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西洋游戏平台 目录共3233章

首页

大西洋游戏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7173章 醒来后

大西洋游戏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这女的一笑,先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她说:“我叫尸影。我是在美/国出生的,但是我祖籍在河南尸乡。你们的东西不错,我想要。”虎子把东西拿出来,尸影接过去,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皮包来,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放大镜,在牌子上反复观察,看了又看,说:“开个价吧。”虎子直接就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一万。”我心说你真敢要价啊,张嘴就一万,瞬间就变万元户。尸影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成交。”我心说就这么痛快?这美利坚的同志就是有钱啊!想不到虎子这时候一笑说:“你听我说完,我说的是美金。”我一听就懵了,我可是听说过,一美金就是十块钱人民币啊,这虎子一张嘴就是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这都够买一辆夏利了。尸影这时候皱皱眉,随后把牌子放下了,她说:“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要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同意的话我们就成交,不同意,你们就去问问别人吧。”虎子这时候皱皱眉,他说:“你留个电话吧,我们回去商量商量。”尸影点点头,她在名片上写了个饭店的电话,她说:“我在这里就住三天,三天后我去上海。你们最好快点商量。”说心里话,我现在心都快飞出来了。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我一下就是十个万元户了啊!我巴不得现在就成交。但是虎子看起来并不着急,他拉着我出来一直拽着我上了三轮车。我上了三轮车,抱怨说:“虎子,一万美刀,你还绷什么劲啊,小心绷断了。”虎子笑着说:“老陈同志,你别急,我也看出来了,咱们这东西,值钱。这到底是什么呀,你不好奇吗?我们先找个明白人去问问再说。”虎子我俩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俩先找了个面馆,吃了两碗炸酱面。吃完之后,虎子骑上三轮车拉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胡同口没有骑进去,而是直接过去了。他带着我去了潘家园儿旁边的一个老胡同里,进去之后,把车停在了一栋大门楼子外面,没有下车,而是骑在车上朝着院子里喊:“李闯,你大爷的,在家了吗?家里有喘气的吗?”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姑娘开的门。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甭废话,李闯在家吗?”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儿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虎子说:“是啊,要出手。”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点睡觉,别熬夜。第二天中午,我们过去督促房东搬家,房东正一车一车往外拉呢,我和虎子帮了半天的忙,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搬完了。随即钥匙就交给了我俩,这房子就是我俩的了。房东还给我们留了家具,缺点别的,我和胖子去了旧货市场,拉了几三轮车回来。天黑之后,我俩还就有了家了。虎子和我去找了李闯,还是在大门口喊他。李闯出来后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三爷说了,让你们明天带东西过去一趟。这东西他想要,过去谈谈价钱。”我和虎子回到了家里之后,连夜搬家。虎子爹妈帮着我俩搬家。到了我们的新家,帮我们忙到了半夜才走。我看得出来,虎子的爹妈挺照顾虎子的,应该是觉得把他送给了舅舅,有些亏欠吧。。“拜访就不用了,都是挂职,同到码头镇那就是缘分,大家相互走走也是正常的,毕竟都是普水人,还是一个单位的,这种情况那是少之又少,肯定要珍惜,毕竟长期要在一起共事!”