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凯尔特人对猛龙2019 目录共2390章

首页

凯尔特人对猛龙2019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4586章 醒来后

凯尔特人对猛龙2019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穆婉兰乖乖的背过身,弯腰趴在墙,撅起被米色短裙包裹住的翘.臀,那黑色三角内内央已经出现了一块圆形的斑痕,我抵住她那如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呃……”穆婉兰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捂着嘴,压抑地发出一声呻.吟似得的轻呼。战斗结束后,穆婉兰爬起来,浑身酥软,眼神迷乱,吐气如兰的说道:“小泉,你先出去吧,婷婷估计都等急了,我马过来。”我进到包厢时,菜都齐了,穆婷婷气呼呼的道:“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呀?掉进厕所里了吗!”我呵呵一笑,道:“刚才在外面碰见单位的领导了,陪领导喝了两杯,身不由己嘛。”穆婷婷听见我的解释,仍嘟着嘴道:“那我妈妈呢?”我说道:“她马回来了。”过了没一会儿,穆婉兰推门进来了,她已经洗了一把脸,但脸色还是有点晕红。穆婷婷又埋怨道:“妈,你干嘛去了?个厕所那么久!菜早都齐了!”穆婉兰眼神有点迷乱,撩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卷发,眨了一下眼睛,说:“妈妈遇见个客户,菜来你自己先吃行了嘛。”穆婷婷气咻咻的把筷子在桌一撂,生气道:“叫我来吃饭,自己却跑得不见人!早知道还不如不来呢!”我见气氛有点不和谐,笑道:“吃饭吃饭,菜都凉了。”拿起筷子夹了两口菜,说道:“婷婷,要不,我讲个笑话给你听?”穆婷婷听了笑道:“好啊!小泉哥哥,你快说呀,我想听!”我于是说道:“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了!”母女俩脑子一下子还没转过来,穆婉兰一脸疑惑看着我,穆婷婷则催促道:“小泉哥哥,你快说嘛,怎么下面没了啊?”我嘿嘿一笑,说道:“真是笨啊!太监嘛,下面还有什么。”母女俩恍然大悟,同时脸色羞红,穆婉兰偷偷剜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吃了口菜,说道:“嗯!还有一个。”穆婉兰瞪了我一眼,打断了我的话,道:“小泉,快吃吧,菜都凉了!”婷婷则有点期待的望着我,她想让我讲,又觉得她妈妈在场,不太好意思。我无奈的一耸肩,没有再说了。穆婉兰为我倒了杯啤酒,问道:“今天高启荣下午……表现的是不是很反常?”我点了点头,一撇嘴,道:“是啊,老家伙刚进办公室时乱发脾气,脸色都气的发青,一看是憋了满肚子火!”穆婉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哼哼!他是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是我的公司标!”我正与穆婉兰打趣着高启荣的事儿,这时裤兜里响起了手机铃声,我摸出手机,喂了一声,话筒里吴志兵笑呵呵的道:“庆泉,你在哪儿呢?”我笑了笑,低声的道:“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志兵,这么晚了有事?”“啥时候吃完?我们几个在惠风堂茶馆喝茶呢,是你家小区外面的那个。你还要多久吃完?孔香芸、凌菲都在这儿呢!你早一点吃完,快过来。”在我接电话的同时,在青阳市碧海蓝天洗浴心的贵宾房里,高启荣和丁幸松正躺在按摩床,两位身着真空装的窈窕美女,正骑在他们身做着按摩。“丁总,这件事……唉!真是不好意思啊!”高启荣一脸歉意的扭过头对丁幸松说道。丁幸松虽然一肚子火气,但高启荣毕竟是资源局副局长,只要他在位一天,他们这些煤老板不能得罪他,只能咽了黄连,干涩的道:“高局,这件事不能怪您,您已经帮了我不少,怪只怪我们公司自己做的标书不够好!”丁幸松皱着眉,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接着道:“只是穆婉兰那个臭娘们……高局,您说她的标书怎么会做的那么好呢?而且作价方面怎么会和标底那么相近?这不合理啊,她是不是也找了什么人,早摸清标底了?”