满为患了,一个个求职者,都在排着队等着进门。他们要不就挎着包,要不手里就拽着一堆填好打印或是复印的简历。很多人都穿得很正式,衫衣,西裤,皮鞋,有的更打着领带。我在求职者队伍里,简直辣眼睛。T恤衫,休闲裤,休闲鞋,完全一幅学生还在校园里的打扮。我也想西装革履,精神抖擞,一幅社会精英的打扮,但现在不行,我只剩二百多大洋,只能把这点钱,完全分配在活着上。我连简历都没有做,更没有去打印复印啥的,那些都要另外给钱,我觉得不划算。等到了里面,看看有没有招聘公司自己有表的,我就直接填了,省钱省事儿!临进门的时候,我才发现,队伍自然地分成了两个入口。一个写着:本科及以上学历入口。他们拿出证书,直接就进去了。另一个入口写着:大专及以下入口。我一个五流大专院校,也只能往这个入口去了。轮到我的时候,保安拦住我:“票呢?”“啥票?”我有些蒙。“门票啊!”然后我看到后面的几个,人人手里都拿着一张门票。“还要门票?”“本科以上,可以免费入场。大专及以下的,要买票入场。五块钱一张!”保安口气有些硬。我觉得,我这是被鄙视了。到底是鄙视我的学历,还是鄙视我的穿着,我没看出来。进人才市场,还要收费了?还要五块钱的门票?这可是我两天早餐的钱!这个时候,每一分钱,我都觉得珍贵无比。“进不进?不进的话,去室外的普通招聘场吧!那里不要钱!”保安根本没有要等我考虑好的意思,后面的排队者,也纷纷往前挤过来。我听到不要钱,马上将路让了出来,迅速从排队的队伍里撤了出来。我现在才了解了一点情况。原来这地方,是有区分的。楼上的,是按学历或门票进的,而楼下一个露天大棚里,也有不少招工的,这里是免费开放的。当然,招工企业的质量,我估计也是肯定有区分。哪一家有实力的企业,会在大热天而且露天的棚里招聘的?哪一家有底气的公司,不是在空调大房子里,衣冠楚楚的,人模人样的!我觉得,我可以进里面看一看情况再定。现阶段,也没有我挑三拣四的余地。反正今天招聘会也要到下午才结束,有的是时间。里面的大棚,是搭在人才市场中间凹进去的空地上,一眼看去,至少有数十家摊位在招工。林林种种,各种行业都有。每一家招工企业都在摊位前贴着招工说明,我大概看了我前面的几家,差不多上面都写着不限学历,不限工作经验什么的。大多数都是招的普通岗位的,有文员,有助理,最多的是普通销售员和什么储备干部。我心里略有些放松,这里招工条件,还挺适合我的。至于这什么储备干部,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和听说。还没等我靠近招工摊位,就有好几个摊位上的人拿着登记表冲我喊:“靓仔,是不是找工作啊?过来看看!”“想找什么工作?我们这里有很多工种可以选择!”这是什么情况?我顿时有些迷,我怎么感觉到了这里,好像有一种我是买方市场的样子,他们也是一付奇缺新员工的样子,这么让我占主动地位了?我只是好奇靠近了,然后问了一下:“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马上有两个热情洋溢的招工代表出来,拿条凳子给我坐下,表格和笔放在我面前。“填资料,先填资料!”我拿着笔,手足无措。“那个,要不先说一下,你们主要是做什么的?招哪些工种?”“你先填,边填我们边说嘛,不耽误。”招工的小伙子,热情到无法招架。“我们哪,是一家科技公司……你边填,我们边说。”我略感无奈,填个个人资料表,真有这么急的吗?落笔,开写。我似乎有留意到,左右隔壁的几个招工摊位,看到我开始填资料了,表情有些懊丧。我填到电话那一栏,突然停了下来。我想起一件事了,如果他们要通知我上班的话,怎么找我?“嗯?怎么停下了?填完,把上面需要填的都写上!”招工者代表小眼镜催促道。我就有些疑惑了停下笔:“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一下公司的吗?”“是啊,是啊,你把这些填完,我们边看表,边和你谈啊!”我看着这个年纪和我差不了多少的小眼镜,笑眯眯地说着:“不如先聊一下,万一大家不合适,不是白填了?”小眼镜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过我这个看上去初入职场的人,会有这么细的心思。刚要说话,后面来了一个穿白衬衣的比小眼镜看着稍成熟一点的青年。“行,那就先聊一下。聊个大概,你觉得合适考虑,你再填!”我立即把脸转向白衫衣,心说,这还算点招工的样子嘛。“江宁,嗯,字写得不错。刚来花城啊?”白衬衣没有说公司和个人,先看了一下我写的那部分资料,开始小聊,他还是有点经验。“是的,我昨天才到花城。今天就过来找工作了。”“之前有过什么工作经历吗?有做过些什么工作?”“全职的,一份都没有做过,兼职的,倒有不少。送货的,派传单的都有,在学校里,也干了一年多的勤工俭学。”我有一说一。“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是一家做电脑软硬件的公司,这次招收的,是作为储备干部培养的。”白衬衣开始介绍公司情况了。哦,和自己的专业,还是相当接近的。自己大专,学的不就是电脑信息管理吗?我提起了兴趣。“那,这个职位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呢?”