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欧冠番茄 目录共1687章

首页

欧冠番茄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4800章 醒来后

欧冠番茄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明白。”胡耀祖无来由地开始紧张,可能因为又要面对未知了。“记住,有大事才启用红玫瑰。”零零三提醒。“是。”回到房间,胡耀祖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这地方待久了,有感情,这是最后一晚了。他知道,不会有人送行,不免有些伤感。一大早,来一辆军车,胡耀祖上车,车上只有他一个人,他又一次戴上了黑色头套,摇摇晃晃地去了车站。天已经黑了,他被带到一间屋子里,“这是你的行李,十分钟后,我来接你。”那人出去了,听到关门声,胡耀祖摘下头套,眼前的行李是一个箱子,乡下人常用的旧箱子,打开,里面也装着乡下人的服装。桌上有菜饭,胡耀祖还真的饿了,三下五除二吃完饭,便急忙换好衣服,这时候有人敲门,胡耀祖自觉戴好头套,这是规矩,来的人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来的人。“我们走吧。”那人说。胡耀祖能看到那人的脚,他跟着那人走,上了火车,胡耀祖被带进一个包厢,“到下车的时候,我来叫你。”门关上了,这一次和上次来的时候不同,车厢并非封闭的,有窗户,只是锁死了。胡耀祖看着外面,一片黢黑,什么也看不清,他也不关心外面是哪里,心里只想着自己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大脑一片迷茫。不如睡觉,睡觉就什么都不用想了,美美睡了一觉,天亮了,有人敲门,“你准备下车吧。”那人并没有进来,胡耀祖听到那人的脚步声被走廊上更多人的脚步声淹没了。他提上行李箱,打开门,跟着人群下火车,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只好站在那儿,看着火车离开。“一个小时后开车。”突然旁边冒出来一个人,递给他一张火车票,胡耀祖都没看清楚他的脸,那人就离开了,他也不管了,凭借着车站微弱的光线看火车票。上面写着,目的地是南京?南京是什么地方?胡耀祖只知道广州,他从来没出过远门,不知道南京是个什么地方。他就呆在车站,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等,一小时后,一辆火车停了下来。“是到南京吗?”胡耀祖上前问列车员。“对。”列车员看了胡耀祖的火车票,挥手示意他上车。火车开了一天一夜,这一站停车的时候,列车员喊着,“南京到了,排队下车。”胡耀祖起身跟着人群下车,站台上,到处都是拿着枪的士兵,说的话很奇怪,胡耀祖努力去听,却一句也听不懂。他心想,完蛋了,原来外地方言根本听不懂,以后如何找工作安顿自己?“打开行李检查。”突然走过来两个人,说的话,他却又听得懂了,是两个黑衣人,手里都拿着枪,说完就开始翻看他的行李。胡耀祖还算有预知,提前把六个大洋都藏在了乡下人常戴的破帽子里。“你从哪里来啊?”翻完行李箱,没找到什么异常的物品,其中一个人问道。“乡下。”“又是一个乡下来的。”其实,胡耀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被第一个问题就问傻了,还好,看前面好几个人都说乡下,他也跟着说。“走吧,走吧。”两个人不耐烦地对他挥手。胡耀祖提着行李箱跟随人群出了车站,路上有不少来往的车辆,人群也密密匝匝,他不禁在心里感叹,这南京比广东热闹很多。胡耀祖原地站着,傻傻看着人群,不知道这些人去往哪里,要去干什么,但是他心里特别兴奋,这样的地方,才是生活的地方,不像原来,天天跟坐牢一样。可是,又看到很多带枪的黑衣人在街上巡逻,胡耀祖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这是什么情况呢?我们乡下可没有这种带枪到处走的人。他怕又被这些带枪的人抓去和原来一样到深山里坐两年牢,赶紧靠着墙根走,去找地方安顿自己。