“她早得到了?应该不会吧……”高启荣思索了一番,皱着眉说道:“吴应宏能拿到,肯定是张海东给他的,但穆婉兰不太可能,之前她一直是想让我帮他,但凭咱们俩的关系,我怎么可能帮她呢,那些件资料,我只透露过你一个人,我也觉得怪啊,那女人从哪里搞到的标底?”丁幸松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恨恨地骂了一句,道:“马勒戈壁的,不会是我……或者是吴应宏那老家伙身边的人给泄露出去的吧?麻痹的,难道穆婉兰那骚娘们在我们身边安插人了?”“身边的人……身边的人?”高启荣口下意识的呢喃了几句,突然抬起头,若有所思仰望着屋顶,脸色也逐渐变得有点阴森森的。我陪着穆婉兰母女花吃了饭,了穆婉兰的奥迪,和穆婷婷一起坐在后排,穆婷婷不时用暧昧的眼神斜睨我,让我感觉有点心慌,生怕被前面开车的穆婉兰看出什么端倪来了,一直不敢直视身边的小丫头。倒是小丫头总是往我身边蹭,我一直挪,几乎被她逼到了车门旁,干脆扭头看向外面,心里忐忑不安。穆婉兰说:“小泉,你刚才不是说有几个同学在茶楼等你吗?先把你送过去吧。”我刚“嗯”了一声,穆婷婷说道:“小泉哥哥,喝茶有什么意思,你去我家里玩吧?”我摇头笑着道:“和同学说好了,不去不好,改天再陪你玩,好不好。”婷婷撅着嘴,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穆婉兰将我开车送到了小区门口,挥了挥手,调头带着女儿回家了。夜间的天气已经逐渐转凉,风一吹,枯黄的梧桐树叶唰唰的带着响声簌簌落了下来。我看着奥迪a的尾灯在拐角消失,在马路边点了一支烟,裹紧了身的衣服,快步向不远处的惠风堂茶馆走去。顺着弯曲向的楼梯‘腾腾!’地跑二楼,服务员端着盘子、提着茶壶急匆匆地跑来跑去,忙得热火朝天,大厅里十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推开雅间的隔断门,发现几个老同学都在里面。我径直走到靠近窗边的桌子旁,见孔香芸跟凌菲正坐在那里抿着嘴边说边笑着,韩建伟与汪昌全在打牌,却不见吴志兵的人影,正疑惑间,不想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扭过头一看,正是吴志兵,他龇牙咧嘴的对我呵呵傻笑。我笑骂着把他推开,走到桌旁,一屁股坐在靠里面的沙发,扭头对跟在身后的服务员喊道:“给我来杯菊.花茶!”“喝菊.花茶?火气这么旺啊。”吴志兵打趣了一句,慢吞吞坐回沙发,孔香芸疾快乜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安静地坐在对面沙发。凌菲则左手抵在下颌处,目光注视着窗边花盆里的曼珠沙华,静静发呆。日期:-- :。“oppa,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我华夏文?”“过一阵子,这阵子我比较忙,乖哈,爱你哦。”这是上次去酒吧加的好友,在知道钱多多是华夏人后经常让我教她中文,可是又不想交学费,钱多多看起来是傻子吗?他又不是一枚舔狗。哪有那么多便宜给她占?其实吧,主要上次酒吧分手后约了一次喝咖啡,分美女,酒醒后真的提不起多大兴趣。。。但是不能删,留着,万一改天钱多多喝多了找不到人呢?对吧?钱多多就是一个那么勤谨持家的好男人。“在干嘛?”“又不理我了?”“我刚回国,最近好累啊。”得了,碰到一个好对手,这个网名叫萝莉有三好的妹子,头像是今天在机场碰到的小个子队长!这个妹子除了偶尔语音聊一下天之外,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她就是钱多多全半岛少女的梦的网恋女朋友!没错,钱多多的网名就是那么拉风。全半岛少女的梦就是本人,就是钱多多。这个妹子钱多多也没有见过,如果不是偶尔聊一下语音,都要怀疑她是一个抠脚大汉了。至于会不会是开变声器的抠脚大汉那钱多多就不得而知了!但如果聊了一年多又不骗钱,又不骗身子,顶多骗一骗感情的抠脚大汉!那他,钱多多就认命了,顶多买多几块肥皂!开玩笑………为什么说她是对手,很简单。同在半岛首都,网恋了一年多钱多多居然还没有见过她本人!连视频都没有,这不是那种情场杀手钱多多今天就把自己下面割了!钱多多学过孙子兵法,也学会了大圣爷的变,熟读恋爱招式,也奈何不了一个萌妹子。不管钱多多是威逼还是利诱,或者冷战,她就是不答应出来见面的请求。连语音都是不情不愿的。可是每次语音听到对面那种萌妹子的小奶音,好吧,钱多多承认,他学坏了!“怎么舍得不理我家的小可爱呢,只是我最近工作忙嘛。你懂的,男人都要以事业为重嘛!”