“方方面面!全方位的。包括接单下单,录单,收款,安装,送货,清库存等一系列工作。这个活,我们是打算多方面培养,等能力上来,我们开分店的时候,就可以作为新店长的优先考察对象!所以,这个职位,叫储备干部!”。  回到寝室,严寒就在思考拉谁一起组成协会的筹备小组,这个筹备小组也就是今后协会的核心成员。理论上,协会的成员可以从全校范围内选人,但虽是同一个大学,认识其他院系同学的机会却不多。严寒只好先把全系认识的同学在脑海里筛了一遍,互联网经济是小系,一届才两个班,两个班经常一起上课,一起组织活动,所以隔壁班的同学有不少严寒也认识。第一个在严寒脑海里闪过的是冯斌,冯斌成绩好,工作能力也强,关键是做事情比较负责任,再加上一个寝室的,工作上也好沟通。想到这里,严寒就把拉他入伙的想法向冯斌和盘托出,冯斌苦笑着说:“老严,你这个想法好,但是我时间怕不够啊,我还没告诉你,我现在是院学生会学习部副部长,学生会那摊子事情你知道的,有点儿分身乏术啊。”“靠,啥时候混成学生会干部的?请客请客。”严寒说。“别腐败别腐败,副部长而已,又不是当了副主席。”冯斌说。“没事儿,副主席指日可待,先吃一顿再说。”严寒说。“都快穷得要饭了,要不,请你喝瓶饮料?”冯斌说。“唉唉唉,算了算了,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不过我想想也是,你说我俩如果在一个组织里,认识的美女都是同一批,没办法信息互换啊,你还是在学生会好好混吧,我的终身大事还得靠你啊,本班的女生我是一个都没兴趣啊。”严寒说。“你这么想就对了,我的会长大人。”冯斌说。“别别别,现在我这个协会后面还必须加个括号——(筹)。”严寒说。“行吧,你再找找其他人看看,我先睡了。”冯斌说。严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心中冒出一个想法,就像点燃了一个火苗,如果不及时给它更多的材料,付出更具体的行动,这个小小的火苗很可能就会灭掉。另外,若其他人抢先注册成功类似的专业协会,那再想注册难度就太大了,就如同有了证券投资协会,就不会再允许注册炒股协会一样,资源有限,先到先得。一晚上没睡好,但第二天严寒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目标就是最好的兴奋剂,第二天有课,严寒听不进去,因为课堂上是绝好的选人场合,同学们都在,看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真人更有助于理性思考核心团队的组建。严寒拿出一张纸,圆珠笔在手指尖飞快地来回旋转,时不时又停下来在纸上写上候选人的名字。王欣怎么样?不行,她有点儿公主病,到时候还要照顾她的情绪,麻烦。李沛呢?她虽然脾气有点儿大,但只要能压得住,就是一把搞外联的好手,嗯,先作为备选。隔壁班的刘志彬如何?一起打过球,也是算认识,看上去人还不错,应该是干事情的好手,嗯,也先备着。杨菁菁也不错,成绩优异,做事认真,没事喜欢傻笑,女孩子心地很善良。王大志就算了,天天在网吧打游戏,今天怎么来上课了?这可真是暑天下大雪——少见。最终,严寒初步拟定了协会核心成员名单,并拟任了职务。会长:严寒。副会长:隔壁班的刘志彬,本班的李沛、杨菁菁。会长助理:严寒的中学同学何帆,何帆是学计算机的,严寒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接下来,严寒分别找他们几个私下沟通,李沛刚开始略有犹豫,但严寒态度诚恳,李沛也只好同意了,其他人沟通都很顺利,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第二天,严寒带着核心团队一行人又去找了刘老师,刘老师看着一行人精神抖擞的很满意,说:“我和系里其他老师交流了一下你们的想法,其他几位老师都很支持你们要办协会的创意,我打个电话给团委刘书记,看他在办公室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我们直接去找刘书记,合适吗?”严寒说。“合适啊,这是好事,正大光明,只要你们有想法,肯干事,谁都没有理由拒绝你们。”刘老师说。其实大学教育是属于放养式的,老师相对更喜欢这种自己钻研、自我学习、自我突破的学生。要么学习好,要么实践强,总要有一样。团委刘书记显然对商学院是有深厚感情的,他听了刘老师的介绍以及严寒的想法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学校的学生社团是不少,但这看跟谁比,北京大学最近就提出要搞百团大战,意思就是北大要突破个社团的规模,学生社团作为学生自发的兴趣爱好和专业组织,对学生的课余生活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对你们更是极好的锻炼。”说罢便拿起钢笔,在严寒的那份报告正面写下:请团委和社联的相关负责同志协助办理为盼,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有了“尚方宝剑”,协会的注册变得异常顺利,就连社联负责人陈星也似乎换了个人似的,竟主动给严寒发短信告知协会注册的办理进度。