一条巷子尽头,一个精瘦的老伯正在大院门口蹲着抽烟,胡耀祖走上去,“大爷,你这里有房子租吗?”“你几个人啊?”大伯打量他。“就一个,就我一个人。”胡耀祖竖起食指。“阁楼有一间,你租不租?”胡耀祖急忙点头,简直太高兴了,他已经问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房子,能租到一间阁楼也是好事情。“你从哪里来啊?”精瘦的老伯现在变成了胡耀祖的房东,他皮肤黝黑,穿着和街上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衣服旧了,但是很干净。胡耀祖搞不懂,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他从哪里来,这很重要吗?不过他还是认真回答了,“广州。”老伯看着他,“广州?”“广州乡下。”“广州离这里挺远的,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老伯还没放他进门。“大爷,不瞒你说,我是被抓壮丁,逃跑出来的,我坐火车,糊里糊涂来到这里。”“糊里糊涂来的?你这人挺有意思,以前来过南京?”老伯又一次打量他。“南京,这地名我都没听说过,”胡耀祖突然凑近老伯低声说,“好奇怪,你说话我能听懂,为什么路上那些当兵的人说话我都听不懂?”老伯哑然失笑,“你还真是傻小子,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是日本人!”“日本人?”胡耀祖吃惊地看着老伯。“我们的国军战败了,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了。”老伯小声地说。“什么时候的事?”胡耀祖更加吃惊了。“都快两年了,你什么都不知道?”老伯对胡耀祖的问题也有些吃惊。胡耀祖蹲到老伯旁边,“不知道,我怕当兵,就逃跑,乱跑一气,也不知怎么混进了火车站,糊里糊涂来到这里,我就是个乡下人,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广州人,待会带你去办良民证,你就说是我远房亲戚。”老伯说。“谢谢大爷,这房租多少?”“算了,一看你都没什么钱,我也是一个人住,你陪我说说话就行了。”老伯豪爽地说,然后起身将他让进去。胡耀祖提着自己的行李高兴地跟进去,真是运气好,可以不付钱白住房子。老伯很热心,两人坐在院子里,老伯给他讲了很多南京的规矩,胡耀祖最关心的是让自己尽快安顿下来,能有口饭吃,所以急忙问道,“大爷,你能帮我找活干吗?”“你会什么?”“我是乡下人,除了跑得快,什么都不会。”胡耀祖说。老伯想了一会儿,“拉人力车吧,我和车行老板熟悉,可以介绍你去拉车。”“太好了,谢谢大爷,我有的是力气。”胡耀祖没想到一切那么顺利,现在安身的地方找到了,吃饭的活儿也找到了,心里安定许多。“要交一块大洋押金,你有吗?”老伯关上了大门。“有。”胡耀祖点头。拉人力车,胡耀祖觉得这活儿特别适合自己,不需要动脑筋,凭力气吃饭,挣点辛苦钱,唯一要操心的就是得先出去熟悉熟悉路线。虽然挺累,但他还是很高兴,每天早出晚归,奔跑在大街小巷,近点远点都无所谓,只要有钱赚就行。。钱多多学着林小鹿单手开烧酒,给林小鹿倒的满满一杯!“这杯,敬我们的不容易!”“干杯!”“得确做偶像不容易,不红的时候想红了,红了又讨厌工作太多。”“哎呦,怎么感觉你对娱乐圈了解那么多?”“因为我以前有个女朋友也是艺人!”听到如此八卦劲爆的消息,林小鹿也不嫌弃钱多多的烟味了,把凳子挪到钱多多身边摇着手臂撒娇着示意快说。钱多多哭笑不得摇晃着酒杯,示意着林小鹿坐远点:“你是不是当我喝醉了?这个事情能说的吗?”“为什么不能说?”“那如果你有个前任在外人面前说起你,那个外人还是娱乐圈的,你觉得适合说嘛?”“哎一古,什么外人,我们不是亲故嘛?”林小鹿生气的推开钱多多,她林小鹿又不是傻白甜,如果不把钱多多当朋友,怎么可能让他做饭?还晚上跟他在家里喝酒?“真的不能说,那个人你还认识!”钱多多豪爽的连喝三杯烧酒,就算酒量了得,这样猛喝铁人也受不了啊。一阵干呕。如此作态的钱多多,林小鹿虽然还有点小脾气,不过也不好继续追问。不过真的好好奇怎么办?还是认识的?会是谁呢?“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嘛?”