说了很的闲话,后来,秦书凯就说出来的目的,就是刘大明提示的关于给胡丽丽解决工作的问题,请刘大明局长继续帮忙,指示一条路子,少走弯路。刘大明考虑了很久说,事业单位进入,按照国家省市有关规定,凡进必考,只要是考试就有很多难控制的东西,所以发改委领导同意,以人才引进内部解决最为合适保险,如何操作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关系,这样吧,你回去打一份请求解决对象工作的请示,作为发改委内部职工,特殊情况,特殊照顾,我会为此事和田主任局长协调解决的。刘大明后来说,这件事虽然困难很大,但是有希望,不要考虑很多,只要操作,没有问题。刘大明知道,任何时候,让秦书凯看到希望,让马跑,在马的前面放根草,看到却不一定吃到,马就会很卖力的去跑。刘大明的行动确实让秦书凯看到了希望,看到刘大明的诚意。秦书凯按照刘大明要求,把请求解决胡丽丽工作的请示交给刘大明。第二天,刘大明就和秦书凯一起回到县发改委,和分管人事的副局长胡长贵谈了这件事。胡长贵看了刘大明递过来的材料,就很谦虚地说,既然是刘主任吩咐的事,尽快落实,下次单位开会的时候,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提出来,本单位的事肯定要特殊情况特殊照顾,有%的希望,出%的努力。刘大明就很霸道地说,对别的单位来说,是一件大事,对本单位来说,是小事,到时候胡主任在主任前面好好提议,我在后面再做点工作,同心协力,这件事解决应该没有问题。刘大明在胡长贵前面说话很有份量,在刘大明的印象中胡长贵就是分管重要的科室,很多地方还要听自己的,不管从影响力还是领导力,都和自己是无法比拟的。胡长贵仍然很谦虚地说,刘主任吩咐的事,一定放在心上。心里却在说,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在我前面耍威风,说级别都是副科级,以前尊重你,不过是看在同僚的面子上,不想把脸面拉开而已,老虎不发威,就当成是病猫,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现在,我分管的事,怎么做,还轮不到你刘大明指挥吧。官场,是靠实力说话的,胡长贵现在分管单位个重要的科室,三分之二的人都是他分管的,说话就有了很大的底气,对被主任指派下去做挂职的刘大明也就轻视了很多,小看了很多。秦书凯的事,因为去年刘大明推荐秦书凯为驻村挂职,胡长贵没有目的在党组会上赞同,结果被田主任没头没脑的批评了一顿。胡长贵就知道,很多事不能看表面。秦书凯和刘大明从胡长贵办公室出来,刘大明就到田主任办公室拜访田主任去了,秦书凯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房间,看到里面很长时间没有人办公,办公桌上已经落了厚厚的灰尘。也很正常,科室的办事员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也就不会打扫了。人走茶凉,人没有走,但是不在这里办公,别人也就不会重视。秦书凯回到乡镇后,对胡丽丽躺在一起,谈了和刘大明到发改委去协调的事。秦书凯说,听到胡长贵的话语,知道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下面将有很多的路要走。胡丽丽就问,刘大明这么热心,是不是要表示一下,这个世道没有白帮忙的,再说,如果不表示,他也没有动力。很多人都知道,请人做事要送礼的规矩,何况是关系到胡丽丽工作的大事。秦书凯就说,送礼很好送,在发改委几年,听很多同事介绍说,刘大明这个人天生有两种爱好,一是品茶,二是品酒。关键是现在工作的事没有任何进展,就给刘大明送礼,他敢不敢收,还有送,送多少。胡丽丽就说,先不能送很多,表达意思的送一点,这样不管事成不成,大家心里都能接受,否则,送多了,他也不知道事情能否有结果,不敢收或者不愿意收,那么就麻烦了。干部家庭成长的胡丽丽,耳濡目染,对送礼的事比秦书凯有经验。秦书凯就说,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刘大明喜欢品茶,就是铁观音茶。刘大明经常给下属介绍审评铁观音的方法,是“干看外形”和“湿评内质(冲水开泡)”这两个程序。观看外形,主要是观察铁观音的外形、色泽、匀净度和闻茶米的香气。凡外形肥状、重实、色泽砂绿,干茶(茶米)香气清纯的,此类茶即观音特征明显均为上品茶;反之为次品茶。湿评品质,就是茶叶经沸水冲泡后鉴别其香气、汤色、滋味和叶底。铁观音茶冲泡方法,讲究茶、水、器、火四者,环环相扣。冲泡按其程序可分为八道,即白鹤沐浴(洗杯),观音入宫(落茶),悬壶高冲(冲茶),春风拂面(刮泡沫),关公巡城(倒茶),韩信点兵(点茶),鉴尝汤色(看茶),品啜甘霖(喝茶)。刘大明喜欢品酒,就是茅台酒。刘大明经常说,茅台具有色清透明、醇香馥郁、入口柔绵、清冽甘爽、回香持久的特点,它独有的香味称为“茅香”,是我国酱香型风格最完美的典型。