好像她今天是休息,隔了一分钟就收到了她的回信。“你又要骗人了,你不是说在咖啡师做店员嘛?怎么会忙到几天不理我?”好吧,出来混除了取外号之外,也要有另一个身份,不然事情败露了连逃都没地方可逃!“最近社长说我工作勤快,准备调我到另一家店做店长,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忙。”“真的,这次没骗我?确定不是因为你前几天约我出来吃饭我没去而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我顶多有一点点不开心,就一点点,一点点那么多。”钱多多从表情找了**小鹿撒娇的图片发过去。“我生气,我不开心,你要哄我!”看到她发来小个子的表情图,钱多多悟了。因为她是小个子队长的狂粉,聊天如果发表情一定要发小个子队长的。聊的最多的也是小个子队长的事情,搞到钱多多不得不重温追星的岁月。毕竟,没到手的妹子的话就是圣旨!“不要生气,我请你喝咖啡。”老规矩,她发了一个外卖链接过来。除了接单的平台之外,钱多多是无法找到她的电话,当然也没想过那么麻烦去找她出来。怎么说呢,不见面才是最美的恋爱。“你为什么每次都让我帮你买单啊?”其实他请她喝咖啡的时候真的蛮多的,有时候一个月一次,有时候一个星期两三次。一开始钱多多都怀疑是不是抠脚大汉为了骗我,专门弄了个小号。只是请她几次过后,她给多多发了一个红包,他就不再怀疑。钱多多还记得当时回了一句:“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因为我现实没有男朋友,而你就是我男朋友啊。”“而且,我想喝咖啡的时候就是你买的,这样我就有种你在呵护我的感觉。”好吧,对于这种女人,谁不爱?会调皮,会捣蛋,而且时不时就挑拨钱多多那小心心。钱多多买单的时候给她加了一杯,然后才回复:“我给你买多一杯。”“为什么?”“因为我想给你双倍的呵护。”“哼哼,男人,爱了爱了。”钱多多沉默一下之后,把嘴里的烟点着才回复:“因为我刚看了一个卫生间广告,她说爱她就要给她双倍的呵护!”“你恶心死了啦!”“哈哈哈哈!”“不理你了!”这就是钱多多跟她的日常对话,有时候会聊感情,有时候会聊一下心事,更多的就是吵吵闹闹的聊天。说是网恋女朋友还不如说彼此的垃圾桶,毕竟好多话现实中没人可好,网络上大家互不相识才能放下心里的防线。汉城的另一边,有一个小小个的妹子拿着刚到的外卖,把多的一杯分享给她的舍友。“哎呦,今天我们的小个子队长转性了,居然主动请我喝咖啡!”一个短发黄毛的妹子满足的喝了一大口咖啡,对着一个身高差不多的妹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让你喝就喝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脸红红的小个子嫌弃的把短发妹子推开,双手捧着咖啡,美滋滋喝了一口,心里想着:这就是双倍呵护嘛?这咖啡真的好甜耶…看到时间差不多,钱多多穿上白色衬衫,穿着休闲裤,然后头发弄成飘逸不羁的发型。℃自拍,没有嘟嘴,只有坏坏一笑,然后把相片发过去。“女朋友,我帅吗?”“我家oppa帅呆了!”“嘻嘻,你乖乖的,我要出去工作了。”“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一个咖啡店员大晚上出门工作?”“你懂的,人艰不拆,社长吩咐到我也没办法啊。”“你就不能少出去鬼混一下嘛?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钱多多没有回复,他爱对面手机上那个不知道样貌的女人吗?他肯定,不爱。好感嘛?那肯定有!不然怎么会跟她保持网友一年多?只是钱多多放荡的心受不了空虚的房间,让他天天一个人独守空房,臣妾做不到啊。“不如我们见面吧?”她没有回复。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里,有一个小个子女人,对着咖啡出神。要见面吗?他喜欢我吗?见面后我喜欢他嘛?而且他经常说不喜欢娱乐圈的女人,那我呢?他会喜欢我吗?钱多多到烤肉店的时候深深的怀疑是不是老王这个王八蛋约错了时间。钱多多提前了分钟到,然后老王脚下那瓶烧酒是什么意思?这是看不起他钱某人的酒量嘛?不是开玩笑的说,他钱多多在半岛还没醉过呢!钱多多也没跟他客气,同事好几年了,那些该死的客套早就不属于他们了!坐下来先把烤好的烤肉吃了,再弄几片烤肉在上面烤着。美滋滋的喝上一口烧酒才有闲心关心这个大龄青年今晚发什么神经!。  “他不是医生,哪有什么行医证啊,邓局,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听说刚才就是他救了您侄女呢。”孙丰急忙陪笑道。“非法行医已经触犯了法律,把他也带走,一会儿我给公丨安丨局打电话,过去领人。”邓成斌冷笑道,他是没权利抓人,但是公丨安丨局副局可是他拜把子兄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江颜狠狠瞪了林羽一眼,接着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让父亲帮忙疏通下关系,别真把这个废物给抓进去了。眼见两个工作人员就要强行动手,这时一辆越野车不要命似得疾驰而来,赶到诊所门口吱嘎一声停住,随后车上快速下来两个人影,正是焦急万分的吴金元父子俩。看到自己老丈人和小舅子,邓成斌面色一喜,心想真是巧了,正好跟老丈人邀功。“爸,您老来的正好,我真准备查封这个诊所呢,这俩庸医我也刚要抓回去。”邓成斌赶紧迎了上去。吴金元压根没理他,疾步走到人群跟前,急声道:“敢问刚才是哪位小友替我孙女医治的怪病?”“爸,就是他!”吴建国一眼瞥见人群中的林羽,伸手一指。吴金元赶紧上前,客气道:“小友,我孙女怪病复发,在医院命悬一线,还请你出手相救,老头子我感激不尽。”“老局长,您来了。”孙丰眼前一亮,看到吴金元对林羽这么客气,心立马提了起来,这个吃软饭的哪会什么医术,刚才不过是误打误撞蒙对了而已。听到邓成斌和吴建国对老人的称呼,林羽便知道了老人的身份。“对不起,老人家,我治不了。”林羽摇头苦笑了下,“我没有行医证,您女婿刚才说我非法行医,正要报警抓我呢。”“混账!还不滚过来给人家赔罪!”吴金元狠狠瞪了身后的邓成斌一眼,接着指了下吴建国,厉声道:“还有你!一起过来赔礼道歉!”邓成斌看了吴建国一眼,心里直纳闷,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见吴建国面色煞白,没说话,邓成斌便也没敢发问,跟过去一起给林羽道歉,“小兄弟,对不住,刚才……”“你们需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我……我老婆。”他们俩刚开口,便被林羽打断了。林羽心里苦笑,自己头一次发现老婆这两个字叫起来原来这么别扭。“对不起,江主任,之前是我太心急,所以说话难听了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吴建国一脸诚恳,已然没了临走时的嚣张模样。“江医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没弄清情况才导致了误会,请你原谅。”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老丈人发话了,邓成斌只能照做。“没关系。”江颜很大度的摆了摆手,转头看向林羽,眼神中说不出的复杂,她竟然从这个废物身上嗅到了一丝男人味,这怎么可能呢?“小友,那现在你看方便跟我去医院救治下我孙女吗?”吴金元恳切道。“对不起,吴老,他根本不会医术,刚才不过是运气好,撞上了。”江颜不得不如实说道,虽然她也希望林羽能救小女孩,但这是不可能的。“是啊,吴老,您高估他了,他一个技校出身的,哪儿会什么医术啊。”孙丰也赶紧上前帮着解释,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啊,何况林羽根本都不是医。“老人家,他们说的对,我确实没学过医。”顶着何家荣的名头,林羽也只能老实回答。听到这话,吴金元满是希冀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沧桑的脸上突然涌起一丝悲怆。“爸,您看,我就说这小子是个骗子吧。”听到林羽自己承认不会医术,邓成斌立马来了底气,轻蔑的冷笑了一声。林羽没有搭理他,冲吴金元道:“吴老,我虽然没有学过医,但平日里医书倒也看了不少,疑难杂症也略懂一些,您孙女的病我恰好在一本古医书上见到过,您要是信得过我,我愿意出手医治。”“当然愿意,当然愿意。”吴金元浑浊的双眸再次迸发出神采,急忙拉着林羽的手往车上走。吴建国也不敢怠慢,急忙跑过去开车。“爸,你怎么能相信个骗子啊!”邓成斌急了,眼见小舅子已经开车走了,也急忙叫着手下上车,跟了上去。“这个神经病!”江颜气的跺了下脚,也开车跟着去了医院。吴金元带着林羽风风火火感到急诊后,李浩明立马迎了上来,看到林羽的刹那不由一愣,虽然知道是个年轻人,但是这未免也太年轻了点吧。此时急诊室里的小女孩面色脸带手脚,已经蜡白一片,显得死气沉沉,连身子都不怎么抽搐了,监护仪上的血氧饱和度已经跌到了百分之四十。