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络龙虎AG 目录共3344章

首页

网络龙虎AG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8069章 醒来后

网络龙虎AG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张钰琪傲然的说道,但看着李信面不改色的脸,于是继续往上加价钱,但李信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她瞬间愤怒起来。“你可真贪婪!回去给你万!赶紧给我一个弄好的椰子,我快渴死了!”张钰琪皱着眉头厌恶的说道。“呵呵!我不要钱!你求我我就给你!”李信冷笑两声,他十分不爽张钰琪这种大小姐性格,非要她求自己才给。“你太过分了!我张钰琪这辈子没有求过任何一个人!你居然想让我求你!”张钰琪瞬间愤怒起来道。“那我管不着了!我不要钱,只要你求我,我就把椰子给你,并且还帮你开好哦!”李信见到张钰琪愤怒的样子,内心暗爽起来,当表面继续吊儿郎当的说道。“我不要了!我张钰琪哪怕今天饿死,死海里,也不会喝你的椰子!”张钰琪咬牙切齿的说道。“哦!我拭目以待哦!”李信声音中充满着不信任道。“哼!”张钰琪冷哼一声,然后坐到阴凉的地方,她尽量不要浪费力气。李信见张钰琪似乎想和自己对着干,心中冷笑,然后上树再摘下几个椰子,然后放到一边。太阳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哪怕躲在阴凉的地方,还是忍不住流汗。张钰琪口干舌燥,小脸都有些红了起来,然后用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咽下口中的唾沫,但却依旧不能滋润干涩的喉咙。张钰琪感觉自己有些头昏了,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椰子。当下一秒李信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觉。“你想干嘛?”张钰琪往后撤去,一脸警惕的问道,但眼神忍不住看向李信手中已经开好的椰子。张钰琪咽了咽口水,然后把眼神撇开,心想我不渴,我不渴,我真的不渴。但很可惜,心中越是这么想,眼神就越离不开。“咳咳!”李信见张钰琪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椰子,心中有些好笑,于是忍不住咳嗽两声。张钰琪反应过来,连忙坐正身体,警惕的看着李信。“要不要?”李信把椰子在张钰琪眼前晃了两下说道。“要……我才不要!”张钰琪原本要脱口而出,但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立马拒绝了。“哦!真的不要吗?”李信用诱|惑的语气问道。“我……不要!你赶紧走!”张钰琪有些忍受不了,于是开始赶走李信,来个眼不见心不烦。“那太可惜了!我就把它扔在这里了!如果不见了也就算了!”李信蹲下来把椰子放在张钰琪面前,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张钰琪疑惑的看着李信的背影,然后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椰子,咽了咽口水,使劲摇了摇头说道:“鬼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绝对不能喝!”张钰琪直接闭上了眼睛,但脑海里还是会不由自主浮现椰子,于是瞬间睁开眼睛,立马偷偷看了一眼李信,李信此时正背对着她,所以也注意不到张钰琪的小动作。张钰琪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口中喃喃自语道:“他刚才说了,这是他扔掉的,不算给我的!”张钰琪连忙拿了起来,然后对着口就喝了下去,椰汁的香甜在口腔徘徊,缺乏水的身体瞬间活了过来。“香吗?”李信的声音突然在张钰琪身边响了起来。“香!”张钰琪放下椰子,舔了舔嘴唇,脱口而出道。张钰琪说完这番话后,脸色瞬间黑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李信,然后愤怒的说道:“你故意的!”“这是你自己喝的!我只是问了你一句,你有必要发什么脾气吗?”李信感觉到对方的喜怒无常,顿时很是无语道。“你管不着!”张钰琪也很是无理取闹的说道。“那行!我不管你!”李信冷笑着说道。李信在周围溜达了一圈,这片椰树林并不是很大,只有来棵树,其中每棵树上有个左右的椰果,除去刚才吃掉了几个,还剩下不少。