茶叶只要舍得价钱,肯定买到真货好货。对于茅台,秦书凯听吴龙介绍过,知道现在茅台酒厂产的茅台到地市一级根本就没有正宗的真货,都是茅台酒厂附近的酒厂仿制的,一般人根本辨别不出来,何处能弄到正宗的茅台,就成为一个问题。胡丽丽就说,茅台,她自己想办法。刘大明接受了秦书凯送的礼物,这样就等于告诉秦书凯他会认真去落实的。可是,一个多月下来了,胡长贵也没有给予反馈这件事,刘大明就着急了,要知道如果秦书凯不看到一点实际的东西,是不会证明张富贵和刘晓娟的事的。秦书凯那天到宿舍送来礼品后,从谈话中刘大明知道只要加把火就能完全控制秦书凯,所以秦书凯走后,就安排吴龙做了一件刘大明认为急需要做的事,就是举报张富贵。.刘大明原来认为,胡长贵会把自己安排的事当成很大的事来落实的,很快就会有效果的,那么吴龙举报,市纪委或者组织部来人调查,有秦书凯和吴龙的证明,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进行的。张富贵被举报后,市里如果派人来调查,事实确实,张富贵就会乖乖的从挂职队长的位置上滚下来,按资排辈,也轮到自己了,到时候可以名真言顺的得到市委表彰,那么正科级就向自己招手了。胡丽丽工作的事情一直没有消息,让刘大明有点担心,如果市里忽然一天来人调查张富贵被举报的事,秦书凯不配合自己,结果就很难预料了。于是,再次给胡长贵打电话,为胡丽丽的事解决到了什么地步?胡长贵接到刘大明的电话,就给解释说,这件事正在研究,具体怎么样,那要看田主任的意见,作为副职不敢拍板。。  我来到了县城,打算坐火车去东北。因为那个时候东北是个很诱人的地方,听人说金银遍地都是,很多在家里过不下去的人都拖家带口的去了东北。我不知道县城火车站在哪里,虽然我在这个县城上了近三年的高中。我看见在路旁有个打扫卫生的大伯,便走过去问路。他很和蔼的告诉我如何走。我谢过老伯之后,按照老伯所指点的方向,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人山人海的火车站。战前人群攒动,比肩接踵。我好不容易挤到售票口,买了张去东北哈尔滨的车票。这花去了我大部分钱。我把车票握在手里,生怕丢了,被别人抢了去。这个时候正好是年初春,在这时发生了很多大事,国际上印度前总理夏斯特里逝世,飞往纽约的印度航班在阿尔卑斯山坠毁,死了人。国内邢台发生了.级地震,也死了好多人,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在百忙中前去慰问。火车内的人们都在谈论上面的话题。有些年纪大的人坐在座位内抽着自带的旱烟,整个车厢内缭绕着刺鼻的烟味。我是第一次坐火车,感到有些刺激,有些兴奋。慢慢地忘记了失去亲人带来的痛苦,加入到人们的谈话中。坐在我身旁的是个妇女,她的左脸上有一颗黑色的胎记,大约三十多岁,怀里抱着个孩子。她好像对于我们的谈话无动于衷,她扭头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黄河”,有人忽然喊道。我看见众人都趴在窗户上向外看。我看见有一条河,特别浑浊,河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宽阔。也许是还在初春的缘故。我记得上学时曾学过关于黄河的诗句,好像是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该是那种很气势磅礴的河流。火车很快过了黄河,进入沧州境内。我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人推我。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身穿警服的人站在我的前面,要我出示火车票。我急忙找车票,我记得车票在我的手里攥着的,可是发现没有了。难道是落到了车厢里,或是被小偷偷了。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我没找到我的车票。列车员让我补票,不然就让我下车。我极力争辩,说我确实买过车票。最后列车长来了,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我说明了情况。列车长是个很和善的人,他用他的钱给我重新买了张车票。一路无话,我紧紧握着手里的车票,感到热呼呼的。出了车站检票口,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时不知道干什么好。不过来的时候,听县城一个同学说他的一个表哥在呼兰镇一个林场工作,叫林青。我还就此事专门详细的问过。我凭着记忆,用剩下的钱买了去呼兰镇的汽车票。到达呼兰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首先映入眼脸的是一座高耸的教堂。主体由左右对称的两个钟楼构成,共五层。据说是由法国传教士戴治达主持修建的。这个镇比我上初中时那个城镇要大些。