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打鱼赢钱 目录共3975章

首页

打鱼赢钱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985章 醒来后

打鱼赢钱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做了领导后,几个被提拔的人又聚了一次,秦书凯也参加了。秦书凯羡慕对李成万说,运气不错,第一批提拔的名单就有你。李成万说,那是领导关心的结果,再说我只是有个县表彰,你秦书凯可是身上背着市委表彰的挂职干部,那么多的挂职干部里受过市级表彰的也就几个人,有句老话,好事多磨,说不定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呢。秦书凯嘴上说,你就别胡扯了,我这人是个懂得知足的人,只要是上级能给个安慰奖,稍微提拔一下,弄个科长,我就知足了。心里却被李成万的几句话说的美滋滋的,心想,老子要是能被提拔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一定请所有的朋友大吃一顿,好好的乐呵乐呵。但是,现在的级别为副科长,能提拔为科长也是谢天谢地了。那天晚上,秦书凯和李成万他们酒席到中场的时候,接到胡丽丽的电话,她说,今天是周末,已经到了县城了,问秦书凯人在哪里?秦书凯听了电话,很兴奋,知道今晚的又可以舒服的在女人身上进出了。作为多岁的男人,一天进出两次肯定没有问题,可是没有女人,平均几天才能有一次,长期处于不饱状态,现在女人回来了,等着自己去穿刺呢,于是跟李成万打声招呼就要回走。李成万说,难得今天这么高兴,一起玩会吧,反正是周末,这么早赶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多没意思。秦书凯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走近李成万的身边,趴在他的耳边说,胡丽丽刚才从乡下回来,找我有事。李成万一听笑骂说,你这家伙典型的爹亲娘亲不如家伙亲,见了女人,连兄弟都不顾往人家那跑。能有什么事?至多是放一炮。到了胡丽丽的家里,胡丽丽的父母不在家,秦书凯于是直接进入了胡丽丽的房间,胡丽丽见他进来,脸色很兴奋地说:“秦书凯,看报纸了,县委最近提拔一批挂职干部,名单后面跟着一大段的说明,我就想问问你,这次的名单上怎么没有你啊?”秦书凯解释说:“这次的提拔是领导干部,是要有一定级别的,正股级的干部才能提拔,我是副科长,其实就是副股级,提拔也只能是科长。市县大的调子已经定下了,只要是有合适的岗位,挂职干部一定要优先提拔。”这几年,沿海的几个省都是机关的称呼提高,县里原来的股,现在改为科,实际人员的级别还是股级。而市里原来的科,也就改为处。科长就是处长,但是级别还是正科级,所以让很多外地的人不了解。胡丽丽就很失望的说,看来做领导还要再爬一个台阶,就问:“发改委的科长位置有没有空缺,如果有一定要争取到。”秦书凯想了想说,“空出了一个位置。”胡丽丽一听放下心来,说有此情况,你一定要争取。后来,胡丽丽、她钻进秦书凯的怀里撒娇似的说,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以后你提拔了,当了领导可不能把我给忘了。秦书凯多日没碰女人,浑身是火的烧着呢,家伙早就如钢棒,被胡丽丽这么一钻,火全被撩了出来。他抱住胡丽丽,把他压倒,骑到女人的身上,不管不顾的胡乱亲着。胡丽丽的心情今天看起来非常好,她一边卖力的哼唧着把自己的身体尽力往男人的身上粘着,还用嘴巴柔中带力的亲咬着男人的耳朵,前面部,秦书凯被她的主动撩拨的兴奋到了极点。秦书凯无法控制,把手伸到女人下面处,用力的扒下她的短裤,把自己滚烫的家伙送了进去。他像是正在进行百米竞赛的参赛选手,用最快的速度向目标一次次的冲,终于雄器的顶端一阵无比舒畅的颤抖,秦书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后来,秦书凯如煮烂的面条,整个人无力的趴在胡丽丽的身上。从胡丽丽家出来后,秦书凯从女人身上排泄的快乐一直荡漾着全身,特别是下面的家伙经过女人的洗礼,再也不在裆部昂首的提意见了,如泄气的轮胎,软软的挂在下面。胡丽丽说的话提醒了秦书凯,按照市委规定肯定是应该提拔的,但是官场上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尤其是涉及到最为很是敏感的提拔问题,事情更加复杂多变,一个人的提拔涉及到这个人的背景,以及背后所有的交易等,像自己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是最容易遭人挖墙脚的。要打有准备的战斗,才能获得胜利。第二天,一大早,办公室新来的同事小冰趁着办公室只有秦书凯和自己两人,神秘兮兮的走到秦书凯办公桌旁说,秦科长,咱们办公室又有人要被提拔了。秦书凯不由一怔,他现在对提拔两个字特别敏感,官场的现实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要是级别上去了,他刘大明敢对自己不待见?