这些椰子能够维持最基本的水分补充,但却不能补充蛋白质,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食物。在荒岛上找食物无非几种,下海抓鱼,或者进丛林找野果,但这个不知名的荒岛上鬼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如果遇到狼或熊之类的,那可就危险了,所以说,现在尽量看能不能抓鱼了。现在的温度还是很高,但李信必须要出去了,如果等到太阳下山,找不到食物,今晚就要挨饿了。张钰琪看着李信,皱起眉头问道:“你去哪啊?”“抓鱼!”李信头也没回,很冷淡的说了一句。张钰琪一听,立马开始思考起来,她虽然不觉得李信能够抓到鱼,但想到就如刚才一样,自己原本觉得李信不可能打开那个椰子,但他却出乎意料的拿出了一把小刀。所以说,李信去抓鱼的话,很可能也会成功。“不行!我已经得罪他!如果他抓到鱼肯定不会给我,所以我得阻止他!”张钰琪站了起来,眼中闪过微微光芒说道。李信顺着沙滩走,来到一处礁石林,上面是非常高的悬崖,这里有海浪不停的拍打过来,溅起阵阵水花。李信走了过去,看是否有鱼会被海浪打过来,然后落入这片礁石林中。一个个礁石杂乱无章,礁石里面的水很浅也很清澈,这里的风比较大,所以哪怕阳光很大,也并没有感觉到太热。李信站在一块礁石上面,向下望去,阳光刺露水面,然后反射进眼睛。李信眨了眨眼,眼神一撇,一条白影在不远处突然闪过,于是赶紧走了过去。张钰琪在后面追了过来,见李信似乎想在这里抓鱼,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心翼翼的踩上一块礁石,紧跟着就踩上另一块,慢慢的追了过去。李信已经来到刚才白影闪过的地方,但这里却并没有见到鱼,慢慢回头看了一眼,一条巴掌大的鱼在他腿边上悠悠的游着。李信屏住气,全神贯注,然后如猛虎下山一般双手插进水中。很可惜,并没有抓到,反而整个人还跌进水中。此时到来的张钰琪见到这个场面,忍不住嘲笑道:“哈哈!你看你的样子!还抓鱼,我看是鱼抓你吧!”“呸!你千万别让我抓到鱼,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鱼香!”李信爬了起来,吐掉口中的海水,然后对着张钰琪狠狠的说道。“切!”张钰琪一脸不屑的说道。李信此时已经上了岸,因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没有抓鱼的工具,仅凭一双手很难抓住鱼的。上岸之后,李信先是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因为刚才又进水了,但打开之后继续亮屏,显然它依旧扛住了一次水的考验。真是谢天谢地,李信心中庆幸不已。张钰琪见李信离开后,但她却没有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个地方有鱼,所以更加不能让李信抓到。张钰琪撇了一眼李信离开的身影,然后赶紧脱下大白板鞋来,紧跟的是紫白相见的高筒袜,露出一双玲珑般的小脚丫子,踩进水中,口中倒是一口凉气,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两下。。果然是出大事了,有人举报秦书凯等人去鱼塘钓鱼的时候,没有付钱,有仗势欺人的意思,现在鱼塘的主人有心想要上告,却又担心报复,周遭百姓看不过去,于是到乡里举报了此事。秦书凯到码头镇听说这消息,立马就蒙了,在机关混了一年,他心里清楚这件事的可操作性,如果领导重视了,小事也会当成大事来处理,如果不重视,很大的事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钓鱼这件事,就是能大能小的事。秦书凯明明记得自己临走的时候,听金大洲说过,由他来付钱,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早知如此,自己当场把钱付清了,不就没有现在的麻烦。秦书凯想要找金大洲问个明白,没想到却找不着了,据说,金大洲已经被县纪委的人带去谈话了。很快,秦书凯也被纪委的人通知谈话。县纪委来的三个人之中,有李成万的朋友王强,秦书凯因为李成万的原因跟王强一块吃过一顿饭,也算是熟脸,因此进门冲着王强点点头,王强却低头避开了。秦书凯有些无趣的只好也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王强说,秦科长,有件事来核实一下,接到举报,说秦科长最近带着一批挂职干部下去钓鱼,有没有这回事?机关里的人,称呼上都有些要面子,秦书凯明明是办事员一个,别人称呼的时候,也称科长。秦书凯回答说:“有这件事,不过是星期天,和工作没有关系!”