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优彩票注册地址 目录共3167章

首页

大优彩票注册地址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302章 醒来后

大优彩票注册地址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到家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桑塔纳轿车,我们的车刚停下,轿车的灯朝着我们闪了两下大灯。我俩下车之后,过去伸着脖子一看,竟然是尸影。她下了车,看着我俩说:“你们的书店挺不错的,我可以进去借本书吗?”现在天气挺热的了,尸影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戴着遮阳帽,扎着一条红色腰带,显得特别有气质。这美利坚的女同志就是和国内的不一样,洋气!我说:“我们开书店,自然希望有顾客关顾。”进来之后,尸影在屋子里走了两圈,选了两本书拿着过来,交了押金之后,她坐在了椅子里,拿着书看了起来,一直看到了天黑之后,她才扭了扭脖子,说:“虎子,老陈,你俩都饿了吧。我请你们吃饭吧。”虎子说:“吃饭就免了吧,你来干嘛来了,有话直说。”尸影把书放下,随后站起来一笑说:“我是来请你们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的,我在郊区托人买了个院子。三天后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去捧场啊。我在国内没有什么朋友,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了。这是地址。”说着,拿笔写了个纸条,递给了我们。虎子接过去之后,一笑说:“既然你当我们是朋友,我们一定去给你捧场。”“那就说定了,老陈,到时候你也一定要过去。到时候会有很多朋友过去,我介绍一些朋友给你们认识。”我点点头说:“好,我一定过去。”尸影出去,开上那辆桑塔纳走了。虎子说:“这辆上海桑塔纳二十多万啊,这婆子是真有钱啊。”我说:“她真当我们是朋友了?”虎子看着我笑笑说:“还不是为了知道那牌子的秘密。看着吧,指不定搞什么幺蛾子呢。”这天晚上,我拿着那本《古文翻译词典》对照着我祖父留下来的那本《入地眼》看了起来,我一句一句的查,做注解,总算是让我看懂了这本书。我这才发现,这是一本关于阴宅大墓的风水书。越看越上瘾,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天亮。到了天亮的时候,我已经把整本书扫了一遍。扫完了之后,我闭上眼想睡觉。但是脑子里全是这本书的内容,我根本就睡不着。于是我又坐了起来,又拿着这本书看。这次我是逐字逐句仔仔细细看了下去,虎子叫我去吃早餐我说不饿,没有去。还是虎子给我带回来的豆腐脑和油条。我倒在床上一直抱着这本书看到了晚上,这一整天,我又把这本书捋了一遍。这本书仔细看下去,了解的更多了。这本书是一位得道高人写的,这位得道高人叫辜托,不过据他说,这本书也不是他的原创,他只是把以前的一本手册给整理了一下,然后加上了自己的理解。这本《入地眼》,主要就是说的以风水为根据,对阴宅的选址和探查。这书也算是图文并茂,文字说不清的就用图来表达。图表达不出来的,就用文字注解。我是真的看上瘾了。虎子看书也很容易上瘾。他迷上了金庸写的《鹿鼎记》。这书看开了就停不下来,干脆他把铺子关了,倒在床上和我一起看书。第二天虎子拉回来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电视机是木头壳子的,中间是屏幕,两边是两个大喇叭。右边调台,全频道。电视机上面支着两个天线,用的时候拔出来,不用的时候能缩回去,就像是老师的教鞭一样。电视机是昆仑牌的,据说也就是壳子是我们的木匠造的,机芯全是日本进口的。虎子把电视摆在了屋子里之后,打开调台,找到了中央台之后,他拍着电视说:“四百六十大洋,老陈,这可是好东西。很多人没有票的都在外面等着呢,我刚拉出来,就给我加一百块钱要转走。买到就是赚到了。”正看得来劲呢,突然就停电了。气得虎子直骂,喊着要去找供电局,问问他们是不是缺钱盖发电厂。他说:“老陈,整天停电,这还怎么赶英超美?还是看小说靠谱,它不用电啊!不用电就不会受人摆布,等我有钱了,我自己买个发电机,到时候发的电用不了,我就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是有电,虎子就会来看电视,没有电的时候就去看小说。实在是无聊了,还会骑着挎斗子在大街上兜两圈。他生活的有滋有味的。而我就是一直在看那本书,看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这本书总算是被我看透了,再也看不出什么新东西来。我现在只要是一闭眼,满脑袋都是书里的那些关于阴宅大墓的东西。这时候,我是真的知道累了,倒在床上的瞬间,脑袋几乎就麻木了,我闭上眼的瞬间就睡着了。接下来我是醒了睡,睡了醒,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上,到了早上的时候,我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虎子在旁边说:“老陈,走吧,去参加生日宴会。”我拿起来桌子上的电子表,我说:“这才几点啊!”“不得去洗个澡啊,然后弄一身像样的行头过去。