尽管心里特别在意这件事,秦书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问小冰,谁呀?运气这么好。小冰把嘴巴冲陆长生的位置上撇了一下说,还能有谁?这两天一直跟在邱科长身边拍马屁,不就是为了能提拔当科长吗?这种人,我最看不顺眼了,为了升官,连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有,领导放个屁都当成枪扛着。小冰的父亲是县里某局的局长,官宦家庭背景,让小冰即便是作为办事员的身份,也有胆量瞧不上陆长生这个副科长。小冰说的兴起,索性拖了张椅子坐在秦书凯办公桌一头喋喋不休的絮叨说,前一阵子,秦科长下乡,这办公室的卫生工作一直是陆长生在做,我才来几天啊,他立即摆起领导的架子来了,现在连笤帚都不摸一下,到了办公室后,要是发现哪里不干净,还跟我龇牙,你说说看,人家邱科长可是正职,人家都没吭声呢,你一个副科长,狗仗人势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体现自己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可你要在领导面前表现好,你自己亲自动手干活就是了,别把我给扯上啊,我从小就这样,你要是见我做事不顺眼,我还不干了呢。小冰小嘴巴微微翘起,言谈举止一副孩子气的模样。秦书凯微微一笑说,小冰啊,你也别生陆长生的气,这机关里的规矩就是这样,谁的资格浅,这些粗活就砸到谁的手里,我之前也是在办公室一直负责卫生打扫工作,干了一年多,直到后来下乡才有机会脱手的。小冰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顺着我的话说,在机关里呆的时间长了,个个都同一副德性,遇到问题绕道走,自我保护意识特别严重。话不投机,小冰有些悻悻然的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秦书凯倒是愣了一下,敢情这姑娘心里也挺明白的,怎么说话做事就有些不上路子呢?正有些愣神,瞧见邱科长和陆长生前后进了办公室,邱科长的包是被陆长生拿在手里的,秦书凯不由又是一愣,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没走之前,陆长生跟邱科长之间的关系,应该没那么近乎,难道小冰说的话,竟然是真的?秦书凯心说,陆长生到底比自己早工作两年,这次要是能提拔起来,也是应该的,在机关里混,不就是混年头,熬日子嘛,陆长生提拔了,底下就该轮到自己了。。“没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剂,分早晚两次服,吃上半个月,就会有明显好转,不过切忌,服药期间不能碰烟酒。”林羽说着去诊所要了纸笔,给他开了一个方子。“多谢何兄弟,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成斌接了方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其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但见到林羽一口说出他的症状,便对林羽的医术深信不疑了。“何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邓局长攀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诊所还得多仰仗你美言几句啊。”孙丰赶紧适时的跑过来套近乎,连称呼也变了。他不在乎林羽怎么忽悠的邓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图就行。“当然,还希望孙所长以后多多照顾江颜。”林羽笑道。“没问题,明天我就给江主任涨工资!”孙丰拍着胸口保证。接下来一天林羽继续待在诊所里无所事事,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他的眼神已经跟先前不一样了,随和了不少,而且午饭和晚饭的便当也都给他定了一份。等江颜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岳父岳母,林羽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家长啊。江颜家位于清海市一处中高档小区,小区绿化率很好,环境很幽静。环境越安静,林羽心跳的就越厉害,感觉跟做梦似得,自己就这么轻易的跟才认识了一天的陌生女人回家,真的好吗?“下车!”江颜见林羽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林羽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华贵,稍显富态,中年男子则有些瘦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这俩人正是江颜的父母,江敬仁与李素琴,俩人都在机关工作,一个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稳定体面,凭着早些年买下的几套房产,勉强跻身中产阶级。