当时,正好有一部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绝对权力》在江南卫视首播,严寒正好看完了,这部剧在当时创下%的收视率奇迹,编剧是周梅森,正是十多年后再次创下收视率奇迹《人民的名义》的作者和编剧。《绝对权力》讲的是斯琴高娃饰演的女市长赵芬芳利欲熏心,为了获得权力暗箱操作、放弃原则、不择手段,一心想当市高官拥有所谓绝对权力,最终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故事。严寒暗想,要不说谁都想当一把手呢,别人求爷爷告奶奶想办的事,一把手几个字的批示就办好了,如果是办好事,那就是为人民造福;如果是办坏事,那也没人敢反对啊。一周后,协会顺利地注册下来了,此时恰逢五一劳动节天长假,严寒想着,如果互联网协会都没有自己的网站那还能叫互联网协会吗?严寒想要会长助理何帆在长假期间突击做个网站出来,可何帆早就计划好了要和家人去上海旅游。严寒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严寒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和何帆一起参加过电脑培训班,对dos、windows操作系统了如指掌,盲打速度极快,也都拿过省级中学生电脑打字比赛的二等奖,但做一个网站涉及的知识太多,从photoshop到asp编程,要掌握access数据库,还要学会如何配置iis环境、注册域名、购买服务器空间等,这些知识严寒只是听说过,但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是,放假前,严寒已经拍着胸脯跟同学们承诺假期之后协会网站就会闪亮登场的,怎么办?没办法,只有靠自己,只有自己是最靠得住的。前三天,严寒把自己关在家里,系统性地了解网站的前端、后台、代码、数据库、环境等等,发现如果从头建设一个网站,自己不钻研几个月是搞不定的,这是根本完不成的任务啊。正当快要绝望之时,严寒找到一个快速建站的捷径,在一个论坛里,有个网友说,其实没必要自己去从头到尾写代码,建数据库,要做个网站,可以直接在源代码网站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板,还有很多开源或不开源、付费或不付费的现成的源代码可以下载,只要学会如何在本地配置环境,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修改前端的图片和文字即可,没那么复杂。这个观点,就像在黑夜里拾到一根火柴梗,虽然还未见光明,但严寒心头已豁然开朗。长假最后的三天,严寒虽仍遇到一些困难,但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实在遇到迈不过去的关卡也可以在网上搜索类似的问题以寻求答案。假期归来,一个拥有国际顶级域名的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官方网站正式上线,严寒对此充满成就感,这可是莲城大学所有学生组织(包括各级学生会)里第一个拥有自己官网的,严寒恨不得要把网址告诉全世界的人。。“破产倒闭,有那么严重?”宋建国惊呆了,又拿起材料,反复看了几遍,犹豫着道:“好吧,那我试试,不过,你也别报太大的期望,要时刻记住,你是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要多花一些精力放在学习经验。”“好的,宋叔叔,你放心。”我见终于打动了宋建国,算是没有白辛苦一场,心情也舒展开来。回到家,躺在床,我又考虑了一会农机厂的事情,翻了个身子,放在床头的衣服掉了下去,一张名片掉落出来。从地捡起名片,我突然想起了穆婉兰那个风情万种的小少丨妇丨。张晓芬的味道尝过了,穆婉兰和她相,又是另一种感觉。她张晓芬要更风情一些,打扮也时尚,那感觉很不一样。想到这儿,我竟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一条信息:你好啊。穆婉兰晚约了电厂的负责人在夜总会的贵宾包房里唱歌娱乐,高启荣下班之后也去了,他们一群人在包厢里一边唱歌、一边喝着小酒,闹腾的不亦乐乎。电厂的那几个人,每人都左拥右抱的揽着几个公主,在她们那衣着暴露的身肆无忌惮的揉捏着,穆婉兰和高启荣紧挨着坐在一边沙发相陪。我给她发去的信息,因为包厢里太吵闹,她根本没听见。高启荣午刚喝过一场酒,这会儿又举着酒杯,贼眉鼠眼的盯着穆婉兰,不怀好意的诡笑着,说道:“穆总,来,陪哥走一个。”穆婉兰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说:“高局,黑水镇煤矿开采的那事儿,你怎么还不给妹子消息呢?”这时高启荣已喝的面色油光泛亮,他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穆总,你不要心急嘛,市委、市政府把这个事既然交给资源局一手操办,到时候我高启荣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嘛。”