李浩明不由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个小女孩已经没救了。“医生,有毫针吗,麻烦给我取几枚。”林羽一边说,一边进去摸了摸小女孩的脉搏。“你是说要用针灸医治?这,怎么可能呢?”李浩明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连忙吩咐护士去取毫针。医院的几个内科医生也纷纷有些纳闷,心里隐隐有些不屑,觉得林羽有些托大,他们医院精密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的毛病,他用几根银针就能医治的好吗?“何家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此时江颜和邓成斌一行人也跟了过来,江颜冷冷看着林羽,在她认为,林羽不懂装懂,实同谋杀。“我在救人。”林羽声音很轻,但很坚定。江颜还想说什么,林羽突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她整个人身子微微一滞,感觉手掌很温热,甚至有些灼热。“相信我。”林羽看着她的眼神轻声道,感受着手里的软滑,心里慌的不行。江颜猛的把手抽了回去,脸微微有些泛红,剩下的话也没说出口。林羽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手掌一翻,攥住从江颜手腕上偷下来的红绳桃核手链。护士拿来毫针后林羽立马利落的刺入了小女孩后背的大杼穴、风门穴和肺俞穴。这三个穴位都是掌管呼吸系统的,但小女孩真正的病因并不在此,林羽扎这三个穴位,一是帮助她呼吸,二是掩人耳目。随后林羽又在小女孩曲池穴和太冲穴各扎了一针。扎针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覆盖到了小女孩的腹部,暗暗念起了破魂术,手掌陡然间变的炙热起来,小女孩身上立马升腾起一股黑气,环绕在身子四周。只见小女孩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好……好了!”“恢复呼吸了!”“太不可思议了!”门外懂行的几个医生忍不住欢呼了起来。李浩明一脸不解,看似随意的扎了几针,怎么就把这么奇怪的病治好了呢。吴建国夫妇和孩子奶奶激动地泪流满面,连见多识广的吴金元,眼中也不禁涌出两行老泪。一旁的江颜则一脸愕然,诧异的望着神情泰然的林羽,一时间有些恍惚,这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废物吗?虽然小女孩恢复呼吸了,但是并没有醒过来,两只眼睛仍旧紧紧闭着。。我微微一愣,诧异地道:“捣乱?是些什么人?”小芳皱着眉头,忿忿地道:“还不都是那些街面的混子,其有个叫大勇的,看了嘉琪姐,三天两头地往咱们这店里跑,赶都赶不走。”我胸口的火气逐渐升起了,沉声问道:“有那个人的电话吗?”小芳摇了摇头,赶忙道:“小泉,大勇在这边挺有势力的,你可别去招惹他。”我摆了摆手,微笑道:“小芳,你别担心,我是想和他聊聊,劝他别闹事儿。”小芳连连摇头,有些害怕地道:“不行,他们那些人都不讲道理的,别到时候打起来,那样你会吃亏的。”我微微一笑,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小芳,没关系,你尽管打电话好了。”“还是不要……”小芳刚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变,拿手指着不远处,焦急地道:“真糟糕,他又过来了,这人可真是麻烦。”我抬起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见斜对面的街角处,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冷冷一笑,轻声道:“没事儿,来得正好,倒省得我去找他了。”小芳顿时紧张了,拉住我的衣角,忙不迭地劝道:“小泉,千万别冲动,你要是真得罪了大勇,咱们这服装店可开不下去了。”“那不一定!”我冷笑了一下,回到店里,坐在桌子后面,拿起一张报纸,随手翻了起来。那混混很快走了过来,站在门口,往里面瞅了几眼,皱眉问道:“小芳,你们老板娘呢?”小芳赶忙陪着笑脸,道:“大勇哥,我们老板娘生病了,这几天没有过来。”“生病了?”那混混满脸不悦,一把推开小芳,拉了把椅子坐下,骂骂咧咧地道:“切!