看到女儿和林羽推门进来,李素琴忍不住冲了林羽翻了白眼,想起两年前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心里就有些懊悔,当时也是一时糊涂,才把女儿推进了火坑。用她老伴的话说,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废物从孤儿院领回来,结果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爸,妈……”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妇打了声招呼,但是俩人看都没看他。林羽猜的没错,这个何家荣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没啥地位。“颜儿,上了一天班,累坏了吧,我给你放了水,去泡个热水澡吧。”李素琴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起来,随后转头看向林羽,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去帮你爸刷鞋,顺便把地拖了。”“……”林羽内心凌乱,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怎么说自己今天也是刚出院啊。“妈,他今天刚出院,让他休息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江颜突然开口替他说话。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儿好像从没帮这个废物说过话啊,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就连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头看了女儿一眼。“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林羽笑了笑,接着往里走去。“你往哪走呢,公用卫生间在那边,哎呦,这是撞傻了吗,笨手笨脚的。”李素琴忍不住埋怨道。“颜儿,我刚给你们换了床垫,可软和着呢,现在家荣醒了,你们俩赶紧给我要个孙子吧。”李素琴压低声音跟江颜说话,但是林羽却听的一清二楚。“咣当!”端着水盆的林羽差点连人带盆栽到地上。这个何家荣废物是废物了一些,但是好在人老实,又是自己亲手养大的,所以李素琴对他也有些感情。虽然跟他结婚有些委屈女儿,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女儿和他能赶快生个孩子,自己和老伴好抱孙子。“妈,这个回头再说。”江颜低着头冷声道。“还回头说,女儿,你们结婚都快两年了啊。”李素琴有些着急道。江颜没再接话,换好鞋转身进了卧室。卫生间里的林羽一边刷鞋一边擦着鼻血,想想江颜精致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他难免有些心潮澎湃。恐怕任何男人在这种极品面前都把持不住吧,所以他陷入了纠结,睡,还是不睡?睡吧,她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不睡吧,现在名义上自己又是她的老公,而且自己要是不出手相助,她和何家荣可能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想想自己生前也是清海市见义勇为的杰出青年,所以最终他决心,助人为乐!忙完后他好好的洗刷了一番,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卧室。江颜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地上则打好了一个地铺。林羽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眼专心玩手机的江颜,见她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禁不住苦笑了起来,怪不得结婚快两年了都没孩子,原来何家荣一直都睡在地上啊。难怪今天自己握江颜手的时候,她有些不自在,可能他俩平日里连手都很少牵。这个何家荣真是太不争气了!林羽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没法助人为乐了,只好走过去躺到了地铺上。“关灯了。”江颜冷冷道。“关吧。”林羽竟然有种回到了大学寝室的感觉。接下来的几天林羽一边去探望母亲,一边通过对何家荣身边的人旁敲侧击,终于将这个家伙的信息了解了个差不多。原来何家荣是个孤儿,三岁的时候被李素琴领养了回来,后来长大了就跟江颜结婚了,至于江颜为什么会答应,这点不得而知。通过翻查这个何家荣的手机,林羽发现他的交际网很简单,除了与两个贩卖色情光碟的来往密切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他昏迷了两个月,连这两个贩卖光碟的都没了联系,不过林羽觉得人际关系简单也好,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烦。