穆婉兰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娇媚的神情,说道:“高局,那这件事现在你们资源局到底搞的怎么样了嘛?你也不给我透露个消息呀?”高启荣一脸红润,已经有点醉态朦胧了,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嘿嘿一笑,道:“穆总,王哥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放在心的,你看,这不是在喝酒嘛,还老是挂记着这事儿干嘛啊。你放心,王哥我帮你盯着呢,一有消息给你说嘛,来,先陪王哥走一个。”穆婉兰见高启荣有点醉了,举杯对大伙说道:“来,大家都敬高局一个,高局今天能过来算是很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碰一下。”夜总会的公主们都善于察言观色,这时一个个端起酒杯,递在搂抱着自己的客人面前,电厂那几个色.狼接过酒杯,纷纷捧场的说道:“高局,今天您能过来真是太给我们面子啦,来,哥几个敬高局一杯。”半醉的高启荣被一众人戴了高帽子,心情春风得意的举起酒杯,说道:“我今天午刚和市委的人喝完酒,晚本来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穆总既然约了我,我说来吧,大伙儿都是给咱们青阳市经济建设做过贡献的,谢谢大家,来,我们一起干了!”一番慷慨呈辞,高启荣举杯豪饮,放下空杯,抹了一把嘴,之后醉醺醺的看着穆婉兰,一脸的色相。电厂的几个人又对高启荣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高启荣虽好.色贪财,但也算是个汉子,别人敬酒他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不老实的在穆婉兰大腿摩挲着。在电厂这几个人跟前,穆婉兰也算有面子了,至少不能在他们面前被高启荣这么吃了豆腐,凑过嘴在高启荣耳旁小声说:“高局,给你也找两个小姑娘玩玩吧?”高启荣晃着脑袋,色迷迷看着她,嘿嘿一笑道:“穆总,怎么啦,你不想陪哥玩玩啊?”穆婉兰看他已经醉了,于是叫来了服务员,让他带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进来。两个小姑娘来了后一脸媚笑,一左一右在高启荣身边坐下来,挽着他的胳膊发起嗲来。高启荣已经喝多了,身边坐着的女人是谁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只觉得对方是个女人,伸手在两个小姑娘身乱摸起来,摸的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尖叫,整个包房里靡色一片,公主们娇滴滴的嗲音此起彼伏。折腾了好久,穆婉兰也喝了不少酒,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见高启荣已经躺在两个公主的怀呼呼大睡,签了单,让服务员将高启荣扶出去、塞进车里,又叫了两个小姐出台,将他们送到了电力大酒店的套房,把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她才驾车回了家。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穆婉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时候才发现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你好啊。看着这陌生的号码,穆婉兰觉得有点怪,这谁发的呢?想了想,她回了过去问是谁。我发了信息之后见对方没回,这时候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听到手机响,我抓起来一看,是穆婉兰回来的信息,问我是哪一位。本来我都打算睡觉了,收到穆婉兰的短信后,想到那风.骚的样子来了精神,忙回信息过去,说明了自己身份。穆婉兰这才恍然大悟,她喝了点酒,知道是我之后,不免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初恋男友林建阳和刘小叶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想到昨天在高局长办公室里,叶庆泉送自己出去时,差点抓到自己大白.兔的事情,穆婉兰觉得这小伙子挺逗,于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我没有预料到她这个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我有点愣怔,半晌,才惶惑的接起了电话。“庆泉啊,怎么想起发短信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呀?”