怕是在装病吧,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不相信,她还能一直躲下去!”这时我把报纸放下,淡淡地道:“你找老板娘有什么事情?”那混混转过头,斜眼睨着我,语气不善地道:“你他妈算是哪颗葱?我凭啥要告诉你?小子,少管闲事!”我笑了笑,气定神闲地道:“我是老板娘的弟弟,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是一样。”那人撇了一下嘴,满脸不屑地道:“那可不一样,我劝你快点打电话给你姐吧,告诉她,说她再不来,这服装店的生意可要干不下去了,准备关门吧!”我一扬眉毛,厉声的道:“你什么意思?”那混混站了起来,走到桌边,双手扶着桌面,恶狠狠地瞪着我,道:“什么意思?意思是让你传个话,明天午之前要是再见不到她,我把这个店给砸了,让她喝西北风去!”我腾地站起来,但还强压着怒火,以尽量和缓的语气道:“朋友,别做得太过份了,要给自己留一点退路!”“留一点退路?”那混混嘿嘿地冷笑了几声,拿手敲打着桌子,轻蔑地道:“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这条街,有哪个敢不卖我大勇哥的面子?”我不动声色的走前,猛地抬手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他的鼻梁,怒喝一声,道:“老子敢!”那家伙被我揍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顾不鼻血长流,发疯般地冲过来,抡起胳膊打,大声骂道:“你他妈到底谁?混哪片的,居然敢跟老子动手,不想活了是吧?”我挡了几下,闪过身子,敏捷地绕过桌子,瞅准机会,飞起一脚,把他踹了个筋斗,低声喝道:“老子是谁不重要,不过,你要敢再到这边闹事儿,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那人摔得七荤六素,眼冒金星,好半天才从地爬起来,用手捂着小腹,虚张声势地恫吓道:“小子,有种的你别走,咱们等会见真章!”我点了点头,回到桌后坐下,拿起报纸,擦了下桌子的血迹,轻描淡写地道:“没关系,你尽管去找人,一个小时之内,我不会离开这家店。”“靠!你牛.逼,真有种别跑,在这等我!”那人回头骂了一句,狼狈不堪地跑了出去。小芳在旁边看傻了眼,这时忙奔过来,哆哆嗦嗦地道:“小泉,坏了,你惹大麻烦了,等会他们那些人过来,非把这里砸了不可,这下可怎么办啊?”我微微一笑,没有吭声,而是摸起话筒,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低声说了几句,放下话筒,微笑道:“没事儿,能摆平,等一会我也有朋友过来。”小芳愣了一下,脸色煞白,惊慌失措地道:“这下糟了,等会非闹出人命不可!”我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要是害怕,先走吧,等会我来帮你锁门。”小芳急得直跺脚,赶忙奔到门口,向外张望道:“好了,你既然不听劝,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去隔壁店里等会,要是事情闹大,你记得马报警。”我点了点头,走到门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拿着一张报纸,向外查探情况。约莫十几分钟的功夫,见几个手拿木棒的小混混,大声喧哗着朝这边走来,这些人走在路很是惹眼,路人纷纷停下脚步,向这边张望过来。我微微皱眉,拎起椅子,堵在门口,准备自己先顶一阵子。那个叫大勇的抬手一指,大声吆喝道:“是这小子,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众混混听了,发出一阵叫喊,蜂拥着奔跑过来,刚刚冲到一半的距离,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后发先至,‘吱嘎!’一声停在服装店的门口。“靠!丨警丨察来了,快闪人!”几个混混见事不妙,叫嚷一声,扭头要跑。警车的车门打开,徐海龙跳了下来,向这些人招了招手,大声喊道:“靠!都不许跑,曹军,秦永泰,刘大勇,李辉,你们几个混蛋,给老子滚过来!”被点名的几人面面相觑,都丢下棍子,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徐海龙摘下警帽,拿手往服装店里一指,黑着面孔道:“都滚进去,抱头蹲下,等会再收拾你们,兔崽子,还反了不成!”