可能血缘关系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吧,林羽母亲在见到披着何家荣皮囊的林羽后,感觉特别的亲切,也打消了轻生的念头,认他做了干儿子。见母亲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林羽也放心了不少,接下来要想办法还黄毛那笔钱了,但一时间要想筹到那么多钱,着实有点难度。下午林羽从母亲那回来后,江颜已经回来了,正对着镜子补妆。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家,而且都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你怎么才回来,赶紧去换衣服,今天你舅舅家新女婿升职,请我们去吃饭。”丈母娘催促道。林羽进屋后江颜已经收拾好了,一身黑色蕾丝露肩长裙,乌黑的头发斜披在肩头一侧,显得性感魅惑,同时又不失大气稳重。林羽看的有些呆住了,绝世尤物,大概说的就是她吧。“你要想不去的话,可以留在家里。”江颜冷声道。“怎么,怕我去了给你丢脸吗?”林羽自嘲的笑了下。“不是。”江颜脸色微微一变,快步走了出去。林羽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既然江颜不想自己去,他就决定留在家里,但李素琴不同意,怕江颜舅舅那边挑理。。  朱青云站在校门口,看着远处缓缓行驶着的迎亲车队,胡子拉杂的脸上现出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的神态。车子慢慢行驶,越开越远,转过眼前的村庄后,就在朱青云的视线里消失了。朱青云布满血丝的眼里露出无比愤怒的神情,许久,朱青云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他玛的,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朱青云无限落寞地回到自己位于校园角落里的单身宿舍。这个偏僻的村完小里,只有朱青云一个年轻的住校老师,其余的老师都是家在附近,平时除了教学,都在家里忙自己的庄稼,和庄稼汉没有什么区别。朱青云的宿舍简单得就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这张简易而又破旧的椅子床,只要一坐下去就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叫唤声。朱青云一屁股坐了下来,立刻传来一阵破败的叫唤声。“他玛的,叫什么叫,今天又没擦你!”朱青云没好气地说。三天前,杜睿琪最后一次走进这个房间之后,朱青云就连续三天没有睡觉。那天中午,杜睿琪来到朱青云房间的时候,朱青云正躺在床上看书。“中午怎么来了,不是晚上才想我的吗?”看到杜睿琪进来,朱青云有些喜不自禁,心里却瞬间就想到了属于他们之间那些幸福甜蜜的事情。杜睿琪把门锁上,没有接朱青云的话。她默然地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不停地踢着脚下的一支粉笔头。杜睿琪反常的神情让朱青云很是不解。“发生什么事了?”朱青云搂着杜睿琪的肩膀问道。“我要结婚了!”许久,杜睿琪轻声说道,只是依旧低着头。“结婚?我们说好再过一年啊,干嘛要那么快!”朱青云不解地说。他们每天都在一起,想亲热了几乎随时都可以,和小夫妻没有什么区别。原本说好一年后再考虑结婚的。“我,要结婚了!”杜睿琪刻意把“我”加重了语气。“什么?你要结婚,你不是要和我结婚的吗?”朱青云依旧不解地问道。他似乎还没有听明白杜睿琪话里的意思。杜睿琪终于抬起头,看着朱青云睁得很大的眼睛。“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我要结婚了,三天以后就办酒席!”杜睿琪看着朱青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说什么?”朱青云的眼睛几乎要暴跳出来了,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他瞬间被震晕了!“你要和谁结婚?那个男人是谁?”朱青云几乎咆哮着问道。“这个你就别问了。我来就是要告诉你,青云,虽然我和别人结婚了,但是我心里最爱的男人还是你,你相信我!”杜睿琪摸着朱青云的脸说。“爱我?爱我为什么还要和别人结婚!”朱青云站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瞬间就突出来了。“青云,我爱你,可是我不能嫁给你,请你原谅我!但是,我的心是属于你的!”杜睿琪也站了起来,“今天,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我再最后一次给你!云,我爱你!”