秦书凯一直在考虑如果有人来调查这件事,该如何回答,如何摆脱关系,思考到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首先要撇开工作关系,省得落一个上班时间溜岗的事实,至于是不是付钱的问题,他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也只能实话实说了。。“究竟哪天?到哪儿的鱼塘?有哪些人?”秦书凯就说:“是星期六,是月日上午,节假日找几个朋友出去钓鱼,似乎没有违反什么规定。”王强就说:“秦科长,举报人反映你带人出去钓鱼的日期是月日,周五,是在工作时间带人去钓鱼。你说月日,能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日,鱼塘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们会去核实的?”秦书凯就把地点在翠柳渔场钓鱼的事说了一遍,说参加的人有县委办的金大洲等人,鱼塘是他帮助联系的,不信可以去渔场核实,如果有半句虚假,愿意承担责任。后来,王强就问到了关键问题:“钓鱼是否付了钱?”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付钱,就可以当看成利用干部手中职权,牟取私人的利益。秦书凯实话实说:“鱼塘是金大洲科长帮助联系的,钱也是金大洲科长付的。”很多事,想要隐瞒也是瞒不住的,当天参加钓鱼的人,并不止秦书凯一个人。谈话出来后,秦书凯拨了李成万的电话,告诉他,这次过来调查的人有一个是他的朋友王强,希望刘大明想想办法,争取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成万奇怪的口气说,这件事真***奇了怪了,我们当时把该付的钱付了,又不是利用职权吃拿卡要,而且是在节假日去钓鱼,能有什么问题?过一会儿我会问问王强的,看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一个小时后,李成万把电话打了过来,口气很恶劣,说:“秦书凯,你***做事有没有头脑,再三嘱咐你,到了乡镇一定要想办法把钓鱼的钱付了,你就是没有付,刚才王强回电话说,金大洲根本就没有付钱。那个家伙,以前就因为鸡圈门没有关好,和理发店的女人搞在一起,为了躲避处分,才娶那个女人做老婆的,么能信任这种人?”李成万也很无奈的说:“秦书凯,这件事的影响已经出来了,有人举报闹大了,你等着和金大洲那个混蛋一起被处分吧。”乡政府大院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金大洲却***不见了。秦书凯打电话给他,他手机开通只说一句话:“小秦,好好的休息,这件事我自有分寸。”说完就关机了。秦书凯急的想要骂人,***,金大洲,你不怕处分,我还怕呢。要是背个处分,估计回去后什么好处都没有,白白在乡下混了这一年了,他现在心里就后悔,为什么不亲自去把钱给鱼塘的老板付了?怎么就相信金大洲这个人呢?因为这件事,秦书凯情绪就很低迷,晚上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看电视,约点多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我在浦和县城城南的老家大排档,离你的乡镇也就分钟的路,过来吧,我在这等你。。”听李成万这么说,秦书凯就知道李成万是为钓鱼的事来的,赶紧穿好衣服,出了乡政府大院。此刻,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各有各的颜色和形状,在银白色的月光下,似乎蕴含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乡村的夜晚果然是极美的,只可惜秦书凯现在却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到了老家大排档,菜已经烧好,酒已经打开,李成万抽着烟等着秦书凯,看到秦书凯在自己对面坐下来,就拿起酒杯说:“先喝酒,酒喝好了再说话。”两个人又如从前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先喝酒吃菜,转眼间一瓶酒已经下肚,李成万放下酒杯说:“这件事已经闹大了,王强透露说,县领导对钓鱼这件事很重视,要求对驻村干部钓鱼存在吃卡拿要的事情一定要严查,这件事查起来,肯定有干部要被黑锅。”秦书凯心里很冷,看来这个坎是无法躲过去了,就问,严查的后果将怎么样?