既然追问不得,那原本的小疑问这时候就有机会问出口了。虽然跟钱多多见面不多,但之前他都是话题的发起者,非常的健谈,可能这是做导游的后遗症吧。不像今晚,沉默寡言。“我失恋了。”“啥?”“我说我失恋了。”“你这人居然还有人要?”林小鹿没想到八卦到如此之猛的话题,跟钱多多接触不算多,可是根据多年的在娱乐圈打滚的经验。林小鹿觉得钱多多外表就是一个暖男,可骨子里就是一个只爱自己的渣男人!今晚居然会因为失恋喝闷酒?这得确出乎她的意料。钱多多此刻看林小鹿就是一副看傻子的眼神,我失恋了你有必要那么兴奋嘛?“怎么看上去我失恋了你那么开心?”“有吗?没有吧?”林小鹿装疯卖傻,她才不会告诉钱多多在她心里,钱多多就是一个渣男人。此时酒劲上头,林小鹿平时听得最多就是自家欧尼的情事。难得这次可以从男人的角度来看待感情,对于一个爱情的初学者,这无无疑是一个难得学习的经验。她也顾不得避嫌了,臭不要脸的挽着钱多多的手,一副好哥哥你就快点说吧。钱多多第二次嫌弃的推开林小鹿,那平平的那啥,虽然没有脱掉x罩,但已多年的经验看来,这垫的也太厚了吧?“钱多多你过分了!我可是半岛最美的偶像之一,你这是什么意思?”佛都有火,何况一个美女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人嫌弃。我,林平之不要面子的?“没办法,我对于飞机场不感兴趣!”“谁说的飞机场?我明明b好不!”女人可以自己说自己矮,可以自己说平!但绝对不能给人外人说!有女朋友的亲们注意了!钱多多这时也不用说出口了,只是眼神一直瞄着外面阳台挂着的衣服!那一厚厚的一层是x垫吧?其实钱多多以前也喜欢看小说,那些看到女性内衣就会害羞,不小心摸到女性的内衣就会惊慌失措觉得好虚伪。钱多多对于这个实在习以为常,别说女友之类的,就算去朋友家,难道朋友会为了避嫌把阳台所有内衣都收起来?不太可能吧?只是为啥林小鹿她咬我手臂?她也不嫌弃脏嘛?还是她害羞?但看她生气的样子,应该不是害羞。只是单纯的觉得羞愧吧?“所以你这是奔现失败?”林小鹿还以为会听到什么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谁知道居然是一个俗不可耐的宅男网恋故事。应林小鹿要求,两个人在抽着小烟喝着小酒侃着大山。想不到的是林小鹿抽起烟来还是有模有样的,如果这个时候给她一根女士香烟一条旗袍,或者钱多多就不嫌弃那对a了。“我一开始也没想过太多,就只是算打发一下日子,可是渐渐的聊久了,我也不知道是爱情还是单纯的习惯了她的存在。”“她的开心,不开心都会愿意跟我说,虽然我没见过面但我能够确定我已经走入了她的生活,或者比她身边的亲人还要熟悉她,因为好多心里话,好多小秘密都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也渐渐的发现了我的改变,我会为了期待跟她见面而身上随时带着软糖,会为了逗她开心每天都会去找一些新出的段子,因为她的不开心我愿意彻夜不睡陪她聊天。”“那你为什么要说自己那么花心?”“这是事实。”“可你不知道女生或者更愿意你欺骗她?”“一开始是当成亲故的一些小话题,后来,我只是单纯的心里觉得不愿意骗她。”地下的一箱烧酒,已经所剩无几,林小鹿把最后的一瓶烧酒开了,喝了一口后递给钱多多。钱多多古怪的看了一眼林小鹿,虽然不介意跟你间接接吻。但,这会不会有病?钱多多想了一下,这个时候还是不应该刺激喝过酒得女人,谁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嫌弃她而发生酒后杀人事件?直到钱多多喝下去后,林小鹿才把那不满的小眼神收回去,多少人要喝自己的洗澡水,自己还不愿意呢。哪像钱多多这人,时刻在埋汰自己,这是黑粉吧?恩,没错,应该是黑粉!“那你为什么要删了她?”既然不肯定自己的心,为啥要做出删人那么伤人的事情?难道不知道,好多事情都是一转身就一辈子了嘛?“因为我想她自己看清楚自己的心,在感情里面我就是一个烂人,我把选择权交给她。”“如果她加回我,那我也有勇气追求我的梦。”“如果不加,那我也可以安心的浪迹天涯。”林小鹿冷不丁的喷出渣男两个字,明知道女生性格本来就被动,说是选择权给了她,还不如说钱多多自己没信心没勇气。“我突然好羡慕你。”面对林小鹿突然得感叹,而且是毫无理由得感叹,钱多多还是一时无法搞清女人的引起。