杜睿琪抱着朱青云,脑袋紧紧地贴在朱青云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天啊,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六年啊,我们六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嫁人就嫁人呢?朱青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木木地站在原地,并没有迎合杜睿琪的拥抱。杜睿琪抬起头,看到朱青云愤怒的眼神有些害怕。眼前的朱青云脸色发青,眼睛因为愤怒而圆睁着,就像要把她给吃了似的,神情十分可怕!“青云,你别这样,我也是有苦衷的,但是,青云,我爱你!永远爱你!”杜睿琪说完,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朱青云的唇。“滚,既然你选择嫁给别人,为什么还来我这里?滚!”朱青云撇过头,愤怒而又用力地推开了杜睿琪。“青云,你!”杜睿琪没有想到,往日里那么爱自己的朱青云今天会如此粗暴地对待自己的柔情。眼前的男人让她感觉太陌生太可怕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伤心和委屈,还有内心的痛苦和纠结,让杜睿琪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双手掩着脸,无声地啜泣起来,然后,她缓缓转过身就往门口走去。杜睿琪的手触到了那把冰冷的铁锁头,内心再次涌起无限的痛楚!她知道,今天走出这扇门,来日或许就是陌路了。曾经的爱和海誓山盟都将化为泡影,她和朱青云之间的一切都要消失了!想到这里,杜睿琪更难掩心里的痛苦,不禁不住失声痛哭。朱青云看着杜睿琪抖动着的肩膀,快步走到门口,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杜睿琪。“青,别走,别嫁人,我娶你,我明天就娶你,你说过你是我朱青云的女人!你不能再属于任何男人!”朱青云贴着杜睿琪的耳朵说。杜睿琪转过身,紧紧地抱着朱青云,已经泣不成声了。两张湿漉漉的嘴情不自禁地咬在了一起。“云,我爱你!我舍不得你!”杜睿琪带着泪呢喃道。“我也爱你,别离开我!”朱青云喘着粗气说。往日的激情瞬间就在两人之间复活了,而且熊熊燃烧了起来。他们再也控制不住,彼此都把对方拨了个精光。杜睿琪洁白美丽的身体展现在他的眼前。这是朱青云熟悉的女人,三年的床第之欢,杜睿琪的每一寸肌肤,朱青云都已摸过无数遍了。可是今天当女人白皙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时,朱青云的心里却有着与往日绝然不同的感觉。这个自己爱过无数次的女人,要带着与自己的那些激情嫁给另外一个男人?朱青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但是杜睿琪的性格朱青云很清楚,一旦她决定了,事情就无法挽回。朱青云的内心顷刻间就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一种被抛弃被打败的感觉从脚底直袭到朱青云的天门穴,让朱青云脑袋上的青筋暴突出来。既然不能挽留,那就最后一次爱这个女人吧,最好能把她爱死!这样她就永远是我朱青云的了。朱青云想着,嘴里的气息就喘得更粗了。他用自己那张大嘴疯狂地去咬杜睿琪的身体,尤其是那对洁白的双峰。“不,云,不,你弄疼我了!”杜睿琪喊道。可是朱青云却丝毫不予理会,继续疯狂地咬着,在杜睿琪不停地哭喊声中,朱青云却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红的齿印。怒火攻心的朱青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的动作也近乎开始疯狂起来,完全不是往日的温情脉脉,而是变成了无礼的粗暴,对杜睿琪的爱几乎成了一种虐贷——杜睿琪被朱青云这样“虐贷”还是头一回,她感觉到了朱青云对自己的报复性发泄,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最后,朱青云更是报复性地让自己的种子全部进入了杜睿琪的体内!当朱青云离开她的身体时,杜睿琪心里的绝望袭遍了全身。这几天是她的排卵期,天啊,千万别出什么意外!杜睿琪躺在床上有些瑟瑟发抖。最后,杜睿琪带着伤心和绝望,更带着满身的屈辱离开了朱青云的房间。杜睿琪走了,朱青云就像一头疯了的狮子——。朱青云站在校门口,看着远处缓缓行驶着的迎亲车队,胡子拉杂的脸上现出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的神态。车子慢慢行驶,越开越远,转过眼前的村庄后,就在朱青云的视线里消失了。朱青云布满血丝的眼里露出无比愤怒的神情,许久,朱青云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他玛的,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朱青云无限落寞地回到自己位于校园角落里的单身宿舍。这个偏僻的村完小里,只有朱青云一个年轻的住校老师,其余的老师都是家在附近,平时除了教学,都在家里忙自己的庄稼,和庄稼汉没有什么区别。