这里的住房看上去要比我家乡的房子矮小些。这里出过一个著名作家萧红,我曾读过她写的一本书《生死场》,里面内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通过对赵三,王婆,金枝的描写,反应了那个时代农民尤其是女性悲惨的命运。我在一个老头的指点下,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艰难的爬过一座小山岭,然后我看见在山脚下,有一个院子,里面有几排房子。我想,这些房子也许就是我要找的林场住处。我来到一个房子面前,这时天色已经黑了。我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便敲了敲门。有人把门打开,这个人大约三十多岁,身材魁梧高大。他看了看我,问我有什么事。我急忙把我的来意说了一遍。这个人转身叫过来一个人,个子矮小身材瘦弱,他看了看我,然后把我让进屋子里。我想这个矮小的人一定是我同学他表哥林青了。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他得却是林青。在林青的帮助下,我被安排在他的小分队里。我说我饿坏了。林青带着我来到一处房屋里,我看见这里是个伙房。在一个大铁锅里,有些吃剩下的饭,我用火热了会,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我就跟着林青他们几个人一起去山上砍伐树木。我所在这个队是第一队。我第一次使用砍刀,感觉特别豪爽。我握着锋利的砍刀把,和林青砍起树来。中午的时候,是在林场内吃的带来的饭。吃饭期间,林青告诉我,不要独自在树林里游逛,万一看见什么,赶紧大声喊叫。在天色快黑的时候,我们回到住处。起初的几天我对于原始森林感到刺激又有些紧张。我肩膀感到很累,顺下力气来之后慢慢的好了些。我想起我在学校念书的情景,我真的好想回去念书,我更想我的父母。想到这里,我的喉咙被什么堵住了,憋得透不过气来。大约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我把林青对我的警告忘记了。有一天傍晚,快停工的时候,我去小解。我在一棵大树旁看见远处有一只兔子,是粉红色的,它正趴在地上吃草。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颜色的兔子。它特别大,比一般的兔子要大一倍。我想东北原始森林里的兔子真大,逮回去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打打牙祭解解馋。我蹑手蹑脚的从兔子后面走过去。当我就要扑上去的时候,这只兔子忽然凭空消失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一只这么大的兔子说不见就不见了。我想说不定附近有兔子洞。我在近处找了个遍,也没有看见兔子洞。当我提着砍刀转身要走的时候,一个人影在我眼前闪了一下,消失不见了。那个人影走动的时候似乎是脚不着地。我有些害怕了,由此想起林青的警告。我慌忙转身向回走,这时我看见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站着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她披散着长发,背对着我。我想这个女子也许是附近村子的,来采山蘑菇的。这么晚了,她为何还不回家。我慢慢地靠近她,当我来到她的身旁时,这个女子蓦然转过身来,我看见她的嘴唇快速的裂成三瓣,脸上的皮肉一块块炸开来,两个眼向外冒血。我登时吓坏了,惊叫了一声,这太可怕了,我头皮发麻,一股凉嗖嗖的寒意遍布全身。我大喊大叫着,撒腿就向林青那里跑。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想着白天在树林里发生的事,一直睡不着觉。那个女子究竟是谁。也许林青知道她,他曾经警告提醒过我注意森林里的那个什么。那个时候我们睡得是通铺,睡在我旁边的是王哥,他大约有五十多岁了,也是从山东逃荒过来的,算作老乡。他见我睡不着觉,便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便附在他的耳边把我白天看见的事说了一遍。王哥看上去有些紧张,他抬头看了看关紧的大门,然后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小声对我说:“那是个女鬼,在这树林里有些时间了,只要不是晚上去山上砍伐树木,她是不会下来害人的。”。我悚然一惊,脱口而出道:“什么,让我去当顾问?”“对,是想聘你做顾问。”宋建国的表情也有些尴尬,咳嗽了几声,又笑着解释道:“其实,你也不必做什么,是抽空去农机厂转转,提一些合理化建议,再给工人们进行培训。”