不等钱多多回话,林小鹿自己把话说出来:“你可以经历好多故事,而我就连谈个恋爱都一个月可能见不到一次,就算聊天忙起来我收到他信息回过头他又在忙了!”“说是谈恋爱,我真的不知道这算不算,你见过恋爱以来,一次出去玩,购物都没有的吗?”“每次见面基本上都是包间里吃饭,或者咖啡室里的小包间喝咖啡,我也是女人,我也想跟普通女孩子一样去南山一起挂个情侣锁,想跟自己男朋友去购物去吃各种各样的小吃,想跟着男朋友去旅游,然后我穿上漂亮的衣服,他有着温柔的笑容。”钱多多第一次可怜这个女人,虽然只是喝了酒的女人,明天酒醒后还是一个调皮甜美的偶像。。  刘大明面对吴龙的不满,很自信地安慰说。自从知道贾仁达回来吗,上次会后和贾仁达联系上,刘大明心里就一直高兴,听了吴龙的汇报,心里就暗骂道,这群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到时候有你们哭的时候。“几个人这么做,明显的就是让我们难看!”吴龙很生气地抱怨说,心里却在恨跟错了人,跟着张富贵,说不定也和秦书凯一样提早享受挂职胜利的成果了。下面的几个月又是怎样,但愿不要虚度光阴。“不要灰心!”刘大明看到吴龙很不快乐的脸色,知道吴龙心里的感觉,就安慰说。“有主任做后盾,很有信心!”吴龙知道该说什么,只要巴结好刘大明,到时候请他出面和单位的余副局长说几句好话,加大对自己联系村的扶持力度,胜利果实才有指望。“吴龙,不要多考虑,我会对你负责的。”刘大明说,“不过以后咱们要勤沟通,关键时刻一定要互相支持,互相补台,咱们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这一点不说你也明白,没听人家说吗?政界,成功的唯一经验就是团结,教训就是不团结。你看看,起内讧的没有几个好下场。”刘大明知道,要控制好吴龙,语言上的敲打是不能少的,关键时候也要帮助他做点实事,有甜头,那么下属才能听话,整天空口说白话,没有人当回事的,即使说的人真的想做,听的人也会把它当成是放屁。“局长,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为你是从,不打折扣!”后来,刘大明就问跟踪张富贵的事,到底有没有结果?难道张富贵几个月的时候就没有和牛小娟**过?都是过来人,刘大明很不相信这样的结果,男女之间有了那种事,有几个能忍的了半年的。吴龙不知道如何回答,为了应付,就说一直跟着张富贵,天气冷了,张富贵出去就少了,也就没有跟踪,下面肯定会放在心上,仔细观察,就不信抓不住把柄。后来,吴龙又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以后更难跟踪张富贵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刘大明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吴龙就把年前跟踪,最后被张富贵发现,被警告的事都说了一遍。这么说,不仅为去年的跟踪无果找到了解释,也为今年的所谓跟踪打下伏笔。刘大明听了吴龙的话,感到很吃惊,原来张富贵已经知道了吴龙跟踪的事,就要当心,否则,张富贵哪一天把这件事找个理由向领导汇报,说别有用心的派人跟着他,想抓住他的把柄,那么就闹大了。领导人认为,你能让人跟踪张富贵,就能跟踪我,那么名声也就完了。官场,名声比脸重要,很多领导都不要脸,做着男娼女盗的勾当,但是却很不能不要名声,那是在官场混事的关键,刘大明也不例外。刘大明就说,张富贵既然知道了,再跟踪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他再次抓住证据,否则,我们就别想混了。后来,刘大明就问,张富贵和刘小娟那天在宿舍**的事除了你和秦书凯看到,还有什么人看到?吴龙想了想很久说,除了他和秦书凯,其余没有人能够有此福眼,可是,秦书凯是张富贵的人,肯定不会说出这件事,证明这件事,否则,根本就不用这么花费时间和精力。刘大明想了很久说,秦书凯这个野小子,其实很好对付,他这种人看好的就是眼前利益,没有长远的眼光,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的人。