李成万说,如果在调查之前把钓鱼的钱付了,啥事没有,周末请朋友玩玩很正常,现在就是你和金大洲,到底谁愿意背这个黑锅的问题?调查报告没有出来前,你和金大洲商量一下,到时候让王强他们也好出报告。那天,喝到后半夜点才结束。李成万看秦书凯喝多了,主动要送秦书凯回去,却被秦书凯拒绝了,他带着几分醉意对李成万说,你快回去,不要让人看到,省得到时候连累你。等李成万走后,秦书凯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回走,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涩,想一个人在社会上混为什么这么的难?平白无故的要背个处分?走在路上,秦书凯被什么东西绊摔了两跤,弄的衣服上都是泥,手上也跌破了好几处。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一个蹬三轮车问需不需要把他送医院去看看?秦书凯大声说,不要。引的走夜路的行人离他远远的,骑自行车的车从他身边时都加快速度。好不容易到了乡政府宿舍,准备进去的时候,看到吴龙的宿舍门开了,他过来扶着秦书凯说:“秦科长,在哪儿喝这么多的酒,赶紧回房间喝点水,早点睡觉。”吴龙把秦书凯扶到宿舍,帮助他倒了点水洗洗后,看着秦书凯很沉重的睡到床上,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就出去了。事情发生后,一连很多天,都没有看到金大洲,张富贵这段时间也请假说单位有点事,回市区去了。。  “那只有假装不认识周婷美,先离了婚搬出去住,然后回到公司再记忆恢复了,到时候尽量不要和周婷美接触,这样或许能蒙混过去。”“当前先假装失忆吧,最紧要的任务是搞钱?如果离婚了身无分文了,没钱是不行的。以后在公司发展需要去打点关系,即使自己出来混,也要启动资金的,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如何用读心去赚钱?难不成和社会上的那些赌鬼去赌博?去当个心理医生倒是挺适合的,等过了这二天再好好考虑一下。”想到这里,林文峰有了主意,对于周婷美还是遗忘了吧。曾经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快快乐乐的,周婷美对自己的肉体是满足的,但是对自己挣的金钱却不满足,对于他来说一顶绿帽子已经够了,两不相欠就此再见最好是再也不见。而赵鉴自己必定不会放过他,如果没有他的厚颜无*耻钻研打洞,周婷美未必会上了他的贼船。对付赵鉴是今后的一项重要长期任务,务必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迅速地让他身败名裂今生不得翻身,这样也能让他少祸害女人。“周婷美没有发现我知道她昨晚的事,看来手机也报废了,不然的话,当她看到手机里的照片不知道会怎么想,这样也好,到时候离婚后她即使发现我恢复记忆,估计她也不会再来纠缠。”“如今只剩下仔细的研究读心,到底无限制的使用还是有什么缺陷,对于任何人都可以还是只能对某些人有用。“下午的时候,我盯着他们眼神读心的时候,那一刹那对方的心思确实传到我的意念中,好像自己的头疼也加剧了,看来还得多试试确定头疼是读心带来的副作用。”这时周婷美走了进来,看到林文峰醒了过来,走上前对林文峰说:“文峰,你醒了,头还疼不疼了?”林文峰盯着周婷美的眼睛展开读心,本来不怎么疼的头脑,顺着眼神往头颅深处传来一股股跳疼,头脑深处传来一股意念:“看来是真的失忆了,如果好不了了,我该怎么办?林文峰这个老公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但是对我好的很,而且功夫了得,弄得自己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啊。“那个死赵鉴虽然不如林文峰,但也马马虎虎,可是他有钱又有权,比起那个陆晓晨好多了,那个陆晓晨简直白长了一幅好皮囊,床上匆匆了事。哎,就是不知道脑震荡对那方面有没有影响?”林文峰忍住头疼忍住震怒,脸上丝毫没有露出破绽,他没想到除了一个赵鉴,居然还有其他人!反正他不会再和周婷美过下去了,所以他也不想知道再知道周婷美的破事,又有钱又有权,床上功夫又好,长得还得帅过明星,对她还得像供奶奶一样,天下的好事怎么能让一个人得到呢?林文峰装作差异的样子对周婷美说:“你真是我老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没事,等你身体好了再慢慢回忆,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吃东西了,我刚才回家洗了澡,大热天医院里面洗澡不方便。你有没有想到什么?”