咱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是也不能给乡下人丢脸吧。”虎子说着就把我被窝掀开了,说:“我拿了毛巾香皂和香波,在外面等你。”我还没出去呢,外面的挎斗子就启动了起来。我出去坐上挎斗子,虎子带着我先去了国营浴池,在里面泡了个澡。用洗发香波洗出来的头发又顺又滑,用手摸着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时候我深刻意识到,有钱真好。洗完澡之后我们又去了供销大厦,我们弄了一件衬衣,一条西裤,一双大皮鞋。穿上之后,总有一种狗带嚼子的感觉,不像那回事。我俩试来试去,营业员很不开心。营业员是个女的,一边吃瓜子,一边用眼睛斜我们。不耐烦了,说:“买得起再试,买不起就别试。咱们这可是国营单位,不是你们家的试衣间。”虎子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试怎么买。”“诶呦喂,你倒是买啊。”虎子还要说啥,我说:“行了,买了吧。”我们花钱买了东西,营业员一脸的不高兴。给我们包衣服都是摔摔打打的,包好了直接扔到了我们的身上。全国供销社的售货员都这德行,我们也都习惯了。出来之后,虎子开着大挎斗子直奔南苑那边就过去了,虎子说尸影给的地址就在机场附近。虎子说南苑机场是军用机场,这假洋鬼子住在那边,不会想搞什么破坏吧。虎子一边走,一边怀疑尸影是打入我国内部的间谍,还想着要不要去公丨安丨局报案。我说你少来吧,人家就是一个文物贩子,什么间谍,你想多了。我俩看到了一片小树林,进去小树林把新衣服换上,旧衣服包上,塞进了大挎斗子的行李箱。之后我俩互相审视一番,觉得没啥问题了,开上车直奔南苑机场。到了附近几番打听,总算是找到了尸影的家。尸影在这里买了一套院子,我们来的时候,门口停了很多车,有桑塔纳,有天津大发,更多的是天津夏利。虎子一直就想弄辆夏利开,只不过全车下来要十二万左右,实在是买不起,这才退而求其次,弄了辆大挎斗子。。常言道狗急了还要跳墙,赵慎三就决定跑路了!他想就算是郑焰红咽不下被他**的侮辱,他走了,她看不见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那样的话,也许这女人就会打消报复他的念头,放过他一条生路吧?妈的,姓郑的这个臭婆娘真**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那么**,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眼光看老子,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赵慎三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他下了公交车,明知道回机关了被蒋海波看见还是一场训斥,既然打算不干了,又何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还不如溜回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呢!老婆刘玉红是中学教师,中午可以在班上吃饭是不回来的,他就一个人胡乱煮了些面条吃了,倒在床上一直心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午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下班时分了!他看了看表先是吓了一跳,马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借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话解释,可随机就觉得很是扯淡,还不如现在就去找同学去。于是他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谁知同学郭晓鹏正好在一家酒店吃饭,就约他一起过去。他又给老婆刘玉红打了个电话,就打车去了郭晓鹏约的酒店,走进同学说好的房间,看到同学,也就是云河集团的少老板郭晓鹏正跟几个人一起喝酒。看到他进来郭晓鹏就热情的介绍到:“伙计们,我这位同学可是大才子啊!人家现在是市教委的笔杆子,哥几个以后有需要鼓吹的事情尽管找他,保管把你们夸得花团锦簇,黑白不分!哈哈哈!”原来在座的都是云都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代们,看到赵慎三倒也抬举,一个个给他端酒,他心里正在愁苦,也就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工夫就喝了个五六分了。郭晓鹏看出了他的不对头,在别人喝酒中间把他拉到一边问他怎么了,赵慎三哪里敢说是他把大老板**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就唉声叹气的说在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如早点下海算了。郭晓鹏是一个爽快人,一连声说他早就应该下海了,在那个鸟机关呆着有毛的出息?还拍着胸脯说赵慎三到了云河,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赵慎三得到了承诺,心里稍微松动了一点,但还是觉得自己忍气吞声的在教委呆了三年,是指望有一天苦尽甘来出人头地,也让平庸了一辈子的父母跟着骄傲一下子,现在却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酸,眼泪也不争气的要落下来了,就站起来借口去洗手间,不想让老同学看到他红了眼圈。