就说张富贵,如果不帮助秦书凯从市交通局找到关系铺路,秦书凯肯定不会如此的跟着,整天如狗一样,所以,给点好处,秦书凯就会如狗一样听我的指挥的。吴龙就很不信的看着刘大明,心里想,如果有本事,秦书凯肯定会如狗一样听刘大明的话,因为在单位,刘大明是他的领导,两年回去了还是领导,聪明的秦书凯肯定考虑过这个问题,出现现在的局面,唯一的理由就是刘大明不是一个很有用领导,下属可以不把他当回事。刘大明没有理会吴龙的眼光,继续说,秦书凯的事,以后我会处理的,过一会你到房间看看秦书凯有没有回来,没有回来就给秦书凯打电话,让他有空到我房间,有事要谈。后来,刘大明又说,吴龙,你上次对我说,你和对象都在农业局很多地方很不方便,想把对象调动工作的事我最经考虑了,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是你的对象想到哪个单位去?,吴龙那次随刘大明去陪县里的一个局长喝酒,饭后回来的时候刘大明介绍说这个局长和自己是高中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如果吴龙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就说一声。吴龙当时就趁着酒气,说了和对象同在一个单位不方便的事。吴龙说的时候,根本没有当回事,工作调动对领导来说那是很小的事,对没有背景的人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刘大明能帮助,那就是无形中占了一个大便宜,不帮助,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只当是酒话。听刘大明这么说,赶紧回答说:“好的单位也不想,说的过去就行,目的就是希望结婚了夫妻别在一个单位,在一起,很不方便!”吴龙时刻觉得,夫妻在一个单位那是相当得不好。人不都说距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什么的么?本来每天下班后面对同一个人,日子久了多少都会觉得无聊,这要是小时不离不弃的,那就可以用痛苦来形容了。特别是男人,有时候想和朋友一起出去坐坐,连个借口都没得编。“这么说我就好操作了!”那天,刘大明和吴龙难得的取得空前的团结。刘大明看着吴龙走出房间,心里就在想下一步如何操着吴龙对象工作调动的事,这件事做好了就考虑如何控制秦书凯,刘大明已经想好了控制秦书凯的由头,只要操作好,刘大明很有信心。年后,刘大明按照和一把手田主任约好的时间,前往主任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在七楼的东边,到了门口看到办公室的门开着,说明田主任已经来了。于是先探头和一把手打声招呼,人也就随之进了去。“新年好,给你拜个晚年!”“老刘啊,新年好,快进来!”田主任很热情的打着招呼,刘大明进来后,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两个人就如平常一样,天南海北的吹了一会,话题从慢慢的转入正题。刘大明就把自己做驻村挂职联系村的实际情况,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汇报了一下,最后请田主任什么时候带人去考察一下。以前,刘大明也向田主任汇报几次,他都是以单位资金比较紧张等理由推辞了。这次,刘大明知道田主任肯定会安排资金对提出的问题给与解决的,说话就很有底气。刘大明很有底气的和田主任说话,和他遇到老同学贾仁达有很大关系。春节后,刘大明知道现在是时机到贾仁达那儿谈自己事情的时候了。于是,给贾仁达打个电话,说老同学,有件事想请你领导帮忙,不知道行不行?贾仁达很大度的回答说,如果有事不和我商议,那也就不是老同学了,说吧,什么事?。“是,科长。”唐洋马上起身,带着十个行动队队员出发,很快就到了桐城路三号,把本田的房子包围了。唐洋敲门,开门的人是李少华。唐洋将他一把推开,大摇大摆带着两个队员走了进去。“你一个小小的丨警丨察,也敢闯进来?”李少华跟上来,问唐洋。在外面看不出这房子有什么特别,但是进到里面以后,唐洋已经感觉出来不对劲,这房屋构造一看就是日本人住的房子,茶几很矮,和膝盖差不多高,两旁铺着榻榻米,门也是推拉门,不是寻常老百姓家的样子。