穆婉兰躺在床,慵懒的呢喃道。咦!这娘们挺骚啊,居然叫的这么亲切,我心里暗自揣摩着。“没什么事,当时看见兰姐的名片,想问候一下,唉!哪知道兰姐是个大忙人,现在才想起给我回电话啊。”我轻笑着说道。“晚和你们高局他们一起去唱了歌,才回来,之前没有看到你的短信,怎么啦,发信息给兰姐有什么事儿?”和高局在一起?我一阵吃惊,幸好她当时没看见信息,要是被高局知道他给兰姐发信息,那岂不是死翘翘了。“晚和高局在一起?”我有点胆怯的问道。“是呀,怎么啦?”我听她说话的口气,估计她喝了不少的酒,都有点茫了,试探着问道:“兰姐,现在你是一个人吧?那高局呢?”穆婉兰火辣辣的道:“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高启荣睡啊?唱完歌之后,给他找了两个小美女,送到酒店去啦。”这下我放心了,嘿嘿一笑,试探着问道:“一个人?兰姐,你老公没在家陪你啊?”“老公?哈哈!兰姐没有老公……兰姐是一个人……哎呀!你对兰姐的私生活还感兴趣?”穆婉兰躺在床懒洋洋的和我聊着,她感觉有股子说不出的温馨感。长久以来,她每次应酬完,回来基本是倒头睡,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半夜还给她发信息,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兰姐,你……你没有老公啊?”我吞吞吐吐的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窃喜,这让我靠近穆婉兰的步伐又容易了一些。,张强提早上车,给赵倩留了位子,凝视着车窗外,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赵倩的到来。赵倩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披着秀美的长头发直挺挺地韵味十足地向大巴车走来。张强从位子上站起来,连忙跳下车,跨步迎上去,笑盈盈地说:“赵老师,早上好啊!让我帮你提箱子吧!”“不重,我自己来吧!”赵倩笑着说。张强接过行李箱,甜甜地看着赵倩说:“赵老师,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哈哈!”赵倩微微地翘了翘嘴角,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帅哥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张强同志!”张强提着行李箱爬上了车,赵倩跟在后面。此时,全车的人们都看着这对帅哥美女。但赵倩和张强却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张强和赵倩一起坐在第二排靠右的位子,赵倩靠窗。好像车上就他们两个人,靠得很紧,海阔天空地聊,无所顾忌地聊。他们似乎没有了距离感,相处起来如此自然。因为他们的心早已紧贴着,彼此都有强烈的期待感。张强转头看着赵倩的俏脸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听说你爸妈也是教师啊?”赵倩笑着说:“是啊,我们一家都是搞教育的!”张强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和教师一起,我爸过去也是教师,但后来改行了!”赵倩好奇地问道:“哦!原来你爸曾是教师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强淡淡地说:“和我同单位,他也在县住建局。”赵倩继续打探道:“那你妈妈也是干部喽?在哪儿工作呢?”张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在公务员局。”赵倩微微一笑说:“你们一家都是公务员啦!”张强专注地看着赵倩,假装一本正经说:“我倒是喜欢一家都是教师!要不,我和你同家吧?”赵倩听了张强的话语,有点儿紧张,张强是话中有话,明显是变着方式向赵倩表达爱意。赵倩却假装听不懂,便笑着说道:“你想的美啊!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和我同家呢?”张强调皮地笑了笑说:“就是男人才可以和女人同家啊!世界上有没有两个女人同丨居丨啊,有也是同性恋啊!哈哈!我嫁给你不就得了吗?”赵倩心砰砰直跳,红着脸温柔地说:“张强,你这是向我求婚吗?有那么直接的吗?好,你嫁给我,那是‘倒插门’,你可不能反悔哦!”张强抓住赵倩的手低声而又极其温柔地说:“可以吗?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赵倩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但语言上却说:“我不嘛!哪有那么快的?哪有在车里求婚的啊?咱们还不是很了解啊!”张强干脆把赵倩另一只手也握住,笑着说:“你可以考验我啊,我等着你!”