“我记得昨晚和马良俊还有郭朝辉一道喝酒,因为我辞职了,干的不开心,工资又低,还天天加班,老板真是个黄世仁。”“然后呢?摔倒了?怎么回家的?”周婷美紧张的盯着林文峰急忙问下去。“后来到了十点多,我们三个都喝多了,我记得好像是一道打的回到景峰园的,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准备上楼之前我觉得难受,想吐,就走到花坛边找个地方解决,谁知道花坛边的水沟盖板少了一块,我一脚踏空倒在了花坛边,头碰到了花坛的边沿,之后就昏了过去。”林文峰真真假假的把当年三人喝酒的事情当做这次车祸说了出来,当然那一次确实是摔倒了,但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头上擦破点皮,后来碰到马良俊和郭朝辉还说过当晚醉酒的糗事。“你说你住在景峰园?那是我们在一起之前你单独租的房子,后来的记忆有没有了?我们什么时候在哪认识的,有没有一点点印象了?”周婷美好像有点不甘心,追着林文峰问。“我一直住在景峰园啊,昨天刚辞职了,听说这几天正赶上大学毕业季,好几个大型人才交流会,我想换个工作。你说我们怎么认识的?”林文峰想装作天衣无缝,所以说的不多,而且装作说话很费力的样子。“就是四年的那次人才交流会,你打翻了我抱着的文件袋,我们认识了,后来我进入河西银行前进支行,你也进入艾瑞法公司,一年多前我们结婚了然后你换到现在的振华机械。”“哦,我都不记得了,不知道这记忆还能不能找回来,你让我好好想想吧。”林文峰不想再聊那么多,怕自己刚刚做好的决定反悔,硬下心来拒绝了沟通。周婷美见林文峰情绪不高也就没再追问,而林文峰明确知道了读心带给自己的是阵阵的脑袋内跳疼后,况且他也不想知道一些对自己是个精神负担的破事,所以他没再凝神注视周婷美的眼睛施展读心术。他动了动手脚,身体各部位除了头部创伤外,其他部位好像都没有什么事,他试着在周婷美的搀扶下,战战巍巍的下了床。走了几步感觉还行,然后扶着周婷美去了卫生间,在他的示意下,周婷美出了卫生间把门虚掩上,就站在门外没有走开。不一会儿林文峰拉开卫生间的门,扶着墙走了出来。“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我除了头疼外好像没什么事,你明天再来吧”林文峰想把周婷美支走,确实他也不想再看到她为自己做这做那。“你行不行,早上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吓死了,以为你很严重,我都请了几天假,还通知了你爸妈,不然有什么事情都说不清楚了,估计他们明天一早就到了。”“你告诉他们干嘛?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吗,我手机呢?我来给他们打电话!”林文峰故意提起了手机。“车子保险公司已经装走送S店了,里面其他有用的物品都在这个袋子里,不过手机泡水几个小时,估计没用了。”周婷美扶着林文峰上了病床靠了下来,然后又说“你爸妈从我们结婚后就来过一次,这次正好让他们陪你多说说话,顺便恢复一下记忆。”林文峰想了一下其中缘由,也就没再坚持,顺手借周婷美的手机给领导李大国打了电话。林文峰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暂时请了十来天的假,继而和周婷美闲聊到点多,基本上周婷美说得多林文峰一直在听,后来太困了就让周婷美回去了。第二天上午医生查完房后周婷美带着林文峰的父母进来了。林文峰的老家是河西市五花县北口镇林屋坊村,离市区是最远的乡镇,离市区二百公里左右,昨天下午林文峰母亲梁淑华接到儿媳妇的电话也吓得要命。本来是打算连夜就和他爸一道过来的,电话里得知儿子无恙,并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医生说只是可能有些失忆,也就少许放下心来。。翻看着手中一张张相片,陈六合嘴角的玩味笑容越来越浓。周云康,黑龙会副会长,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女婿,靠着张永福独女这层关系,从一个地痞无赖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黑龙会的副会长,算得上是一个很成功的凤凰男。也就是他对秦若涵家里的娱乐会所觊觎已久,也是他在对秦若涵步步紧逼,就凭这个人风流成性的品格,陈六合估计,这家伙想强取豪夺的,估计不仅仅只是秦若涵名下的会所了,连秦若涵这个俏娘们,这禽-兽也绝不可能放过。“从某个方面讲,这家伙也算是个人才了。”陈六合嘲弄了一声。黄百万露着一口大黄牙笑:“谁说不是呢。”