我微微皱眉,有些哭笑不得地道:“宋叔叔,我现在刚工作不久,自己还是一名菜鸟新兵,如果这样做了,以后传出去,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宋建国点了点头,皱眉道:“我其实也有这方面的顾虑,之前和刘厂长也已经说了。不过,他说不怕,既然省里都采纳了你的方案,搞出这样大的动静,农机厂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了。”我连连摆手,笑着道:“不行,绝对不行,宋叔叔,你还是赶紧帮我推掉吧!”宋建国有些无奈,犹豫着道:“小泉,刘厂长再三叮嘱,一定要我做通你的思想工作,这样拒绝,怕是不大好吧?”我微微皱眉,虽然不肯同意,但也不愿让宋叔叔为难,想出一个折的办法,轻声道:“那这样,我不要什么顾问的名头,也不领工资,只帮着写材料,至于培训工作,交给别人去搞。”宋建国听了,略一沉吟,点头道:“嗯!这样处理是稳妥一些,小泉,那我明儿和刘厂长这么说。”次日午,我来到局里,刚刚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完,桌子的电话铃声响起了,令人吃惊的是,电话居然是副市长尚庭松亲自打来的。电话那端,尚庭松似乎是很着急,让我围绕深化国企改革的议题,写出一份高质量的讲话稿,明天下午,他会让高见秘书来取。这个任务来的很突然,时间也很紧迫,让我有些挠头,放下电话后,我略一思索,便写了个提纲埋头赶稿。连办公室主任贾胜两次经过身边的时候,我都没有察觉,这引起了他的极大不满。我这人的性格,不像杨浩那样喜欢溜须拍马,而贾主任这人却吃这一套,所以哪怕像杨浩这样在资源局什么事儿都不做的人,却偏偏能得到他的看重。可贾主任心里虽然对我不满,但他却从没有批评过我。毕竟我进局里工作至今,表现还是不错的,其他同事对我也相当认可。还有关键一点,我一直是在为高局长当秘书,而高启荣对我评价也颇高,所以贾主任每次看见我都笑眯眯的,十分客气。“张局长!”随着皮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宣丽玲那清脆悦耳的嗓音在贾胜耳畔响起。贾胜一抬头,见是局里一把手张海东进来了,立即站起身,恭敬的将一张表格递给对方,道:“张局,这是最近这一期局里安排去义兴镇沙岗子石场蹲点调研的名单,您给签个字,过后我安排他们下去。”“嗯!好!”张海东说着,笑眯眯的从对方手接过表格,在面扫了几眼,问道:“胜啊,这次蹲点调研需要去那么久?四个月?”办公室内,宣丽玲等几个同事面面相觑,都暗自吸了口凉气:六个月?去的还是义兴镇沙岗子石场那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好家伙,看来这一批下去蹲点调研的人要倒霉了,纯粹是被发配边疆了啊,都哭去吧。贾主任搓着手,呵呵一笑,道:“张局,次沙岗子石场的负责人老黄不是说,想让局里派下去蹲点调研的同志,时间尽量能待久一些嘛,这样也能踏踏实实的做一些事情,我觉得老黄这个建议还是不错的。而这次下去蹲点调研的,又都是一些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我一想,这既符合老黄的要求,也可以实实在在的锻炼一下这些年轻人的意志,是好事啊,不正好是一举两得嘛!”张海东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道:“嗯!说的有道理,胜啊,做的不错,呵呵!”见一把手当众表扬自己,贾胜登时感觉骨头都轻了几两,谄媚的一弯腰,笑嘻嘻的道:“张局,我做的还很不够……”张海东目光在名单扫描着,拿起签字笔准备签字的时候,他的眼珠子突然呆滞了一下……“咦?贾主任,这次蹲点调研的名单里有一个是我们局机关的叶庆泉?”张海东皱着眉头问道。贾胜在一旁听见张局长对他的称呼,从胜变成了贾主任,心里“咯噔!”一下子。他是局办公室主任,为张海东这个资源局的一把手服务时间颇久,自然清楚局长的习惯,这通常是他对一个人不太满意的说话方式啊。但这时,贾胜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忙殷勤地凑到张局长身边,疑惑的瞟了老领导一眼,才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是啊!张局,小叶同志也是今年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我看他蛮符合这次下派人员的条件,把他名字加进去了。”张局长眯起眼睛,瞟了贾胜一眼,微微摇头。心想这个贾主任看来消息很闭塞啊,叶庆泉写的那篇材料,不但引起了市里、甚至是省里的高度重视,另外还有一些市领导对他也十分看好。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你不交好也罢了,居然还想去打压他,你贾胜脑子里是进水了吗?马勒戈壁的,你想死自己去死,老子可不想被你拉着一起沉水底去……想到这儿,他没有继续搭理贾胜,只冷冷的丢下一句,“人员给我重新选”,随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办公室。