坐在隔壁排的张秀,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对着张强点了点头,然后转回身子,和她同位的欧阳囡说:“哈哈,他们俩对上了!你发现了吗?”欧阳囡不明白张秀意思,便说:“什么对上啊?什么跟什么对上啦?”张秀轻声地说:“我哥和赵倩对上了!他们估计会谈恋爱了!”欧阳囡这才明白过来,笑嘻嘻地转头去看着赵倩。张秀和欧阳囡都是赵倩的同事,但赵倩却不知道张秀就是张强的堂妹。赵倩看到张秀和欧阳囡诡异的样子,便抽回自己的手,向右移了下屁股,故意离张强远一点儿。张强也跟着向右移去,他们的身体又黏在了一起。赵倩没地方移动,只好说:“张强,她们在看我们呢!保持距离,注意形象哦!”张强厚着脸皮,挤着赵倩笑哒哒地说:“没事儿,我不怕!”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你不怕我怕,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羞羞啊?”张强这才收回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便笑着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夫人原谅!”赵倩笑着说:“你不但身体上吃我豆腐,语言上也侵犯了我,你该当何罪?”赵倩口头上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的,因为她想张强吃自己的豆腐,渴望得到张强的爱。女人一旦缺爱,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男人的肢体暗示,甚至自己也会用肢体暗示男人,尤其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更何况她已经和第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提前了点儿,顶多是‘提前罪’哈!”“就你皮厚,一点儿都不感到害羞!都不怕被人家听到!看来你是恋爱专家咯?你告诉我,你谈了多少个女朋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倩故作严肃地说。张强继续调皮地笑着说:“我……我没谈几个,倒是很多女生喜欢我,你还不抓紧时间追我,后悔的人是你哦!哈哈!”赵倩故作鄙视的样子说:“彻!你好大的口气哦,等我来追你,你做梦去吧,哈!”张强笑咧咧地说:“你不追我,那就我来追你啊!哈哈!”赵倩说:“你追不到我滴,我会飞滴!哈哈!对了,张强,你是读理科的吧?”张强睁大已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读理科的啊!怎么啦?”赵倩瞟了一眼张强说:“你读理科的人,怎么也这么油腔滑调的啊?”张强被赵倩这么一电,心胸一股暖流直冒,笑着说:“是吗?按你说,咱们读理科的人都不会谈恋爱啦?”赵倩笑哈哈地说:“我觉得学理科的人,只会做题啊,怎么还会勾引女孩啊?哈哈!”张强盯着赵倩微红的脸蛋说:“我啊,只会勾引你,一个名叫赵倩的仙女!”赵倩双眼闪烁着亮光,笑盈盈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仙女啦?”“你不是说你会飞吗?会飞的女孩,长得漂亮的女孩,就是仙女啊!”张强得意地笑道。赵倩笑嘻嘻地说:“哇塞,我成仙女啦!太开心喽,我可以飞走啦!”说完伸出双手,拽着手掌。张强突然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我伴仙女双双飞……”赵倩哈哈大笑起来说:“张强,你疯了吗?车上有这么多人,你的皮实在太厚了,你羞不羞啊?哈!你有本事再唱一遍?”车上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出一阵狂热的笑声。教育局体卫艺股的股长邱松青站起来说:“张强同志,请再唱一遍,我们都支持你追仙女啊!”其他团员也附和道:“同意,张强再唱一遍,大家一定支持你追咱们的团花!”张强真的站起来把原来唱的改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夫妻双双把歌唱……”张强把车里的团员逗乐了,又是一阵掌声和笑声。张秀站起来说:“下面有请张强和赵倩一起把“夫妻双双”再唱一遍,大家同意吗?”齐声道:“同意,同意!”,掌声如雷。赵倩站起来,红着俏脸笑着说:“张秀!你怎么搞的啊?咱们是同事,你别恶作剧哈!大家看,到酒店啦,还是不要唱的好!下车喽!”《重返1998重头再来》《这个公司在诸天卖外挂》《岳两女共夫》《小王妃很难追》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欧冠赛事回放》。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31651_881908.html
欧冠赛事回放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