朱青云的宿舍简单得就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这张简易而又破旧的椅子床,只要一坐下去就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叫唤声。朱青云一屁股坐了下来,立刻传来一阵破败的叫唤声。“他玛的,叫什么叫,今天又没擦你!”朱青云没好气地说。三天前,杜睿琪最后一次走进这个房间之后,朱青云就连续三天没有睡觉。那天中午,杜睿琪来到朱青云房间的时候,朱青云正躺在床上看书。“中午怎么来了,不是晚上才想我的吗?”看到杜睿琪进来,朱青云有些喜不自禁,心里却瞬间就想到了属于他们之间那些幸福甜蜜的事情。杜睿琪把门锁上,没有接朱青云的话。她默然地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不停地踢着脚下的一支粉笔头。杜睿琪反常的神情让朱青云很是不解。“发生什么事了?”朱青云搂着杜睿琪的肩膀问道。“我要结婚了!”许久,杜睿琪轻声说道,只是依旧低着头。“结婚?我们说好再过一年啊,干嘛要那么快!”朱青云不解地说。他们每天都在一起,想亲热了几乎随时都可以,和小夫妻没有什么区别。原本说好一年后再考虑结婚的。“我,要结婚了!”杜睿琪刻意把“我”加重了语气。“什么?你要结婚,你不是要和我结婚的吗?”朱青云依旧不解地问道。他似乎还没有听明白杜睿琪话里的意思。杜睿琪终于抬起头,看着朱青云睁得很大的眼睛。“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我要结婚了,三天以后就办酒席!”杜睿琪看着朱青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说什么?”朱青云的眼睛几乎要暴跳出来了,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他瞬间被震晕了!“你要和谁结婚?那个男人是谁?”朱青云几乎咆哮着问道。“这个你就别问了。我来就是要告诉你,青云,虽然我和别人结婚了,但是我心里最爱的男人还是你,你相信我!”杜睿琪摸着朱青云的脸说。“爱我?爱我为什么还要和别人结婚!”朱青云站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瞬间就突出来了。“青云,我爱你,可是我不能嫁给你,请你原谅我!但是,我的心是属于你的!”杜睿琪也站了起来,“今天,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我再最后一次给你!云,我爱你!”杜睿琪抱着朱青云,脑袋紧紧地贴在朱青云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天啊,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六年啊,我们六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嫁人就嫁人呢?朱青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木木地站在原地,并没有迎合杜睿琪的拥抱。杜睿琪抬起头,看到朱青云愤怒的眼神有些害怕。眼前的朱青云脸色发青,眼睛因为愤怒而圆睁着,就像要把她给吃了似的,神情十分可怕!“青云,你别这样,我也是有苦衷的,但是,青云,我爱你!永远爱你!”杜睿琪说完,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朱青云的唇。“滚,既然你选择嫁给别人,为什么还来我这里?滚!”朱青云撇过头,愤怒而又用力地推开了杜睿琪。“青云,你!”杜睿琪没有想到,往日里那么爱自己的朱青云今天会如此粗暴地对待自己的柔情。眼前的男人让她感觉太陌生太可怕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伤心和委屈,还有内心的痛苦和纠结,让杜睿琪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双手掩着脸,无声地啜泣起来,然后,她缓缓转过身就往门口走去。杜睿琪的手触到了那把冰冷的铁锁头,内心再次涌起无限的痛楚!她知道,今天走出这扇门,来日或许就是陌路了。曾经的爱和海誓山盟都将化为泡影,她和朱青云之间的一切都要消失了!想到这里,杜睿琪更难掩心里的痛苦,不禁不住失声痛哭。朱青云看着杜睿琪抖动着的肩膀,快步走到门口,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杜睿琪。“青,别走,别嫁人,我娶你,我明天就娶你,你说过你是我朱青云的女人!你不能再属于任何男人!”朱青云贴着杜睿琪的耳朵说。杜睿琪转过身,紧紧地抱着朱青云,已经泣不成声了。两张湿漉漉的嘴情不自禁地咬在了一起。“云,我爱你!我舍不得你!”杜睿琪带着泪呢喃道。“我也爱你,别离开我!”朱青云喘着粗气说。往日的激情瞬间就在两人之间复活了,而且熊熊燃烧了起来。他们再也控制不住,彼此都把对方拨了个精光。杜睿琪洁白美丽的身体展现在他的眼前。这是朱青云熟悉的女人,三年的床第之欢,杜睿琪的每一寸肌肤,朱青云都已摸过无数遍了。可是今天当女人白皙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时,朱青云的心里却有着与往日绝然不同的感觉。