从房间走出来之后,赵慎三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默默地抽烟,心里充满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愤跟决然,愤愤然的咒骂着教委的那帮王八蛋们,对于大老板郑焰红,更是千操万操的恼恨不休。谁知正当他平息了悲愤,狠狠地摔掉了烟头说了声:“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帮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里,看老子操不死你!”刚一回头准备回郭晓鹏的房间去,却看到对面过来一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的正是郑焰红!看到她的身影,赵慎三刚刚心里准备**大老板的歹毒心肠登时没有了,脖子一缩就想躲起来,谁知郑主任却看到他了,就招手叫道:“小赵,你过来!”赵慎三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吃了他不成?逼到了死地的赵慎三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大刺刺说道:“郑主任您叫我?”“你能不能喝点酒?”郑主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赵慎三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郑焰红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赵慎三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赵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赵慎三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郑主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是教委请客,作为主人的郑焰红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郝市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赵,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赵慎三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早就看明白那个白面书生般的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郝建伟,那个低矮的黑红脸是云都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高明亮市长的秘书吴克俭!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赵慎三替酒。郑焰红回头叫赵慎三,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赵慎三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赵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郑焰红最是第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赵慎三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云都市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赵慎三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郑主任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市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哈哈哈,郑主任,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市长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郑焰红倒上了酒。“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赵,来,你替我喝了吧。”郑焰红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郑主任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  季幼青沉默了一下。