这几个混混都是打架斗殴的惯犯,进公丨安丨局跟回家一样频繁,自然认得这位刑警队的副队长,因此,也格外听话,众混混早没了刚才的威风劲,都耷拉着脑袋,规规矩矩地进了店里,各自靠着墙边,抱头蹲了下去。徐海龙进了屋子,冲我点了点头,笑着道:“小泉,没受伤吧?”我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还好你来得及时,要不然,这些家伙真能把店砸了!”徐海龙点了点头,走到墙边,拎起刘大勇,左右开弓,啪啪地抽了几个响亮的嘴巴,低声骂道:“大勇,刚出来才几天?你又得瑟起来了,是打算三进宫啊?”刘大勇知道自己闯祸了,不敢反抗,而是低眉顺目地道:“徐队,真是抱歉,是兄弟没长眼,惹了您的朋友,我这给他赔礼道歉。”徐海龙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脑门,厉声道:“记住了啊,下次遇到我兄弟,要绕道走,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剥了谁的皮!”刘大勇缩成一团,连连点头道:“徐队,小泉哥,都是兄弟的错,还请两位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徐海龙哼了一声,转过身子,扫视着其他人,叉腰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再敢来这家店里闹事,被我抓到,一定严办,不蹲个三五年,谁都别想出来!”,张强盯着锅炉里各种各样的小吃,碰运气的点了罐牛肉片,笑着对赵倩说:“你吃牛肉片吧,牛肉片吃了有助睡眠!”“你是猜的呢,还是知道我喜欢吃牛肉片儿啊?”赵倩略歪着头调皮地笑着说。“哈哈!不告诉你!”张强学着赵倩歪着头调皮地笑了笑说。赵倩故作生气而又撒娇的样子说:“你不说,我不吃了,我就要你说嘛!”店铺中的人们都齐刷刷地看着赵倩,赵倩的俏脸微微一红,连忙底下头。“好,我的姑奶奶,我说不行吗……”张强边说边把筷子塞到赵倩的手。他们吃完夜宵,打了一部的士回到酒店。此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张强送赵倩到房间,赵倩也默认。刚进门,张强便把赵倩紧紧搂住,爱情之火又开始在两个人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赵倩本能的推却着,有气无力地说:“强儿,你别这样,我们还没领证呢!等领证了,我再给你!听话,放开我啊!”但张强却不说话,他的手不停的在赵倩的身上游动,赵倩实在无法抗拒。张强的力气太大了,赵倩只能乖乖地就范。其实,赵倩也想这样,因为她也渴望得到张强的狂爱。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成了名副其实的热恋情侣。事后,赵倩有点儿后悔,自己不该让张强送她回房间,她觉得他们发展太快了点儿。赵倩担心张强嫌自己轻浮,嫌自己不是第一次,心里像五味陈醋。他们还是紧紧的拥抱着。张强温柔地说:“倩儿,有你真好!我太爱你了!”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强儿,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张强睁开眼,在柔和的灯光下盯着赵倩的俏脸说:“倩儿,我当然爱你啦!非常非常的爱你!”赵倩流下了两行感动的泪水,依偎在张强的怀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过了十分钟左右,张强又开始在赵倩的身上不老实了,赵倩挣开她的勾魂眼看了看张强不自信地说:“强儿,你会爱我一辈子吗?我好害怕!我怕你过了这个晚上就不要我了!”张强双掌托着赵倩的脸蛋,柔情似水地笑着说:“倩儿,怎么会呢?我会一辈子爱着你的!你就放心好啦!”说完,他们又像藤树一样缠着……由于县财困难,合唱比赛结束当晚就包车送队员回家。此时是晚上九点十分,福宁县合唱团唱完自己的曲目,团友们收拾行李上了车,坐在位子上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车里热闹非凡。邱松青诡异地笑着说:“赵倩、张强,你们俩继续唱‘树上鸟儿成双对’吧!”张秀连忙站起来附和道:“同意!赵倩、张强,开始吧!”赵倩和张强还是坐在同位,张强站起来转后,笑着说:“唱就唱,谁怕谁啊!”赵倩扯了一下张强的衣服,轻声地说:“要唱你唱,我不唱!羞不羞啊?”张强低下头,嬉皮笑脸地说:“咱们一起唱吧!