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略txt 目录共8675章

首页

宫略txt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6276章 醒来后

宫略txt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我摸着鼻子,嘿嘿地笑了半晌,低声道:“怕什么,我是下定决心要娶你的。”宋嘉琪哼了一声,蹙眉道:“小泉,我可不想当你老婆,只想做你姐姐。”我不禁哑然失笑,轻声的道:“这太容易解决了,白天你当我姐姐,晚你再当我老婆,那咱们俩的愿望,可不都满足了吗?”宋嘉琪又羞又恼,横了我一眼,悻悻地道:“以后没我允许,不准你再胡来!”我连连点头,言不由衷地敷衍道:“知道啦,嘉琪姐,我什么都听你的。”宋嘉琪捧着发烧的俏脸,发了一会呆,忽然‘扑哧!’一笑,又娇慵地伸了个懒腰,起身去了厨房,再度忙碌起来。十几分钟之后,宋叔叔和英阿姨赶着牛慢慢走进小院,我忙迎了出去,帮着宋叔叔将那头黄牛牵进棚子里拴好,微笑着道:“宋叔叔,知道你没事儿的时候,爱抽几口旱烟,买了好的烟叶子,都放在屋子里了。”宋建国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道:“嗯!小泉呐,那个……咳咳!前几天的事情,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还在局子里蹲着呢!”我微微一笑,轻声道:“没什么,不过是举手之劳,和叔叔阿姨对我的养育之恩起来,这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儿,叔你不要放在心。”宋建国听了,脸的皱纹舒展开,笑着道:“小泉啊,我怎么不知道……你啥时候认识那些当官的啊?”我笑了笑,摸着鼻子道:“都是班以后认识的,有的是同事的亲戚家属。”宋建国哦了一声,拿手一指,和蔼地道:“进屋吧,咱爷俩喝几盅,坐下来聊聊。”“好咧!”我笑着点头,乐颠颠的跟着宋建国走进屋子里,见饭菜已经摆,拿了一瓶刚买的好酒,启开后,给宋叔叔斟,自己也倒了一杯,举杯道:“叔,我敬您一杯,祝您和阿姨身体健康,晚年安康。”宋建国呵呵一笑,和我碰了一杯,仰头喝下,砸吧着嘴,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我和你阿姨两人都没什么,到了这个岁数,也没啥指望了,寻思着能给嘉琪找个好人家。”宋嘉琪立时脸红了,白了父亲一眼,蹙眉道:“爸,你可真是的,说什么呢!”英阿姨微微一笑,探出右脚,踢了老伴一下,努了努嘴道:“老头子,你瞧瞧,小泉给嘉琪买的金链子多漂亮,怕是要花掉好几千块钱呢!”宋叔叔点了点头,摸起烟袋锅子,抓了烟叶放进去,点后,慢吞吞地吸了一口,轻声道:“你们俩的事情,自己做主吧,我们当老人的不管了,但有一条,如果没打算结婚,不能住在一起,免得时间久了,厂里厂外传的风言风语的,不好听。”我咧了下嘴,赶忙道:“宋叔!阿姨,你们放心吧,我巴不得现在娶嘉琪姐呢。”宋嘉琪乜了我一眼,却咬着嘴唇,有点闷闷不乐地道:“爸,妈,你俩要是总提这事儿,过些天,我搬出去了,到店里去住,免得每天都要听你们唠叨,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傻孩子,这还不是为了你好?”英阿姨在旁边打了个圆场,笑眯眯地道:“小泉,多吃点菜,刚才你宋叔叔也说了,这事儿他不管了,阿姨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你既然下决心了,要好好班,争取几年内,攒钱买套房子,到时候可以和嘉琪去领结婚证,光明正大地过日子了。”我笑了笑,又斟酒,笑容满面地道:“二老尽管放心,我一定能让嘉琪姐过好日子。”宋叔叔与英阿姨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下头,笑呵呵地转移了话题,开始唠些家常,饭桌的气氛,变得极为融洽,只有宋嘉琪有些放不开,自始至终,一张俏脸都是红艳艳的。宋建国的酒量有限,加心情极好,没喝几杯,醉得一塌糊涂,和衣倒在了床尾,把呼噜打得震天动地。我回到西屋,坐在床边,看着俏立在门边的宋嘉琪,嘿嘿地傻笑起来。宋嘉琪心里慌慌的,红着脸,蹙眉道:“好啦,小泉,时候不早了,快点回去吧。”我轻轻摇头,笑着道:“嘉琪姐,我晚不回去了,住在这了。”宋嘉琪站了良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来到窗边,拉淡紫色的窗帘,走到床前,推了推我,小声道:“快去洗澡吧,身酒气太大了。”