她知道龙老师,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老师,更是高二年级组语文组的组长,教学能力很强,脾气也很好,极少对学生大吼大叫。“只是朗读课文?”季幼青也觉得这有些奇怪。“对啊!只是朗读课文而已,而且那首词里又没有什么生僻字。”举出这个例子的女生连连点头。另一个女生也帮腔,“当时她一直不说话,还低着头好像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龙老师还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后来呢?”季幼青问。女生道:“后来她只是摇头沉默,龙老师就让她坐下了,换了一个同学来朗读。”‘为什么文秀岫的反应这么大?’季幼青在心中想。想了想,她又问,“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上个月吧,我记不太清了。你还记得吗?”女生问向同伴。另一个女生也思考了一下,说出一个模糊的日期,“我记得没多久就放国庆假了。”“文秀岫对每个男老师的态度都这样吗?”季幼青问。两个女生毫不犹豫的点头。季幼青觉得,这或许是一个调查的方向。将这个疑点在心中记下后,她对两个女同学道:“那你们还有没有印象,文秀岫出事的前两天内,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两个女生一脸茫然的摇头。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季幼青又引导道:“可以帮我回忆一下,那两天发生的事吗?大事小事都可以。”这不是什么难完成的任务。季幼青的平易近人,让两个女生也乐意配合她。于是,两人就相互回忆着,给季幼青还原了文秀岫出事前,在班上发生的每一件事。等她们回忆完了,季幼青也没有再找出什么疑点。普通,太普通了。基本上就是普普通通的上学日常,季幼青看不出是什么点刺激到了文秀岫。“谢谢你们,不过如果你们又想起了什么事,可以来办公室找我。”季幼青还是很感谢这两个女生的。两个女生忙不好意思的说,‘不用谢’。也答应季幼青,会再问问其他同学,一旦想起什么事,就去告诉她。“如果我还想更了解文秀岫以前的事,我该问谁?”季幼青突然道。两个女生想了想,其中一个突然指向操场里的一个女学生。“问她,周岚。她好像和文秀岫是一个初中的,据说还是一个班。”另一个女生又道:“不过,同学一年多,我也没看到周岚和文秀岫走得多近,根本看不出来她们曾经是初中同学。”季幼青若有所思。正好,体育老师上完了教程内容,让大家解散休息。季幼青对其中一个女生道:“可以帮我叫一下周岚吗?”女生点了点头,双手在嘴前合拢,大声喊道:“周岚,过来——!”操场上的那个女生,听到有人喊她,怔了一下,然后就快步朝这边跑过来了。等她靠近,季幼青很自然的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她。“谢谢季老师。”周岚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纸巾。“谢谢季老师。”周岚受宠若惊的接过纸巾。季幼青微笑摇头,“不用客气。”椅子坐不下四个人,季幼青主动站起来,对周岚道:“我想和你聊聊文秀岫,可以吗?”周岚一愣,然后木然的点了点头。季幼青不确保她接下来的话,是否有些内容是不宜让太多人知晓的,所以主动邀请她去学校的小卖部买水。然后,季幼青又对两个请假的女生道:“你们两个今天情况特殊,不宜喝冰水。只能等下次,我再请你们了。”两个女生怎么好意思让季幼青请客?忙说不用不用。季幼青和她们再见之后,才带着周岚离开。等两人走远了,两个女生才开始小声交谈起来。“季老师真温柔。”“是啊,和她聊天很舒服,她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呢。”“对啊对啊,我也想说。不过,之前丨警丨察不是来班上问过文秀岫的事了吗?怎么季老师也在问?”“不知道。如果能帮到季老师的话,咱们就帮帮呗。”“好!”学校的小卖部外面有供人坐的桌椅。买了水后,季幼青就和周岚在门口坐下了。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没什么人,坐在这里吹着风,喝着冰水,还是很不错的。“周岚,我听说你和文秀岫是初中同学?”来的路上,季幼青已经让周岚放松下来,没那么紧张。此刻聊天,就直接进入了正题。周岚点头,“嗯,我们同班。”“那她在初中的时候,也很沉默寡言吗?”季幼青又问。周岚缓缓摇了摇头,眉头也皱了起来。“她以前虽然算不上活泼,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人也挺好,在班上挺乐于助人的,学习也不差。”季幼青听得若有所思。周岚口中的文秀岫和其他人口中的文秀岫,包括她见到的那个文秀岫,都不像是同一个人。这么大的改变,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吗?”季幼青问道。周岚很肯定的道:“初三毕业。反正毕业后,大家两个月没见,等开学了,我发现自己和她高中还是同一个班,当时还挺高兴的,想到起码有个熟人。可是,却没想到她整个人都变了,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一样,在班里也变得很沉默,几乎不与人来往,久而久之,都有点阴森森的感觉,大家也都不喜欢跟她玩了。我也认识了新同学,交了新朋友,也就没怎么再注意她。”‘初三毕业……那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才让文秀岫性格大变。’