把照片丢在桌上,陈六合沉凝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安静的手机,他失笑了一声,暗自想到,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周云康给秦若涵下最后通牒的最后时间,按理说,秦若涵这娘们应该火急火燎才对,却想不到今天是出奇的安静,那娘们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来。难不成是对自己已经彻底绝望,断了抓住自己这根救命稻草的念头?罢了,既然小妹对你动了恻隐之心,那我自然不会让你重蹈小妹覆辙,想到这,陈六合把一叠照片揣进兜里,对黄百万道:“还能动不?能动的话就跟我出去办点事?”“六哥吩咐,就算是爬,我老黄也必须得跟着去。”黄百万抬起屁股站起身,牵动了伤口让他龇牙咧嘴。“走吧,带你去看场好戏,就是不知道这场戏,已经上演了没有,在这场戏中,咱哥俩可是正儿八经的正派人物,今晚就去斗一斗大反派。”陈六合推着破烂三轮车走出院子。屁颠颠跟在后面的黄百万说道:“大反派的结局要么就是不得好死,要么就是被我们正派的王八之气一震,就此折服。”陈六合穿着一身地摊装,踩着一双人字拖,卖力的蹬着踏板都掉了一只的破三轮,车斗内坐着比乞丐顺眼不了多少、还缠满纱布的黄百万。他们穿行在繁花似锦的夜市中,那卖相真叫一个销魂,所过之处无不让人侧目。给秦若涵打了个电话,却是关机状态,这不由让陈六合蹙了蹙眉头,不出意外的话,秦若涵应该是遇到了麻烦,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赶去,还来不来得及。此时此刻,陈六合的心中倒是没多少愧疚与负担,秦若涵若是能撑到他出现,那便是秦若涵的运气,如果撑不到那时,那陈六合也爱莫能助,甚至不会有丁点歉意,本就非亲非故,他会尽一份绵薄之力,这已是心意。没有去秦若涵家里,而是直奔秦若涵所开的会所。对于这些基本情况,陈六合还是清楚一些的。“金玉满堂”娱乐会所坐落在杭城市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这家会所的规模不算很大,也不算太豪华,中等档次,有五层,涵盖了KTV、桑拿洗浴、养生美容,以及一些简单的娱乐设施。当陈六合与黄百万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门口的空地上已经停满了车辆,大多都是中档车,当然也有几辆奔驰宝马之类的,不过再好的车,就难见了。这里的生意不错,这是陈六合的第一想法,打量了一眼会所,淡淡一笑,这会所虽然一般,但好歹也得顶个两三千万的资产,周云康那混球想用两百万就占为己有,难怪秦若涵死也不会同意。站在会所前,黄百万也是无比艳羡,他这辈子还没进过这么高档的场合呢,要是能进去玩玩里面的水灵妞,就是少活个三两月,也是值得的。“六哥,那是周云康的车。”黄百万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奔驰商务对陈六合说道。“确定?”陈六合问道。黄百万肯定回答:“我跟了他两天,他的车我不会记错,车牌号一个数字也不差。”陈六合笑了笑,带着黄百万向会所大摇大摆的走去。这两人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进会所消费的主,一进大厅,自然就被安保人员盯上了,用满是戒备的目光看着他们,好像生怕他们会在这里伸手讨钱或是在这里偷鸡摸狗。这哥俩脸皮极厚的对这些目光旁若无睹,陈六合是压根不在乎,黄百万则是习惯成自然。穿着人字拖的陈六合踢踏踢踏来到前台,对着那名还算养眼的制服美女直径问道:“我找你们老板,她在哪?”制服美女虽然也是个以貌取人的俗人,但好歹还算有些职业道德,至少不会把狗眼看人低这几个字写在脸上,她有些诧异、但还算客气的说道:“你找我们秦总?”“对,我找秦若涵。”陈六合嘴角含笑的说道,懒散的笑容委实有些欠揍,顿了顿,陈六合继续道:“美女,如果你不想等下挨骂或者被开除的话,我劝你最好把秦若涵的位置在哪告诉我。”未了,陈六合还无比真诚的加了句:“真的,我不骗你。”如果说陈六合这样的人能跟他们那个高贵冷艳又多金的漂亮老板有瓜葛,她们这些人是肯定不会相信的,所以对陈六合的话,她们也压根没太在意。“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秦总现在有事,不方便见客,不如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有急事找我们秦总,你可以拨打她的私人电话。”前台美女说道,但眼中已经出现了些许不耐与嘲讽。陈六合无奈的摇了摇头:“早打了,但是已经关机,你确定不告诉我她在哪?”“对不起,先生,这个忙我帮不了你。”