“好咧!”我心里登时乐开了花,忙转身去了卫生间,却见里面的浴桶里,已经放满了温水,不禁微微一笑,麻利地脱了衣服,赤着身子坐了进去。二十几分钟后,我回到房间,却见灯光下,宋嘉琪换了一件粉红色的丝质睡袍,斜倚在床边,翻着一本杂志,端庄之,带着撩人心魄的妖娆性.感,美艳不可方物,我不禁看的呆了。宋嘉琪抬起头,瞟了我一眼,伸出的小手,‘啪’地一声关灯,拉了被子躺下。我喜得心花怒放,悄悄地摸到床边,掀开被窝,钻了进去,撩起她的睡裙,将黑色蕾.丝内.裤剥到腿弯,凑了过去,将那两条白.嫩纤细的美腿举了起来,在一声魅惑的呻.吟之,耸身而入,很快,大床便又轻轻晃动起来。“啊!啊!咱俩还是,早……早一点断,嗯,!断了吧,吧!”宋嘉琪秀眉轻蹙,一双的小手,一下下地推着我的肩膀,娇艳欲滴的嘴唇半张着,断断续续地吐出撩人心弦的音符。“好的,好的,嘉琪姐,这断。”我盯着那张兴奋得有些扭曲的俏脸,征服欲登时兴起,骤然加快了节奏,更加迅猛地冲击过去,刹那间,伴着婉转高亢的娇.啼,满室皆春……英阿姨有些爱惜的看着躺在床呼呼大睡的叶庆泉,她刚才和自己女儿说了会儿悄悄话,可女儿的态度让她觉得多少有点担心。说她不喜欢小泉吧,也不是,说喜欢吧,总觉得好像缺少一点火候,这使得英阿姨颇为伤脑筋。这时我美梦正酣,梦不断换来换去的人,简直让我眼花缭乱,穆婉兰、穆婷婷、宋嘉琪……甚至还出现了孔香芸和凌菲,我努力想要抱住他们,但却总是抓不到,好容易抓到一个,却发现只抓住了她的外衣。对方一转身,只穿着一身内.衣在前面跑,好像是宋嘉琪?我一个猛虎扑食扑去,一下子将她按在身下,但忽然间对方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从美梦惊醒之后,我有些遗憾的伸了一个懒腰,有的国家可以娶好几个老婆,真的是幸福。听说还有更厉害的,好像是非洲有些部族,只要是你养得起,甚至可以娶几十个老婆,但这些自己只有做做梦的份了。英阿姨昨儿个说的话,我可都听进去了。老人家想让我挣钱买套房子,估计是受方正源影响,这些年他没有什么收入,全靠宋嘉琪撑着家,老两口是怕了,担心自家闺女再走老路。从哪里想办法能挣钱呢?我挠了挠头,琢磨了起来。手头还有一些老妈去世前留的股票,估计已经跌的惨不忍睹了。算了,不想这茬了,哪天干脆卖掉得了,还能给宋嘉琪买几件像样点的首饰。要不,跟穆婉兰后面做几单生意?这倒是个来钱快的方法,要是有穆大老板的提携,估摸着我买房子的希望极大。。原来金大洲当时要付钱,却被张富贵拦住了,张富贵说,自己方便,开个发票就报销了,而金大洲却要掏自己的腰包,所以这钱他来付。当天因为渔场老板没有发票,第二天张富贵才去把钱付清了,收钱的人是老板的儿子,但是当场开了收据。可能是老板的儿子把钱收下后,却没跟老板说,自己给昧下了,所以才会出现意外情况,好在发票就是付钱的最好证据,张富贵把发票掏出来后,一切就会真相大白。秦书凯听了这话,连连点头说,那敢情好,就算是虚惊一场,也把我吓的不轻呢。金大洲笑道,还有更让你受到惊吓的呢。秦书凯有些疑惑的看着金大洲,想起刚才金大洲对自己提出的问题,忍不住问道,你知道是谁在背后举报这件事?金大洲笑道,你先别着急,过两天有好戏演给你看,到时候你就知道结果了。秦书凯摇头说,你这不是吊人胃口吗?金大洲哈哈一笑说,你只当是锻炼自己的耐心好了。这件事并不向像表面上这么简单,所有惊涛骇浪的背后,都离不开一个人的折腾,刘大明。刘大明一心惦记着当挂职队长的事情,一直在找机会对唯一的竞争对手张富贵下手,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好不容易,瞧着秦书凯,张富贵等人去钓鱼,他心里立即有了主意,又打听到当天竟然没付钱后,刘大明的坏心眼就有了。刘大明心里明白,挂职干部工作队的队长不是组织部指定产生的,而是经过所有挂职干部和乡镇丨党丨委书记、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共同研究决定的,要顺利的当上队长就必须有半数的人支持自己,可是,码头镇的个挂职干部,除了自己和吴龙两票外,金大洲和秦书凯那是不可能支持自己的。这种情况下,打倒张富贵,就成为最迫不及待的事情。了解到张富贵等人钓鱼没付钱的事情后,刘大明就把吴龙找到宿舍,让吴龙写信举报这件事。吴龙这个小子开始肯定不答应,说那样就对不起朋友,以后怎么做人。刘大明当时就开导说:“吴龙,你到乡下做挂职干部,就是因为没有背景,想出人头地唯一的路就是把别人踩在脚下,否则,你看看,乡里来的的个挂职干部,谁没有关系背景,只有你和秦书凯。”刘大明继续说:“要想做先进,有个收获,唯一的途径就是扳倒对手,把机会留给自己,你自己想想看。”吴龙喝着水,就是不说话。