季幼青在心中判断。“其实我最开始在三班看到文秀岫的时候,我还蛮诧异的。”周岚突然道。季幼青问,“为什么?”周岚道:“因为以她的成绩,我以为她应该能进一班的,再不济也是二班,没想到会掉到三班。”季幼青蹙眉深思。北阳一中高中部的入学分班,是按照过了分数线的名单,轮流抽名次,第一轮抽十五人,第二轮抽十人,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各抽七人。这样的方法,既可以保证成绩优异的学生可以每个班都有一点,但是又能保证入学成绩拔尖的人能尽可能的集中在一个班里,形成所谓的精英班。当然,这种分班不是固定的,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都会根据学生的期末考试成绩再进行调整。但是,按照周岚这个说法,文秀岫在初中的时候,成绩应该非常优异。“这么说来,她中考的时候,发挥失常了?”季幼青道。周岚点了点头,“嗯。我后来遇见过初中班主任,她也很惋惜的说文秀岫的中考成绩有些可惜。”季幼青和周岚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在确定她提供不了其他线索后,才和她告别。在班上搜集信息完毕,季幼青直接回了教室办公楼。不过,她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高二年级组的大办公室。正好,三班的语文老师,龙老师没课。。“明白了,零零三。”胡耀祖压根没认真听,也跟着大家齐声说。“以后,路能走多远,就靠你们自己了,”零零三接着说,“现在由零零幺开始分配房间,每个床位都有编号。”说完他退到旁边。零零幺站了出来,“零零九。”“到。”“床号。”“长……长官,我能……能拿我的行李了吗?”胡耀祖大胆地问,结巴的他半天才把话说完,大家开始哄笑。“零零三刚才说了,你们的东西已经成为过去,全部都扔了,现在是新的开始,你们回到自己床位上,换上新衣服,把原来的东西都放在门口的箩筐里,听明白没有?”“明白了,长官。”胡耀祖大声回答。“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长官,只有代码,以后你叫我零零幺。”“是,零零幺。”胡耀祖找到自己的床,换下衣服,把旧衣服放在门口的箩筐里。这衣服比他身上穿的好看多了,质量也非常好,他的衣服是母亲亲手做的,布料很粗糙,虽然舍不得,还是必须得扔。幸运的是,那一块大洋他一直放在身上,穿在袜子里面,不然,现在肯定还要倒贴一块大洋,太不划算了。胡耀祖躺在床上,这房间和之前住的房间布局是一样的,只是床位不同,人也都换了。大家都不准说话,都躺在床上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可能大家都和胡耀祖一样后悔来到这里,但是谁想什么,大家都不得而知。院子里传来集合的声音,胡耀祖不敢怠慢,跑到院子里站好。“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们要记住桌号,不要乱坐,听明白没有?”零零幺说。“明白了。”胡耀祖被分到八号桌,每人都拿到一个大碗,打好饭,再去打菜。居然有肉,大块的红烧肉!这让胡耀祖极为惊喜,他都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都想不起来肉的滋味了。“能……能多舀点吗?”胡耀祖试着问打菜的人。“不够吃再来舀,这里管饱。”打菜的人和他们一样脸上也有油彩,人还算和气,给胡耀祖加了一勺肉。“谢谢。”“零零九不要说话。”零零幺吼起来,胡耀祖暗暗吃惊,院子里这么多人,零零幺居然能清楚地记住他的代码。他不敢说话,马上端着饭坐到八号桌,埋头吃饭。他和同桌的几个人一样,都吃得飞快,每个人都很饿。胡耀祖快速吃完一碗饭,他担心没有饭菜了,赶紧去添,等他走到打饭处的时候,看到又抬了满满一盆肉来。看来,真的管饱,第二碗,胡耀祖放慢速度,他连吃三大碗,总算饱了。他早都忘记了上一次吃饱饭是什么时候,平日在家,都是人穷无转路,稀饭涨大肚,多半时间都是靠野菜和一点粮食加很多水煮一大锅充饥,能把干饭吃饱,真没印象了。晚上,没有安排活动,又不能到处走动,只能傻呆呆地躺在床上,到了半夜,胡耀祖醒来想要逃跑。他坐了起来,看到旁边床的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其他床也都空着,他心里嘀咕着,这些人是吃多了拉肚子,还是都想跑呢?不能说话,所以不敢问。胡耀祖走出房间,他听到几声枪响,吓得急忙走进茅房,有一群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都在左看右看,可能都是和胡耀祖一样被刚才的枪声吓到茅房来的。坑都占满了,已经没有坑给胡耀祖,他只好站着,看着外面。砰……砰……又有枪声,占着茅坑的人都提着裤子跑回房间。胡耀祖并没拉屎,也跟着提裤子往房间跑,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回到床上,只有他旁边的床位一夜都空着,没人回来。胡耀祖睡意全无,看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知道,看来逃走是没有希望了,可能这是自己的命吧,这话,他重复着在心里说了一晚上。“集合。”天刚刚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外面响起了声音。