他不敢再往里走,伸手拦下了后面的两名队员,立马换了个笑脸转身对李少华说,“对不起,我们刚才抓到一个人力车夫,他说他是你们的人,我是来核实一下。”李少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笑一声,“你不要脑袋了?你们厅长都不敢来,还不快滚!”唐洋已经吓得手心冒冷汗,赶忙唯唯诺诺地点头,扯着队员快步退了出来,到门口挥手,“收队!”走的时候,还不忘点头哈腰地对李少华说,“抱歉,打扰了。”李少华没理他,将门关上了。“什么情况?”里屋的本田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先生,是你才发展的那个胡耀祖,被丨警丨察厅给抓了。”李少华毕恭毕敬地说。“是吗?”本田不咸不淡地说,转身回房了。唐洋收队,快速回到丨警丨察厅,给张大志汇报工作。“报告科长,桐城路三号住的真是日本人!”唐洋说。“叫什么名字?”张大志惊讶地看向唐洋,“还真是日本人?”“是日本人,名字,没敢问。”唐洋低头。“我说你们是饭桶你们还不承认,万一是假的日本人,吓唬你的呢?他们得到消息就逃跑了!蠢猪!”张大志骂人,都用最难听的字眼。唐洋他们早就习惯了,也不敢顶嘴,回答道,“我留了眼线在那儿观察,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回报情况。”张大志想了一会儿,慢悠悠起身,背着手回到自己办公室。“那人力车夫怎么安排?”唐洋追到办公室问张大志。“老规矩,人都跟丢了,只能拿他垫背,上面要问起来,就说抓到一个跑腿的。”“明白。”唐洋点头。“拷打一天,晚上就特别处理。”张大志靠在办公室后面的大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唐洋便轻轻退了出去并关上门。胡耀祖被打得遍体鳞伤,伤口一阵一阵地痛,直冒冷汗,现在就剩下代源在刑讯室,他求饶地看着代源,“大哥,我说的是真话,我真的是给日本人干活,我是帮他们跟踪书店老板。”“好,我们知道了,你跟踪人,有没有对谁说过?”代源坐下来,打人也打累了。“我没有对谁说过,你们放了我吧。”胡耀祖继续求饶,真怕小命就丢到这里了,他现在知道自己是生死未卜。“一会就放你。”唐洋走了进来,坐在代源旁边开始吸烟。“谢谢,谢谢大哥!”胡耀祖高兴地说,刚才那个科长走了,两个人也不打他了,他猜想他们是怕日本人的,所以真要放了自己。“你来一支不。”唐洋突然问胡耀祖。“我不吸烟。”胡耀祖摇头。“唉,那你这辈子可能吸不上了。”唐洋却说。胡耀祖听完这话,心凉了,还以为是要把自己放了,原来是杀了?他心里翻来覆去地想,跟踪人的事,只跟苗大爷说过,难道是他通风报信?胡耀祖有些怀疑,却不敢肯定,想着都是同胞,不能冤枉了苗大爷,所以没将怀疑告诉面前的两个人,不说也死,说了也死,何必再让苗大爷跟着一起死,最起码苗大爷一直对自己挺好的。天黑的时候,来了几个日本军人,把胡耀祖押上车。车上还有几个人,个个精神都不错,但是他们都和胡耀祖一样,全身上下都是伤,还都带着手铐和脚镣。他们不怕死吗?胡耀祖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心下奇怪,这些人比自己伤得严重,有些人,身上的伤口都在化脓,很显然已经受刑很久了,而且他们手铐脚镣带着,看起来就像是重刑犯,可是为什么每个人都精神很好。没人说话,没人告诉他为什么,他也不敢问,胡耀祖只知道,现在他恨本田,就是本田让他去跟踪书店老板的,现在自己出事了,本田也不管了。“快,下车。”一个日本人说着一口怪腔怪调的中国话,胡耀祖挨着其他人,一个个下车,去到了一间冷冰冰的大房子,地上都是污血,很臭。“排好队。”又是怪腔怪调的那个人说话,但是大家都能听懂。胡耀祖现在才知道,原来去死也要排队,他看了看这房子,三面都是墙,后面全是拿着枪的日本人,就算跑得再快,也跑不出去。还以为自己会出人头地,原来,是要人头落地,早知道就不出来了,在家和大哥一起种地多好,也不知道父亲身体怎么样了,唉……这时候来了一个汉奸翻译,梳着油亮亮的一片瓦发型,“你们可以喊口号。”一个日本士兵举着枪,对着其中一个人,那人视死如归,甚至还冷笑了一声,才高声呐喊,“红党万岁,打倒日本鬼子!”