刘大明就继续开导说:“我也不为难你,是为你考虑,才这么让你做的。一个指导组说先进估计也就-个名额,你不是领导也协调不来资金和项目,那么这一年就是你浪费时间,别的一无所获。”吴龙总算是被刘大明说动了,问他:“如何举报?”刘大明暗笑,这个小子,为了仕途卖友求荣,以后在官场肯定能有所作为,做官就要六亲不认,过河拆桥。“举报秦书凯等人利用工作时间去钓鱼,纪委接到举报会查处的,到时侯秦书凯、金大洲、张富贵等人,就是纪委查不出问题,名声也臭了,那么如果有先进的名额,就是你的了!”刘大明心里在说,只要举报,张富贵的名声就臭了,就再也没有资格和自己竞争挂职干部队长的位置了,为了自己的利益,必须不择手段。“举报会不会被人知道?”吴龙很担心,假如被人知道是自己举报的,以后就很难在机关混了。一个领导肯定不会把打小报告的人放在身边,更不可能重用。“傻瓜,你可以匿名举报,再说,纪委也不会把举报信给外人看的,别人想知道也不可能。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难道你会说出去?”“好!”看着吴龙被自己摆布,刘大明暗暗地笑了笑。以后事态的发展,如刘大明预料的一样,秦书凯被纪委找谈话,金大洲和张富贵以单位有事不见踪影,在意外事实面前,谁都怕惹祸上身,金大洲是被处分过的人,张富贵是下来镀金的人,都是明哲保身的主。看到秦书凯那几天无助的样子,刘大明很满足,用秦书凯作为反面典型多次教育吴龙说,官场失败的人,就是这样,今天你有机会不把秦书凯等人整趴下,明天,就会被他们整趴下。吴龙就很感激地说,刘局长,需要向你学习的东西很多,没有人指点,有些到了真是一辈子也琢磨不透的。选挂职队伍队长的事情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为强化对挂职干部的管理,县委组织部对各个乡镇的挂职干部管理权限交给乡镇的同时,从挂职干部之中选择一名队员为长,责任是协助乡镇对挂职干部进行管理,负责挂职干部日常考核。如此的明确,意味着队长的职权就是管理所有挂职干部。因为,乡镇是不会对这些人进行管理的,都是市县机关来的人,谁知道谁背后有什么背景,谁知道谁来的目的是什么,乡镇永远是睁一眼闭一眼。既然有了队长,就由队长代表组织部代表乡镇进行管理吧。李成万打电话对秦书凯说,他们乡镇挂职干部的队长是县里一个局的副局长,是通过现场投票产生的,因为市里也有一个副科级领导,两个人都拉票,竞争还是比较大的,问秦书凯这边怎么样?秦书凯就说,不管是谁,也轮不到自己,谁想做就做吧,和自己没有关系。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早已作出了决定,自己所在的乡镇里,也是两个副科级,他肯定不会投刘大明的,这个家伙做了队长,自己就惨了。码头镇挂职干部队长的重要性是秦书凯等人无法理解的,等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带着副部长前来为挂职干部队长的事进行开会,他才感到了队长职位的关键。***,一个虚职竟然要组织部的领导出面?那天,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亲自带队,召集码头镇的挂职干部对码头镇挂职队长进行挑选,陪同的组织部副部长先讲了挑选好队长的重要性,他说队长的作用是不言自明的,鸟无头不飞,人无头不走。假如在挂职干部下来之前就选择好队长,负责起管理的职能,就不会出现上次钓鱼的事件,所以组织部门也有责任。副部长继续说:“亡羊补牢很必要,最近我们一直在为配备挂职干部队长的事在想办法,有的乡是指定的,有的地方是投票选举的,不管哪种方式,就是要选拔出一位有能力的人把大家带好,把工作做好。”副部长这么说的时候,下面的几个人就相互看看。姜照光就接上说:“是啊,部长刚才说的很正确,选择好一位领导,是做大事做成事的关键。我们乡的几个挂职干部都很优秀,就如刘大明副局长,在乡镇做过副乡长副书记,很有基层工作经验,是一位很好的队长人选。”姜照光想到刘大明到了乡镇,已经把自己融合到乡镇工作中,每一件都向自己汇报,哪个领导都喜欢这样的下属。如果刘大明做了队长,那么对自己的管理是再好不过了。。  我说不怕,你昨天答应让我摸的到现在还没摸呢。婉儿皱着眉头说,“昨天都说过了,等周末你回家,不知是让你摸,还和你做,行了吧?”我当时心急如焚,急着要摸呢,刚想说话,婉儿瞪了我一眼说,你要是在不知足,我让灵儿叫人堵你,而且你以后碰我都不行,更别说摸了。听到婉儿说这话,我胆怯了,别看灵儿是个女生,但是她发起狠来,那些混混男生都怕。听别人说,曾经灵儿的前男友找小三了,灵儿知道后,也不当场发飙,而是第二天叫人当着她男朋友的面把那个女的衣服裤子内衣丨内丨裤啥的全扒光,然后统统扔进大老远外的男厕所。