胡耀祖听到这两个字就慌忙起床往外跑,零零幺昨天已经说过了,集合只有五分钟时间,当然,也有动作慢迟到的,被当场打了板子,是真打,下手相当狠,被打完的人站都站不起来。“立正。”大家都挺直腰杆,零零幺说过,不要求大家动作多么标准,但是必须精神,而且队伍也没有按高矮顺序排列,站得很随意。“现在我们就在院子里跑步,我不喊停,任何人都不能停下来,明白没有?”“明白。”胡耀祖以为昨天有人逃跑,没回来,大家都会被训斥,可是,零零幺一个字也没提,就让大家跑步。跑步,对于胡耀祖来说是小菜一碟,这活儿不累,大家都慢慢跑着,他也慢慢跟着,挨了板子的人也在跑,因为屁股痛,速度比走路还慢,动作特别怪异和难看。零零幺也跟在队伍后面跑,速度也慢,跑了一小时左右,才喊停。即使速度再慢,也跑了一个小时,叫停的时候,大家都坐到地上起不来了,被打的那个人,没办法坐,只能趴下休息,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嘶声,大家都同情地偷看他。“半小时休息结束,开始吃早餐。”零零幺重新念吃饭的桌号。胡耀祖吃早餐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积极了,因为他不担心吃慢了就没了,这里反正管饱,大脑里想的是如何逃出去。吃完,在院子里休息半小时,又跑步,跑一个多小时,休息一会又跑,一天都是跑步,一直跑到天黑。吃完晚饭,休息一个小时又跑步,两个小时后,才由零零幺念编号去洗澡,洗澡间里,大家的腿肚子都已经在发抖。洗完澡根据零零幺念的编号去房间,胡耀祖拿到的新衣服上编码是零零幺,他只好拿回去重新把编号换成零零九。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跑步也累人,倒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半夜又听到枪声,胡耀祖心里骂着,居然还有傻蛋想逃跑,看来,想跑的人很多。每天的生活都一样,没有波澜,起床、吃饭、跑步、睡觉,不断重复。到了夜里,每个人都累得和死人差不多,个个像僵尸一样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夜里偶尔还是会传来枪声。一个星期后,胡耀祖和平日一样跑步,跑完,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后,零零幺没像往日那样喊他们继续跑,而是发给每人一个黑色头套。“现在,每个人,都把头套戴好,大家排队走出去。”“是,零零幺。”胡耀祖戴上黑色头套,往前看去,除了有一点光影,什么也看不到,低头可以从缝隙处勉强看到自己的脚尖。大家按照命令,每个人手搭着前面一个人的肩膀,跟着往外走,然后上了车。胡耀祖没怎么坐过车,就是以前跟着大哥进县城的时候乘过一两回,很是颠簸。却不记得在哪里听说过军车很平稳,这车一路不怎么摇晃,所以,他猜想,应该是军车吧。没过太久,车上传来命令,“下车。”听得出是零零幺的声音,同时听到了呜呜鸣笛的声音,其中一个人低声说,“火车!”,红山市北郊,建筑工地。工地大楼已经起了六七层高,上上下下建筑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突听得小工头程河一声吆喝:“孟浩你搞快点,今天这堆砖不搬完,就不能提前下班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男子答应一声,更加用劲推着推车来回奔忙。谁知他跑得快了刹不住势子,差点儿撞到正从前方走过的一个砌匠师傅身上。那砌匠随口骂道:“你他妈眼瞎了?一个瘸子腿不在家待着养病,居然跑出来打小工,真不知程河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把你留下来!”孟浩在老家的时候,曾经被人打断过左腿,康复之后稍微落下一点残疾。这点残疾其实不耽误干活,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太容易看出来,但还是会有很多眼高手低的人喊他“瘸子腿”。那砌匠姓赵,是整个建筑工地最厌恶孟浩的人之一,他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抬起一脚将推车踹翻。孟浩气得眼眶泛红,可他身为小工,真要跟砌匠师傅闹僵了,这个活儿也别想干了。最终他只能忍气吞声,等赵砌匠骂骂咧咧走开了,他才蹲下身来扶正推车继续忙活。他今年二十四岁,个头儿不太高,只有一米七三。长相不丑,但也说不上帅气,就是那种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大众脸。两个月前他来工地找活儿干的时候,清瘦的身板加一身洁净的衣衫,实在不像是能干小工的样子,是他再三恳求,程河才留他试用几天。没想到他干起活来很能吃苦,比其他小工要踏实许多。更加上他对工钱并不十分计较,程河这才将他留了下来,并且允许他晚上早点走,早上晚点来。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孟浩匆匆忙忙将最后几块砖装上推车,却发现砖下边竟有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箱。打开箱子看,里边用黑布包裹着一本旧书。随手一翻,书里全是空白,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是谁的箱子,有没有人要的?”孟浩喊了一声。