贾胜当场被晾在一边,见局办公室那些工作人员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自己,感觉脸火辣辣的,很没有面子。他为了掩饰尴尬,捂嘴干咳了几声后,赶忙掏出手机,调出一个号码来,拨通后打着官腔,道:“是老黄吗?嗯!你听我说,今天啊,那些下派人员还定不下来……嗯!是啊,对!我们局张一把有新的指示……”贾胜这样一边打电话,一边慢慢往自己的办公室走,暗想张局长平时不管是为人还是做事都低调圆滑,很少有发脾气的时候,而且向来照顾下面人的感受,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让自己当众出丑,这个跟头摔得不明不白的,真是够窝囊的。办公室发生的这一切,我都是事后才听说的,当时我还在奋笔疾书,回到家里,又忙了一个通宵,次日午,才终于将稿子给赶出来,提交去后,尚庭松副市长拿到稿子,看了一遍,感觉到非常满意,决定立即采纳。这几天我都没有见到嘉琪姐,心里有些发慌,生怕她因此和自己疏远,想找个机会再沟通下,缓和一下气氛。但前几天资源局的工作量挺大的,加我为了完成尚市长交代的任务,直累得腿肚子抽筋,直到周五才把所有事情做完。贾主穆总算是开恩,让我们这些辛苦干活的同事都早点回家休息,下午不用去了。午我在资源局的大食堂草草吃了点饭后,赶忙回家钻进被窝里,闷头睡了一觉。这一觉睡了足有四五个小时,醒来躺在床,觉得有点无聊,眯着眼睛回味着那天公车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有点兴奋起来,于是摸出手机,一个个的翻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寻思得应该要和哪个女人联系一下才是……这时却传来了敲门声,打开门见方正源凑了过来,我皱了一下眉头,轻声道:“方哥,有事儿?”方正源笑了一下,抬手搔着头发,有些尴尬地道:“小泉,身带钱了吗?”,刘大明面对吴龙的不满,很自信地安慰说。自从知道贾仁达回来吗,上次会后和贾仁达联系上,刘大明心里就一直高兴,听了吴龙的汇报,心里就暗骂道,这群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到时候有你们哭的时候。“几个人这么做,明显的就是让我们难看!”吴龙很生气地抱怨说,心里却在恨跟错了人,跟着张富贵,说不定也和秦书凯一样提早享受挂职胜利的成果了。下面的几个月又是怎样,但愿不要虚度光阴。“不要灰心!”刘大明看到吴龙很不快乐的脸色,知道吴龙心里的感觉,就安慰说。“有主任做后盾,很有信心!”吴龙知道该说什么,只要巴结好刘大明,到时候请他出面和单位的余副局长说几句好话,加大对自己联系村的扶持力度,胜利果实才有指望。“吴龙,不要多考虑,我会对你负责的。”刘大明说,“不过以后咱们要勤沟通,关键时刻一定要互相支持,互相补台,咱们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这一点不说你也明白,没听人家说吗?政界,成功的唯一经验就是团结,教训就是不团结。你看看,起内讧的没有几个好下场。”刘大明知道,要控制好吴龙,语言上的敲打是不能少的,关键时候也要帮助他做点实事,有甜头,那么下属才能听话,整天空口说白话,没有人当回事的,即使说的人真的想做,听的人也会把它当成是放屁。“局长,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为你是从,不打折扣!”后来,刘大明就问跟踪张富贵的事,到底有没有结果?难道张富贵几个月的时候就没有和牛小娟**过?都是过来人,刘大明很不相信这样的结果,男女之间有了那种事,有几个能忍的了半年的。吴龙不知道如何回答,为了应付,就说一直跟着张富贵,天气冷了,张富贵出去就少了,也就没有跟踪,下面肯定会放在心上,仔细观察,就不信抓不住把柄。后来,吴龙又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以后更难跟踪张富贵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刘大明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吴龙就把年前跟踪,最后被张富贵发现,被警告的事都说了一遍。这么说,不仅为去年的跟踪无果找到了解释,也为今年的所谓跟踪打下伏笔。刘大明听了吴龙的话,感到很吃惊,原来张富贵已经知道了吴龙跟踪的事,就要当心,否则,张富贵哪一天把这件事找个理由向领导汇报,说别有用心的派人跟着他,想抓住他的把柄,那么就闹大了。领导人认为,你能让人跟踪张富贵,就能跟踪我,那么名声也就完了。官场,名声比脸重要,很多领导都不要脸,做着男娼女盗的勾当,但是却很不能不要名声,那是在官场混事的关键,刘大明也不例外。