当时这件事儿怎么解决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从那以后那小三退学了,男的菊花也让灵儿叫来的混混给爆了。今天一天我都没心听课,一直想着等到周末回家怎么和婉儿做。下午刚放学的时候,婉儿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脸兴高采烈的模样背着书包准备走了。我赶紧跟上去,走到教室门口,一把拉着她,问她:“谁跟你打电话的?”婉儿甩开了我的手,一脸不耐烦地模样看着我说,“谁跟我打电话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呀?”我说,我是你哥哥。婉儿突然笑了,听到我说着话,一脸鄙夷的说,“哥哥就会拿那件事情威胁妹妹和他做?”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愣住了,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觉得不好受,这时,从我身边经过一个男生,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每次上课我都见你不好好听课,一直盯着李婉儿看,你不会喜欢她吧?她可是隔壁班修志明,明哥的菜。”这人叫谢伟,刚上高一的时候还跟婉儿表白过,后来被修志明知道了,被暴打一顿后,也不敢和婉儿过于亲近了。我当时也恼火了,冲着他吼道:“你闭嘴吧。”谢伟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经常被人欺负的我敢跟他吼,他推了我一把说,“草,你个傻吊,让谁闭嘴呢。”我俩声音都挺大的,让班级里剩余没走的那些同学都听到了,那些同学都停下手中的活,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有的还跟谢伟说,“谢伟,揍他个傻吊,别告诉我你连这逼都不敢揍。”我有些慌了,后退两步,不敢看着谢伟。谢伟跟那些同学笑着说,“去去去,这逼我要是收拾不了,我他妈一头撞死算了。”然后谢伟拉着我的衣领,拍了拍我的脸颊,说:“问你话呢,刚才让谁闭嘴呢?”我暗道后悔,不应该跟他吼,我说:“谢伟,我不是故意的。”谢伟吐了口唾沫说,“一句不是故意就完了?”我说,那你说咋办吧。谢伟说,这样吧,我看你也真的不是故意的,给我弄个十块钱如何。我说我兜里没那么多钱。谢伟撇了撇嘴,骂了一句穷比,然后问我有多少拿多少。我掏出五块钱递给他,他接过五块钱,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脸颊说,“明天记得把剩余五块给我。”我没理他,默默的扫着地。他又讽刺了两句,见我一直没理他,也不说什么了。等我们扫完地,刚进班后,婉儿才姗姗来迟,好巧不巧的跟在婉儿后面来的是谢伟,他一进来没第一时间往自己位子上做,而是来到我这,伸手说:“五块钱呢。”我小声说,快上课了,下课给你。谁知道,谢伟就像故意一样,提高了嗓门说:“不行,现在给我。下课指不定你跑哪去。”他这一吼,让准备早读的同学们都停了下来,纷纷看着我们,有些放学走的早的同学不明白怎么回事问身边的同学,得知后也是偷笑着看着我。谢伟很享受同学们的这种目光,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从兜里拿出五块给他。谢伟接过钱后,并没有立刻走,反而敲了敲我的桌子,说:“以后怂逼要有怂逼的态度,知道吗?”我没理他,默默拿出英语书,准备早读。谢伟见我这样,他倒是有些尴尬,一把拉起我的衣领说,你听见没。我吓坏了,连忙点头说听到了,谢伟这才罢手,背着他的书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坐在第一排的组长突然跑到婉儿身边,问道:“听李玥说,他喜欢你,还想把你上了,是不是真的?”声音不大,但是教室内本来都已经很安静了,导致全班都听得清清楚楚,婉儿身体微微一颤,脸色煞白地看着我。我愣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组长的鼻子,说:“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了?”“哎,是啊,李婉儿,昨天你走后,李玥盯着你的背影看了老长时间呢,指不定打什么坏主意。”本来回到自己位置上的谢伟突然大声说道,说完还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和婉儿。