前台美女满心不屑,就这样的癞蛤蟆也想见秦总?如果真放他上去了,恐怕自己才要被秦总开除吧。陈六合点点头,这时,那几个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保安终于安奈不住走了过来,围着陈六合与黄百万道:“小子,你们不会是想闹事吧?最好把罩子放亮一点,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消费的话就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们动手赶人了。”说话的是这个会所的保安队长,一个看上去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我找秦若涵,她在哪?”陈六合不温不火的问道,脸上笑容依旧。“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滚出去,听到没?还想见我们秦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保安队长及不客气的说道,别说他不相信陈六合与秦总有什么关系,就算真有关系,他也不可能放陈六合进去,秦总现在可是在跟黑龙会的周老大谈正事呢,他现在可得为周老大把好关,只要攀上了周老大这层关系,那他以后还不是横着走?他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干着吃里扒外的事情,说着话,就伸手对陈六合推搡过去,他汉子不小,曾经也当过几年兵,看起来很扎实,很凶悍。可还没等他的手挨到陈六合,一旁的黄百万就急眼了,一个及不雅观的飞腿过去,正中对方的腰部,把对方踹得跄踉。“六哥,你先走,我老黄断后!”黄百万急喝一声,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口裂开渗血,朝着那保安队长就扑了过去,他清楚的很,既然动手了,肯定不能善了,既然不能善了,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我们松了口气,急忙抬着王哥向着王神仙的村子奔去。我们抬着王哥急匆匆的来到王神仙家门口,却发现他家大门紧闭。李队长上前用力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当我们万分着急的时候,从大街上来了个老头,大约六七十岁年纪。李队长认识他,紧走几步上前握住这个老头的手问王神仙去了哪里。这个老头说他也不知道,问我们找他有什么急事。李队长简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个老头看了看王哥,说抬他家去吧。我们随着老头到了他家里。进了堂屋,老头把我们让进东间屋,我看见屋子里立着一个堂口。正中间头上写着:供奉大仙堂。左面写着:出古洞四海扬名。右面写着:在深山修真养性。中间排列着许多符文。都知道立堂口,但是究竟如何立堂口,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立堂口需要买一些红布,黄布还有香,立堂口时要内心虔诚,不可心存杂念。如果自己的本领还浅,可以请一个有经验的第马帮忙,帮着请神仙,如果神仙不来,也不要急躁。在点燃香火,心里默念师傅的名字,一般都会请来。如果师父本领够大,还会领来上百个出马仙。这对于自己的威信是很重要的。请完师傅后,还要恭送师傅回去。要客客气气的。等师傅走后,要及时查看香火的余灰,如果余灰呈白色,说明师傅对这里很满意。从气势上看,这个老头里的堂口还是比较正规的。相对来说也比较灵验。从李队长嘴里知道这个老头姓刘。李队长叫他刘半仙。刘半仙做出马弟子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刘半仙点燃了三炷香,虔诚的双手合十对着堂口敬拜。过了会,刘半仙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看样子是出马仙上身了,我想他的师傅有可能是蟒常仙或者鬼仙悲王之类,因为胡黄仙上身都会流眼泪。刘半仙咧了咧嘴痛苦的说到:“堂下何人,来此有何事。”从声音上可以分辨出来的出马仙是个女仙。李队长急忙回复:“下面有个人被怪物吓坏了,请求神仙帮忙把他治好。”刘半仙距离王哥有两米多远,手臂忽然伸长触到了他的脸上,并且在王哥的脸上摸了会,说:“是不是被一个僵尸吓的。”看来这个神仙还真行。李队长急忙点头说是的。刘半仙说这事有些难办,那个僵尸是个千年妖怪,身上有僵尸毒,厉害无比,只要接触到人,轻侧昏迷不醒,重侧全身腐烂而死,无可救药。