程河立刻走了过来,看看箱子里边不过是一本旧书,而且书上还没字,便摇头说道:“谁会要这旧东西呀,八成是人扔掉的垃圾吧!”说着便转身走开。孟浩也没在意,就把小铁箱放在了一边。快手快脚将最后一车砖送到升降机上,孟浩跟程河打声招呼,便匆匆忙忙在工地换身干净衣服,又洗了一把手脸。突然想起那只小铁箱,忙又拎起那箱子,骑上他的一辆摩托车往家赶。别看他不过是在建筑工地打小工,他住的地方却是高档社区内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别墅。那是他跟本地富户向家的女儿向思思结婚的时候,向老爷子送的礼物。不过在孟浩的坚持下,这栋别墅的产权全部落在了向思思名下。方一走近别墅,孟浩便暗道不好。因为他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但却不是他老婆向思思的车,而是向家其他人的车。果然一推开房门,他就看见岳父向玉柏跟岳母陈幼莲、以及去年才结婚的向思思大姐向念念跟她男人葛运强。“爸,妈,姐姐姐夫都来了!”孟浩赶忙打招呼。“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开口就骂,一张脸拉得比驴还长,“你大白天跑出去干什么,不会是去找女人了吧?”你看这话说的,大白天他不跑出去,难道晚上才出去?不过孟浩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我是在家闲得慌,出去看能不能找个事情做!”他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是背着向思思的,自然向家其他人也不知晓。他会求程河允许他晚到早退,正是为此。“找个事情做?你何必呢!”向念念冷笑,“思思不是一个月给你一万零花钱嘛,难道还不够你花?再说你能找个什么事情做啊,做业务?做人事?还是再去找个财务,然后挪用巨款买股票?”这番话直戳孟浩心窝。两年前孟浩刚来红山投靠爷爷的老战友向老爷子的时候,向老爷子说他眉心发亮以后会有大出息,当时曾半开玩笑问两个孙女有没有谁愿意嫁给孟浩。向念念一口拒绝。向思思在考虑一夜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主动要求跟孟浩结婚。向老爷子乐见其成,向玉柏夫妇却只骂向思思疯了。但是在向思思的坚持下,又有向老爷子主持大局,最终向思思还是嫁给了孟浩。并且从向家大屋搬出来,住进了向老爷子送的这栋小别墅。而在结婚之后不久,向思思便让孟浩去了她名下的一间公司上班。孟浩其实很努力,可他只不过是专科毕业,在大公司做管理实在是力不从心。做业务,整整半年没有发展到一家新客户,反而老客户一个一个被其他公司挖走。做人事,人事部乱成一团。因为所有人都不听他的,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一个靠女人的窝囊废,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向思思不得已又把他转到财务部,就算他不懂财务,只要他肯学就好。孟浩确实肯学,而且渐渐能够独立做账。可就在那个时候,公司有一笔款子不知去向,经调查发现,是孟浩挪用出去买了股票。孟浩完全懵了,他根本没有挪用过公款,更没有买过任何股票。可那些股票确确实实在他名下,只不过已经暴跌成了一堆废纸。孟浩跳进黄河洗不清,而且根本也没有人听他辩解。包括向思思都对孟浩失望透顶,直接让他离开公司,每月给他一万零花钱,让他待在家里吃软饭就好。孟浩不是一个没骨气的人,可他舍不得离开向思思,纵然跟向思思只不过是挂名夫妻,他也想尽量维持这段关系。何况他妹妹孟馨正在上大学,如果他离开向家,孟馨在学校里的生活,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不差钱了。所以孟浩只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向家,白天闲着没事,他就去建筑工地当小工。可向家人认定他是闲在家里吃软饭,三天两头找来小别墅,让孟浩炒菜做饭地伺候他们。今天时间已经不早,向家人居然饿着肚子一直等着。孟浩只能在向家一家人冷嘲热讽之中,快手快脚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正好向思思也从公司加班回来了,向家一家人坐下吃饭。孟浩明知坐在饭桌边只会被向家人侮辱,索性躲在厨房吃。就听见外边陈幼莲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非要嫁给这样一个瘸子腿窝囊废!你要是听妈的话,跟聂家三公子聂枫结了婚,哪用得着你天天加班到这个时候?要我说早点跟这瘸子腿离了婚,聂枫还等着你呢!”聂枫是红山市名门望族聂家的三公子,生得仪表出众胆识非凡,在整个红山市都很有名气。但向思思却对聂枫很不感冒,任凭聂枫将向玉柏陈幼莲哄得只认他好,向思思却连跟聂枫单独约会都不肯。“我的事不用你们管了行不行?孟浩是窝囊,你们少来见他几面不就行了嘛!”向思思被说得烦了,索性撂下饭碗上楼去了。《空间诅咒》《这个掌门来自万年后》《岳两女共夫》《电竞纪元》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优彩票注册地址》。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44099_371138.html
大优彩票注册地址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