我偷偷看了婉儿一眼,发现婉儿神色复杂的盯着我,死死的盯着我。我刚想解释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他开始征收复印资料钱,全班都交了,就我没交,我的钱给谢伟了,兜里只剩下两块钱了,根本不够。班主任问我说,为啥没交。我低着头说,没钱。我们老班可不相信这种话,能进实验班的不知是学习好那么简单,也得需要不少钱呢。“那你借同学的。”老班冷冷的说道,其实老班最早对我也不是这个态度,我学习好,老班对我最早还算照顾。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我经常被婉儿叫来的同学给欺负,每次我都告老师,时间长了,老班就烦我了,说咋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呢,多大人了还老告状。从那以后,教我们班的老师们态度对我都发生了改变,打心底看不起我,鄙夷我。我学习再好,那些老师们也不会改变我的看法,只会说,哦,那个事妈考试分数又进步了啊。是的,我在老师眼里就是事妈。我低着头,没吭声,也没去借。老班也知道是啥情况,说了句我帮你垫上,等你下星期过来的时候把钱给我。我说,行。上课时候,我小声跟婉儿解释说,这句话真的不是我说的。婉儿一直不吭声,后来嫌我烦了,大声吼我说:“李玥你烦不烦啊?”她还因为上课无纪律大吼而被任课老师罚站到教室最后面,我偷偷看了站在最后面的婉儿,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一丝轻松。或许,在她眼里,站在教室后面也比做我同桌好吧。下课后,婉儿把课本扔到桌子上,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出教室。我赶紧跟了上去,拉着她的胳膊,解释说那些话纯属组长瞎说的,我根本没说。婉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哦。我以为婉儿没听明白,又解释了一遍,婉儿终于不耐烦的说,“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干啥?现在周五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咱俩把那事做了,然后你把照片删了,咱们以后形同路人,行吗?”说着,她发现周围已经有同学开始注意这里了,赶紧摆脱掉我拉着她胳膊的那只手,头也不会的走了。。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啧啧……”秦书凯落地之后,拍了拍手掌,对张少嘿嘿一笑,说:“这回得四千住院费啊!你又亏了!”长头发和张少很是不淡定,这个秦书凯的身手实在犀利,好不容易请了两个武校的教练,娘的,被人撂断了胳膊不说,还给踢翻了。两个打手倒下了,自己还有什么谈判的资本?长头发手上的香烟哆嗦了下。柳橙既兴奋又紧张,这一架打的实在太过瘾了。看来这个秦书凯对于自己还是有作用的,就是要看看这个男人究竟还有什么本事?张少肯定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就说,秦大全,你的人不行,是不是该你出手了,你当时可是说一定要教训这个小子的。秦书凯就说,张少,赶紧滚吧,我不想惹事。这是他的心里话,虽然这个柳橙说会保护他,可是那天这个女人生气了,到时候不是自己很是被动,自己没有资本和这些人整天斗来斗去的。秦大全原本就是一个无赖,他和这个张东山不过是为了骗点钱花花,平时到那边吃拿卡要,还远远没到非要拼命的地步,开始就抱着借着这件事讹诈点钱财的念头,听到秦书凯这么说,以为这小子怂了,冷笑道:“呦,看不出你他妈说话还懂得什么不想惹事,已经把我的人打了,老子是不会放过你的!”秦书凯本来确实不想惹事,听到这样,很是不屑,他微笑道:“人我已经打了,你还想如何?”秦大全一听这话就恼了:“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扬起蒲扇大小的手掌向秦书凯猛然抽了过去,他是动了真怒,不来点真格的,这小子不知道厉害。秦书凯看到秦大全出手,而且摆明了要扇自己的耳光,士可杀不可辱迎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秦大全右手的脉门,两人身高相仿,不过秦书凯相对瘦弱一些,秦大全本来以为自己吃定了秦书凯,却想不到对手的五指如同铁钳一般抓住了他的手腕,稍一用力,秦大全半边身子都变得酥麻无比,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眼前的这个穷小子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文弱。