砰一声,日本兵开枪了,那人随着枪声倒地,头上的血像水柱一样喷射出来,两个日本兵见怪不怪,走过去将他拖走了。胡耀祖吓得发抖,双腿发软,不经意地往后退了两步,这是他第二次亲眼看到杀人,也是第二次见到血从一个人的脑袋里飙出来。别说身上有伤,现在他就算一点伤没有,也没办法逃跑了,因为全身都瘫软了,站都站不稳。和胡耀祖一起来的人却不同,个个都是硬骨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真的不怕死,每个人都大喊着同样的口号,然后在枪声后死掉了。现在轮到胡耀祖了,翻译转身对他说,“你现在可以喊口号了。”一个士兵用枪对着胡耀祖,胡耀祖不知道要喊什么,犹豫一下,大声哭嚎,“爹啊,孩儿不孝,不能给你送终了!”砰,枪声响了,胡耀祖也随着枪声倒下了,满地是血。“枪下留人!”一个男人冲了进来,看到胡耀祖倒在血泊中,失望地跺脚大声问,“他死了?”“方厅长,我听到你的声音,已经来不及了,开枪了。”开枪的日本兵说,翻译在一旁翻译。“来晚一步。”这个被叫做方厅长的人叹气。日本兵却笑着说,“方厅长,他应该是被吓晕了,我的子丨弹丨还没碰到他,他就倒下了,我开枪的时候,手高了一点。”方厅长听了这话,马上走过去,踢了胡耀祖一脚,“行了,别装死了。”胡耀祖一动不动。方厅长蹲下去翻看他的头,好像真没受伤,地上的血不是他的。方厅长拍拍胡耀祖的脸,“死了没有?没死说话!”“我在天堂还是地狱?”胡耀祖说话了,声音软绵绵地飘。“他没有死!”方厅长起身,高兴地对日本兵说。,金大洲和秦书凯和市里没有联系,联系村的事都是张富贵的人脉帮忙的。两个人听张富贵如此一说,只能跟在张富贵后面,一家一家的跑,把该送的领导和单位都送完了,也就大年三十了。胡丽丽听说秦书凯要跟着张富贵等人去市区送礼,也就跟着到市区,等到把该送的礼品送完,秦书凯又陪着胡丽丽在市区的几个大型的商场逛了逛。到了金鹰国际的时候,秦书凯给胡丽丽买了一身价格不非的衣服,虽然胡丽丽嘴上说,不需要,但是还是很兴奋的接受了。女朋友,是那个总劝你别浪费钱的人,但是作为女人,希望男人关注她,总希望男人宠爱她,所以,千万别把女人嘴上的拒绝当回事,欲拒还迎是描绘女人心理最好的词语。春节放假,机关都有着“放七休八吃元宵,灯笼过后跟着跑”的潜规矩。这句话是说,国家春节法定假日是七天,过后几天虽然不是假日但是可以变相的休息天,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吃过元宵,看过灯笼过后,才开始正常的工作。。秦书凯和胡丽丽在家里也没有事,假期一结束,就一起到了乡镇。金大洲和张富贵是初九下午到乡镇的,大家礼貌性的握手问候后。张富贵建议说,去年大家都有所收获,该好好地庆贺,年前没有时间聚聚,现在年后正是事情少的时候,有的是时间。金大洲当即赞同地说,张处长这个建议很好,我和秦书凯能够得到表彰,全部是张处长的帮助,年前就准备请张处长聚聚,考虑到时间紧,就没有提议,现在是正月,有的是时间,今晚就从我开始,明天由秦书凯继续。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秦书凯肯定积极赞同金大洲的提议,鼓动说,我们现在就到浦和县城去找个有点特色的饭店,吃的有特色的东西。“你们说什么就什么,咱们就在浦和吃些狗肉?听说浦和县城的狗肉很有名,这个时候正适合吃狗肉。”秦书凯和金大洲如此说了,张富贵就提了建议。“行,你是客人。”金大洲回答说。后来几人就打的到离浦和县城大约公里的一个野味有名的特色一条小街,挑选了一家门面装饰得挺像样的饭店让司机停车,几个人就一起进了一个小包间落座。包间里面的装饰不伦不类,显得很俗气,但餐桌餐具还算干净,擦的发亮。小街所在的国道边上有许许多多的饭馆,平时主要挣过路司机和旅客的钱,也有县城的人特意要找偏僻的场所吃点特色,就会来到这里消费。除了南北风味,当地人开的狗肉馆很多,经营的品种有狗肉粥、淮杞炖狗肉、壮阳狗肉汤。淮杞炖狗肉是这里正在申请注册商标的一种地方风味食品,很有特色。具体的做法是将将狗肉漂洗于净,切成小块,山药、枸杞洗净,山药切片。将铁锅烧热,倒人熟猪油,投人狗肉和姜、葱煽炒,烹适量料酒,一并倒人沙锅,并放人山药、枸杞、鸡清汤和适量精盐,用文火炖煮小时左右,以狗肉熟烂为度,就上生大蒜,管饱地吃,要多香有多香,要多解馋有多解馋。