这个自己爱过无数次的女人,要带着与自己的那些激情嫁给另外一个男人?朱青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但是杜睿琪的性格朱青云很清楚,一旦她决定了,事情就无法挽回。朱青云的内心顷刻间就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一种被抛弃被打败的感觉从脚底直袭到朱青云的天门穴,让朱青云脑袋上的青筋暴突出来。既然不能挽留,那就最后一次爱这个女人吧,最好能把她爱死!这样她就永远是我朱青云的了。朱青云想着,嘴里的气息就喘得更粗了。他用自己那张大嘴疯狂地去咬杜睿琪的身体,尤其是那对洁白的双峰。“不,云,不,你弄疼我了!”杜睿琪喊道。可是朱青云却丝毫不予理会,继续疯狂地咬着,在杜睿琪不停地哭喊声中,朱青云却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红的齿印。怒火攻心的朱青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的动作也近乎开始疯狂起来,完全不是往日的温情脉脉,而是变成了无礼的粗暴,对杜睿琪的爱几乎成了一种虐贷——杜睿琪被朱青云这样“虐贷”还是头一回,她感觉到了朱青云对自己的报复性发泄,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最后,朱青云更是报复性地让自己的种子全部进入了杜睿琪的体内!当朱青云离开她的身体时,杜睿琪心里的绝望袭遍了全身。这几天是她的排卵期,天啊,千万别出什么意外!杜睿琪躺在床上有些瑟瑟发抖。最后,杜睿琪带着伤心和绝望,更带着满身的屈辱离开了朱青云的房间。杜睿琪走了,朱青云就像一头疯了的狮子——,“看来还是没谈拢!”我皱起眉头,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嘉琪姐不在家,我也懒得做饭,回到英阿姨家里,正巧饭菜已经桌,宋叔叔也在家,他化程度不高,做的是技术活,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简单直接。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吃饭时,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依然是赌博引起的。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老是向别人借钱,还拖着不还,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按英阿姨的说法,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有的时候身没钱,十块八块也要,这不免让英阿姨极为气愤。我摇了摇头,方正源好赌,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平日里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赌场里面。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两人这样一拖再拖,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从英阿姨家出来时,我感觉有点烦躁,自从和女友分手后,我压抑了许久,今天看见那风.骚入骨的少丨妇丨后,内心欲.火被勾起,竟然有点蠢蠢欲动了,于是坐车去了青阳市最火爆的酒吧“黑夜精灵”,准备去那里排遣一下空虚。黑夜精灵酒吧是青阳市最早、也是最有名气的一家酒吧,每到夜晚,里面人满为患,尤其以单身小姑娘和年轻少丨妇丨居多,来这里的人,多半都目的不纯,找一夜.情和炮友的人皆是。到了黑夜精灵酒吧门口下来,我看虽然时间还早,才九点不到,但见三五成群的红男绿女们已经来了很多。我也加快了步伐,跟随着众人钻进了黑夜精灵里,此时里面已经霓虹摇曳,人影绰绰了。一看到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我两眼放光,赶紧在吧台找了个位子坐下来,顺便拉了个椅子过来给随时可能过来搭讪的美女预备着。坐下之后,我点了一支雪狐伏特加,这种酒较为廉价,适合咱这穷小子消费。女侍应给我拿来酒,兑好雪碧,朝我抛了个媚眼,笑吟吟的说道:“帅哥,请慢用。”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笑了笑,没搭理她。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又朝我身边挤了挤,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浑身一阵麻酥时,耳畔忽的一热,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问道:“帅哥,手机号多少呀?”我笑了一下,假装没听清楚,淡淡的问道:“美女,你说什么?”