秦书凯冷笑道:“不要逼人太甚!”秦大全只觉着他的五指越来越紧,自己的手腕骨骼几乎就要被他捏碎,诧异于秦书凯强大力量的同时,内心也感到有些害怕,苦着脸挤出一个笑容:“可能是误会……”“误会就滚蛋!”秦大全失败后,秦书凯走到了张东山前面,伸手就是一个耳光,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张东山的脸上满是吃惊,上次被打已经很苦恼,想不到今天又是被打了耳光。“你他妈敢打老子!”秦书凯又是一个耳光,既然和这个小子有了仇,那么有机会就要多多的打,不打也是仇人,打也是仇人,如果把这个小子打怕了,他也就不敢在找自己的麻烦了。脸上的疼痛让张东山不敢在说话。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滚,如果以后让我看到你,遇到一次打一次,知道你看到老子绕道走。张东山看到秦书凯如此的厉害,不敢说什么,看着秦书凯,心惊胆寒的走了,等到几个人走远后,柳橙很是高兴的说,小秦,很好。秦书凯很是无奈的说,柳姐 ,仇人我是结下了,你这个保镖做的也很困难啊,要不……柳橙很是不高兴的问,秦书凯,你是不是想反悔你的承诺。说着,很是暧昧的撞了撞秦书凯的身体。女人身体撞击的感觉,让秦书凯飘了起来。心里想,***,真***舒服。秦书凯那儿经得住这样的骚扰,心里很是激动,赶紧回答说,柳姐,我很是愿意保护你。柳橙很是满意的高兴说,这还差不多,走吧。回到宿舍,因为发生了张东山这样的事情,到了宿舍区,各自回到自己的宿舍。秦书凯到了宿舍,李成万早就回来,如打量怪物一样,过来问,秦书凯,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和那个美女约会去了,看来你最近的女人指数很好嘛。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不要胡说,我没有你的本事,整天抱着女人日来日去的,不过我劝你要节省点,不要把自己给弄阳痿了。李成万笑着说,我现在很棒,最近每天晚上那是梅开三度啊。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就你这样的德行,还梅开三度,别人吹牛b可以,你就不要吹了,那么点大的东西如小皮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小孩的家伙。李成万的家伙确实很小。李成万很是生气的说,***,你那个大,如驴吊一样大有什么用,还不是每天晚上自己解决,老子的小,那是短小精悍,女人就是喜欢,真是***不识货。秦书凯说,我***是男人,不需要识货,你这句话还是对你老婆说吧。两人闹了一会儿,李成万竟然提到了挂职的事情,,李成万说,秦书凯,我知道你是没有关系的人,这次下去挂职是个机会,如果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提拔了,这毕竟是一个好机会啊,有追求的大男人,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自己没有他的那样官迷,还是先考虑成家,至于是什么事业以后再说,所以根本就不想去什么挂职。李成万很是不屑的说,秦书凯,大男人考虑的就是征服整个世界,小男人才考虑家庭和女人。大男人征服了世界,就拥有了无数的女人,小男人征服了女人,最终会受制于女人,兄弟,醒来吧。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老子愿意做小男人。李成万就骂道,典型的不成器的东西,难怪下面的家伙长那么大,整天想的就是那点破事,所以到现在光棍也是正常。李成万后来介绍说,按照县委当时的分配名额,农业局也就个挂职名额,主动报名的竟然有个人,李成万就是主动报名的人之一。面对这么多人,单位领导很难决定究竟谁去,这个时候关系就显得很重要,没有关系想都不要想。《末日之妹控征途》《特种兵从提取万物基因开始》《岳两女共夫》《我的他就在这》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宫略txt》。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74820_540246.html
宫略txt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