刘大明就说,张富贵既然知道了,再跟踪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他再次抓住证据,否则,我们就别想混了。后来,刘大明就问,张富贵和刘小娟那天在宿舍**的事除了你和秦书凯看到,还有什么人看到?吴龙想了想很久说,除了他和秦书凯,其余没有人能够有此福眼,可是,秦书凯是张富贵的人,肯定不会说出这件事,证明这件事,否则,根本就不用这么花费时间和精力。刘大明想了很久说,秦书凯这个野小子,其实很好对付,他这种人看好的就是眼前利益,没有长远的眼光,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的人。就说张富贵,如果不帮助秦书凯从市交通局找到关系铺路,秦书凯肯定不会如此的跟着,整天如狗一样,所以,给点好处,秦书凯就会如狗一样听我的指挥的。吴龙就很不信的看着刘大明,心里想,如果有本事,秦书凯肯定会如狗一样听刘大明的话,因为在单位,刘大明是他的领导,两年回去了还是领导,聪明的秦书凯肯定考虑过这个问题,出现现在的局面,唯一的理由就是刘大明不是一个很有用领导,下属可以不把他当回事。刘大明没有理会吴龙的眼光,继续说,秦书凯的事,以后我会处理的,过一会你到房间看看秦书凯有没有回来,没有回来就给秦书凯打电话,让他有空到我房间,有事要谈。后来,刘大明又说,吴龙,你上次对我说,你和对象都在农业局很多地方很不方便,想把对象调动工作的事我最经考虑了,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是你的对象想到哪个单位去?,吴龙那次随刘大明去陪县里的一个局长喝酒,饭后回来的时候刘大明介绍说这个局长和自己是高中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如果吴龙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就说一声。吴龙当时就趁着酒气,说了和对象同在一个单位不方便的事。吴龙说的时候,根本没有当回事,工作调动对领导来说那是很小的事,对没有背景的人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刘大明能帮助,那就是无形中占了一个大便宜,不帮助,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只当是酒话。听刘大明这么说,赶紧回答说:“好的单位也不想,说的过去就行,目的就是希望结婚了夫妻别在一个单位,在一起,很不方便!”吴龙时刻觉得,夫妻在一个单位那是相当得不好。人不都说距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什么的么?本来每天下班后面对同一个人,日子久了多少都会觉得无聊,这要是小时不离不弃的,那就可以用痛苦来形容了。特别是男人,有时候想和朋友一起出去坐坐,连个借口都没得编。“这么说我就好操作了!”那天,刘大明和吴龙难得的取得空前的团结。刘大明看着吴龙走出房间,心里就在想下一步如何操着吴龙对象工作调动的事,这件事做好了就考虑如何控制秦书凯,刘大明已经想好了控制秦书凯的由头,只要操作好,刘大明很有信心。年后,刘大明按照和一把手田主任约好的时间,前往主任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在七楼的东边,到了门口看到办公室的门开着,说明田主任已经来了。于是先探头和一把手打声招呼,人也就随之进了去。“新年好,给你拜个晚年!”“老刘啊,新年好,快进来!”田主任很热情的打着招呼,刘大明进来后,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两个人就如平常一样,天南海北的吹了一会,话题从慢慢的转入正题。刘大明就把自己做驻村挂职联系村的实际情况,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汇报了一下,最后请田主任什么时候带人去考察一下。以前,刘大明也向田主任汇报几次,他都是以单位资金比较紧张等理由推辞了。这次,刘大明知道田主任肯定会安排资金对提出的问题给与解决的,说话就很有底气。刘大明很有底气的和田主任说话,和他遇到老同学贾仁达有很大关系。春节后,刘大明知道现在是时机到贾仁达那儿谈自己事情的时候了。于是,给贾仁达打个电话,说老同学,有件事想请你领导帮忙,不知道行不行?贾仁达很大度的回答说,如果有事不和我商议,那也就不是老同学了,说吧,什么事?《重生国民男神南少无敌了》《都市最强豪婿》《岳两女共夫》《现代化勇者》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西洋游戏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27248_258499.html
大西洋游戏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