没事儿,逗逗他们笑一笑,调节一下气氛,一起唱好吗?”赵倩用力把张强拉回位子,轻声地说:“你逗他们?他们逗咱们呢!你傻呀?”邱松青说:“快一点儿啊,张强、赵倩唱啊!”五十多位团友齐声喊道:“张强、赵倩唱!唱!唱!”一阵掌声。在集体力量的作用下,在张强的推动下,赵倩只好站起来说:“唱就唱,谁怕谁啊!哈哈哈哈!”张强和赵倩移步到车中间的走廊上,拿着话筒,张强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绽笑颜。”赵倩唱:“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张强唱:“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抵风雨。”两人合唱唱:“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全车的团员在赵倩优美歌声带动下唱完第二段的歌曲。唱罢掌声如雷。他们俩坐回第二排右边的位子上,赵倩拍了一下张强的手说:“你目的达到了吧?耍阴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轻声地说:“倩儿,我爱你!”赵倩也轻声地说:“车上这么多人,你羞不羞啊?”张强调皮笑道:“倩儿,你信不信,我可以站起来大声地说,我爱赵倩?”“你敢吗?试试看!”赵倩笑着说。张强顽皮地笑了笑说:“倩儿,那我们赌一把,如果我敢叫出来,你晚上就嫁给我!”赵倩娇滴滴地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呢!”张强强词夺理道:“反正你是我的,你必须嫁给我!”赵倩柔声柔气地说:“我是我自己的,我干嘛必须嫁给你啊?”张强调皮霸道地说:“你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啊?也只有我肯要你啦!哈哈!仕宦当作执金吾,嫁人当嫁帅张强。哈哈哈!”赵倩故作语气坚定地说:“张强,你也太霸道了吧?我赵倩就不嫁给你,看你能对我怎样?”张强对着赵倩耳边轻声地说:“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赵倩柔柔地说:“你想告诉我什么呀?想说就说吧!不想说,我就不听啦!”张强笑着地说:“我想向你求婚!这难道不是好消息吗?”赵倩睁大眼睛笑着说:“这也算好消息啊?我还不想嫁给你呢!”张强故作一本正经地说:“我这么优秀,你都不想嫁,你想嫁给谁啊?”赵倩笑着说:“你觉得你哪儿优秀啊?我想嫁给我自己啊,不行吗?”张强半开玩笑地说:“我啊!优点可多了!上进,肯学习,还很会做家务!我这么好了,嫁给我,你有福可享的啦!”赵倩故作鄙视的眼神看着张强说:“你有一个优点倒是很突出喽!”张强得意的看着赵倩说:“啥优点啊?”赵倩逗趣道:“我不想告诉你了,你要是乖乖的听话,我就告诉你!”张强模仿女人的样子,扭着上身故作严肃地说:“你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得到!”赵倩说:“你猜猜看,猜中了,重重有赏!”张强故作神秘兮兮的说:“我也不告诉你了!”赵倩说:“我还不想听呢!”张强自信满满地说:“你一定是想告诉我,说我很厉害吧?”赵倩拍了一下张强的肩膀说:“才不是呢!真的很想听吗?”张强迫不及待地看着赵倩说:“嗯嗯,想听!你快说吧,亲爱的!”赵倩说:“你听好了哈!”张强说:“好!我洗耳恭听!”赵倩斜了张强一眼捧着双手,贴近张强的耳边说:“你吹牛不要打腹稿!”张强调皮地说:“我只会对自己爱的人吹牛,都是实话实说!”赵倩转移了话题问道:“张强同志,你最近读什么书啊?”张强说:“看看领导科学、管理学方面的书,也看看小说啊。”赵倩笑着说:“确实挺上进的,作为公务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啊,善于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法术禁忌》《跨越星际的爱》《岳两女共夫》《佛系医妃有空间》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凯尔特人对猛龙2019》。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97441_906082.html
凯尔特人对猛龙2019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