据说对肝肾精血亏虚所致的身体衰弱、腰酸腿软、阳痿早泄、头目昏花都有疗效。“上两盆淮杞炖狗肉,抓紧做,越快越好,再上几个冷菜,同时,先给每个人上一碗壮阳狗肉汤,热热身体。”金大洲已经发话今晚由自己请客,到了这里就以主人的状态开始点菜。壮阳狗肉汤据说也是大补,特别是男人的脾肾阳气虚衰,精神不振,饮食减少,腰膝酸软,畏寒乏力等。“对了,再上两瓶酒,去去寒气。”秦书凯接着金大洲的话,补充说。秦书凯即使不说,酒也是要上的,既是惯例,也顺理成章。男人在一起,不喝点酒,怎么能显示男人之间的吃饭。男人,很多场合和酒是分不开的。等两盆淮杞炖狗肉上来,大家就按照约定俗成的主次坐定,准备喝酒吃肉。官场上的人,排座次的意识都深入到骨子里去了,跟开大会主席台上放置的席卡一样严格。这一顿地方风味晚饭吃得很好,大家都吃饱了,酒也喝得不少,说话也就显得很亲热。大凡男人都是这样,几杯猫尿喝下去,话就开始多,不管认识不认识熟悉不熟悉喝酒都是兄弟,都是朋友。从小饭馆出来,天色已晚。一行人抓紧往回赶,就在车子进城行驶在明亮大街上的时候,金大洲突然建议说:“张处长,大家都很辛苦,我请你们去放松放松。”“不去,累了,回去好好躺躺,你们几个人去吧。”张富贵回答说。金大洲所谓的“安排一下”,就意味着请大家到宾馆的洗浴中心去洗洗,找个小姐捶捶,修修脚。“累了,才要去放松放松。走走走,你不去,别的人也就不好去了。带个头,进去冲冲,把腰捶捶,身体放松了就回去睡觉。”“好吧!”金大洲这么说,张富贵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别人的兴趣,无可奈何。于是,指挥司机把车子开到了梅园健身洗浴中心,鱼贯而入,进入大厅的时候,秦书凯接到了吴龙的电话。平时和吴龙联系不多,不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事?“秦书凯,在宿舍看不到你,不知道在哪儿发财?只好给你打电话,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什么事?”“是刘大明局长让我打电话给你,说关于班上的事,要和你谈谈,你什么时候到他那儿去一趟!”挂了电话,想到吴龙的电话,秦书凯就更不理解了,刘大明一直和自己没有联系,找自己有什么事?再说,到了码头镇,他也没有权力管理自己,不过想到在单位毕竟是领导,决定去看看什么事。金大洲从大厅背面走了过来,拍了秦书凯肩膀一下,很疑惑的问:“想什么?赶快到里面洗洗干净,过后直接回去,该干啥就干啥。”“吴龙打来电话,说单位有什么事情找我,我要回去看看!”其实,秦书凯等人到外面聚餐,隔壁的吴龙听的很清楚。看到一伙人出去,没有人过来招呼自己一起过去,他就知道因为跟踪张富贵被发现,之间的隔阂再也没有机会弥补,再也不可能坐到一起吃饭喝酒了。吴龙的心里很失望,知道这是自己在官场的一个失败。官场的斗,都是私下在斗,如此拉开了脸面斗是很少的。一直被吴龙认为是靠山的刘大明从年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到了晚上大约点多的时候,听到刘大明和别人打招呼的说话声,等刘大明刚走上宿舍楼,吴龙就迎了上来,接过刘大明手里的包,巴结口气说:“主任回来了。”自从跟踪的事被张富贵知道后,吴龙就只能一心跟着刘大明混了,刘大明得势,他才能跟着有好处,否则,永远是吃下的命。今天张富贵几个人聚餐没有人过来叫上自己,更是把吴龙推到刘大明的身边。到了宿舍,吴龙很不快地汇报说,挂职工作,秦书凯被市委、金大洲被县委表彰为先进挂职,张富贵被市委表彰为先进队长,几个人很高兴,年后一到乡里就出去喝酒庆贺呢。“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继续努力,面包会有的!”《星际帮手在线助攻》《粘人的小奶狗》《岳两女共夫》《女帝陛下总想退位》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欧冠番茄》。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42304_116557.html
欧冠番茄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