最可怕的是他吃人肉喝人血,生性残忍。飘忽不定,很难确定他的住处。”他这么一说,把我吓坏了。我为了去救王哥,曾拿枣子打在那个僵尸的后背上,和那个紫僵接触过。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右手。没有发现什么奇异变化。据《毒物大全》)记载:僵尸毒一般是指千年僵尸身上的毒素,有的百年僵尸也有,只是毒性不够强烈。僵尸毒必须要处于常年密闭且干燥的空间内才会养成。而《寻冥录》上有如下叙述:上代冥仙,莺泣(第四任冥仙,冥号莺泣,阴名雀曼。泣字辈。),在游历阳间时,见过一具千年僵尸,她见僵尸虽还是假寐状态,但却已放出僵尸毒,凡沾染僵尸毒之物,皆早衰至死。至于僵尸吃人的事件,自古就有。据《山海经》: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由上可知,魃是僵尸的始祖。僵尸的传说应该是五代南唐时期,据说那个时候有两个人一起去京城赶考。一个是穷书生,另一个是陪伴的,不过他会木匠手艺。他们没有钱住店,便在外面找了一个破庙住下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破庙里有僵尸。所谓的僵尸乃是冤死的人灵魂没有出窍,伏在死者体内所成。两个人睡到半夜,有异常动静响起,这个时候书生还没有睡觉。他起身见是一个僵尸,急忙喊起木匠向庙外跑。僵尸在他们后边追。木匠有些经验,他用随身带的墨斗在庙里棺材上横竖弹了几下,将棺材封上了。书生被僵尸追急了,见到有棵大树,便匆忙爬到树上去了。僵尸不会爬树,在下面干着急,只好返回庙中。但回去后见棺材被封住了,于是又转回来找书生。书生抱住大树不下来,僵尸生气了,把长长地坚硬手指插入树中,由于插得太深,拔不出来。这时天亮了,僵尸无法逃跑。村子人都来看,从此以后僵尸开始流传。清朝时僵尸大量出现,到了民国才逐渐减少。据说在年的江西,有个小县城叫做净水县,也曾发生过僵尸吃人事件。为了消灭这些僵尸,还动用了军队,全县封锁所有的道路,禁止进出。士兵每人都拿着一把式冲锋枪,头上戴着防毒面具。人们能听到县城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枪声。有人如此描述当时被僵尸伤害的惨状:当医护人员把盖在笼子上棉布掀开的时候,我看见笼子里有个人形怪物,全身都已经腐烂,还带着血迹,有半边脸好像已经掉下来了,露出来白森森的骨头。刘半仙说你们看看他的样子。我低头看见王哥身体已经有些溃烂,身上起了脓包,还向外流脓。我们都苦苦哀求刘半仙,让他救救王哥。刘半仙说他能暂时封住王哥的僵尸毒不扩散,不传染给别人。但是只有三天时间。如果要救他,需要胆量。李队长问需要我们做什么事。刘半仙说到深山树林里找到紫僵的老巢,从他那里取原毒尸骨肉,碾碎,混入活五毒(指蝎、蛇、蜈蚣、壁虎、蟾蜍),制成颗药丸,每日六颗,服用六日。即可治愈。刘半仙刚说完,三炷香的时间就到了。这行有规矩,求神仙办事必须在三炷香的时间里完成。我们谢过刘半仙,抬着王哥回到住处。我们抬着王哥,感觉死沉沉的。与其说是一个活人,还不如说是一具尸体更准确些。他的身上已经腐烂,他的脸上肿起了一个个大脓包,有些脓包破了,从里面流出来淡黄色的血水。我们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挪到住处。我们刚进入院子,就看见和崔大队长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子正站在屋门口看着我们。她看上去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年轻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马尾辫上别着一个精致的木叉。我们回来时是下午,太阳快要落山了,橘红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原本就穿着红色衣服的她显得格外妩媚。我原本沉重的心情,看着屋门口这个靓丽的女子轻松了许多。她不等我们说话,开口说道:“是不是没救了。”我心里一惊,她又没有去,为何知道王哥没救了。她见我们没有说话,便回屋子里去了。《红楼夙愿》《八位天神》《岳两女共夫》《二次元是现实》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网络龙虎AG》。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73253_746001.html
网络龙虎AG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