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嘴唇贴着我的耳朵,道:“你手机号是多少呀,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见这女孩步步紧逼,我实在装不下去了,轻笑着摇摇头,干脆的道:“一起聊聊?得了吧,想约炮直说是,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切!”了一声,道:“我看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说着,她一扭腰,端着空盘子闪进了人群里。我朝着她的背影举起酒杯,笑道:“美女,真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具有这么优秀的品质?”随即,我被四周袅袅婷婷的女人们迷住了,视线落在那些随着舞曲扭摆的玲珑娇躯。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一杯雪狐伏特加快喝完了,我也没有物色到什么美女,我遗憾的拍了拍手,晚没逮到猎物,看来得准备打道回府了。正当我将酒杯端起,想干了里面剩下的酒时,一个影子笼罩在我眼前,我仰脸一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在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见我在看她,小美女瞥了我一眼,牙尖嘴利的道:“看什么看呀,没见过美女呀!”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好玩,伶牙俐齿的不说,声音蛮清脆的,还挺好听,笑着搭讪道:“美女,一个人来玩啊?”美女挺翘的琼鼻一抬,没好气的说道:“管你什么事呀!”我讶异的打量了这小辣椒一眼,这几年和女孩子玩耍,凭借着自己英俊的相貌,能让我吃一鼻子灰的女孩还真的没有,倒是逗得我来了兴趣,耐着性子,笑着说道:“美女,别介,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大家聊聊呗。”“切,谁和你聊呀!还不是想泡我!”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搞的我登时无语,喝了口闷酒,我心想这样不行,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不能宠着她,要不然,她能天了。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挖苦她道:“切,还泡你呢,你也不看看你,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泡你哪里啊?”小美女一听急了,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道:“你……你个臭坏蛋,我,我哪里像飞机场啦?算没她们的大,过两年不能赶了呀。”我哈哈笑了,觉得这小姑娘真的好玩,继续逗她道:“过两年?哈哈,难不成你还会二次发育啊?”小美女转过头来,呲着一对漂亮的小兔牙,略显稚嫩的声音,道:“你才二次发育呢,我还没到十八岁呢,肯定还能发育了!”“没到十八岁?这么小敢到酒吧来瞎混,你不怕遇见坏人啊?”小美女嘴巴撅得老高,捏着粉拳,恨恨的道:“坏人?哼!你是个坏人,看你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你没安好心!”“我没安好心?呵呵,你瞧瞧到这地方来的男人女人,有几个是纯洁的啊?小妹妹,你别太天真了好不好。”我轻笑着摇头,听这小美女说的话,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还不够四两重:“再说了,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依旧是飞机场,还看你呢,切!”“你个大坏蛋!”小美女气的嘟着嘴,一张樱桃小口红润极了,气呼呼的站起身,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我开玩笑的吓唬她,道:“你个小丫头,再看我,再看我我把你吃掉。”“切,不跟你吵啦,坏蛋,我要喝酒。”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说完,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猛的灌了下去,登时呛得她直咳嗽。《带着天道转异界》《乱世伏》《岳两女共夫》《宇宙重启之天道之争》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打鱼赢钱》。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85807_601284.html
打鱼赢钱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