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存12送38彩金 目录共2590章

首页

首存12送38彩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3239章 醒来后

首存12送38彩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就你这个窝囊废也敢打我女朋友?你他妈的还认得我不?”为首的小年轻开口就骂。那是去年孟浩还在向思思的公司上班的时候,有一次跟朱笑笑起了争执,不过就是几句话而已,朱笑笑就恶狠狠地让孟浩走着瞧。结果没过两天,孟浩就被三个小流氓拦在了回家的路上。三个流氓仗着人多,将孟浩打得头破血流。而那三个小流氓,正便是眼前这三个。“张勋不要跟他说废话,上次轻饶了他,这次索性将他那条瘸腿打碎了,让他彻底变成一个残疾人,一辈子都只能架着拐杖走路,看向思思还能不能留他吃软饭了!”朱笑笑满脸狞笑,本来挺漂亮的一张脸,显得格外扭曲。“你可真够狠的呀!”孟浩淡然一笑,“你就不怕思思知道了跟你翻脸?”“我怕了才有鬼!我就不信思思会为了你这个瘸子腿窝囊废,断了跟我自小的交情!更何况你不是说我跟聂公子有勾结嘛,没错,我背后就是聂公子,向思思真敢跟我翻脸,大不了我投靠聂公子去!我告诉你吧窝囊废,向思思自命清高装模作样,我早就感觉恶心了!”“原来如此!”孟浩点一点头,眼光投向那三个流氓,“你们真想彻底打残我一条腿?”“怕了吧?”叫张勋的领头流氓嘿嘿一笑,“怕了就赶紧下床叩头!我知道你这窝囊废运气挺好,从七楼摔下来居然啥事没有,所以别他妈的摊在床上装病人了!”“对付你们我还不用下床!”孟浩双眉轻扬慢条斯理,“不过你们考虑清楚了,一旦动起手来,我至少会打残你们每人一条腿!”这话令张勋猛然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这窝囊废说什么呢,你们听清楚没有?”他转头去问朱笑笑跟另外两个小流氓。另外两个小流氓同样狂笑不止。“他说要打残我们每人一条腿呢!这个窝囊废怕是从楼上摔下来,直接把脑壳给摔坏了!”“我说这窝囊废怎么敢跟我动手呢,原来是摔成大傻逼了!”朱笑笑已经笑得弯下腰去,“看来你们上次真是教训得他太轻了,结果他从楼上一跤摔下来,就把从前的教训给忘了!”“那今天就教训狠些,让他以后再摔个十跤八跤也忘不掉!”张勋嘿嘿一笑高声发令,“你们两个,先把这小子从床上拖下来再说!”两个小流氓齐声答应,一边仍忍不住的满脸笑意,一边从两边逼近床头,各伸一手抓住了孟浩的一条胳膊。“窝囊废,给我起来吧!”他两人同声呼喝,满以为会将孟浩直接从床上掀翻到床下。然而诡异的是,他两人的力气宛如石沉大海,孟浩根本什么动静都没有,依旧四平八稳靠坐在床头。那两人相互一望。其中一个开口骂道:“六子你他妈的使点劲儿啊!”“你他妈的才该使点劲儿好不?”六子一口怼回去。“住口,这有什么好争的,赶紧把他给我掀下来!”张勋喝骂一声。那两人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力气,由六子喊着口号“一二三”,再次用力猛然一掀。这次终于有动静了。朱笑笑跟张勋亲眼看到人影翻飞,张勋情不自禁高喊一声:“好啊!”朱笑笑更是咯咯笑着直拍巴掌。只可惜笑没两声,朱笑笑便讶然闭嘴。因为她发现飞起来的不是一条人影,而是两条。“扑嗵扑嗵”两声响,两个小流氓摔落在了墙角。而孟浩,依旧稳稳当当靠坐在床头。张勋瞬间石化。朱笑笑也目瞪口呆。就连被摔得七荤八素爬不起来的两个小流氓,也完全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孟浩悠然起身走到张勋面前,伸手在张勋脸上拍了一拍,问他:“我刚刚说一旦动手,我要打残你们每人一条腿,听清楚了吧?”张勋浑身一颤醒过神来,眼瞅孟浩近在咫尺,张勋陡然间恶向胆边生出,口中骂一句:“我他妈就不信了!”抽出腰里的刀子,向着孟浩腹部猛刺进去。他跟孟浩贴面而立,换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躲避的机会。但,再一次地,不可能的事情就在张勋眼前发生。孟浩一手伸出,叼住了张勋拿刀的手腕,紧随着轻轻一扭。只听“咯嚓”一声响,张勋的胳膊清清脆脆一断两截。张勋惨叫一声扭曲了身体。孟浩手一松,张勋便捧着断臂瘫倒在了地上。孟浩毫不犹豫抬起一脚,重重踩在张勋右腿膝盖上。张勋痛得长声惨叫,直接翻开白眼晕死过去。另外两个小流氓万料不到从前软弱可欺的窝囊废竟然变得如此凶悍,一时吓得魂飞魄散。朱笑笑则完完全全呆愣在了原地。不是惊吓,而是呆愣。因为她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这可是整个红山市出了名的窝囊废,而且还瘸了一条腿。这两年她一次次亲眼看见这窝囊废被人羞辱欺凌,就连她都一次次骑在这个窝囊废头上撒尿。而这窝囊废顶多就是争辩几句,从不敢跟任何人撕破脸皮。因为他很清楚他卑贱的身份,一旦跟人撕破面皮,只会受到更狠的羞辱。可是在今天,这窝囊废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不止是言辞上毫不退让,甚至动手打了张勋。而且看张勋凄惨模样,很可能他还拧断了张勋一条胳膊,踩碎了张勋一只膝盖!怎么可能?难道这窝囊废就是传说中的隐世高手,平时深藏不露,关键时候一鸣惊人?尤其他的那条瘸腿,怎么今天看着一点瘸的样子都没有了?这世上绝不可能发生如此诡异不合理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在做梦,是她做了个噩梦还没醒!朱笑笑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口水都流下来了,仍旧难以回神。直到“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孟浩又一巴掌拍在了朱笑笑脸上。朱笑笑一个激灵,总算是意识到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境。“你你你……使了什么妖法?”朱笑笑脱口而出。“就当我是使妖法吧!”孟浩呵呵一笑,“朱小姐,赶紧去给你男朋友办住院手续吧,腿是肯定废掉了,不过赶紧治,胳膊应该能接上!唉,我都说了,一旦动手,我至少会打残他们每人一条腿,为什么就是没人信呢!”他嘴上悲天悯人唉声叹气,气得朱笑笑张口就骂:“你个窝囊废……”“再敢叫我窝囊废,我把你的膝盖也打碎!”孟浩面色一寒。朱笑笑猛一下子闭上嘴,转眼瞅瞅昏死在地上的张勋,终于流露出一抹惊恐之色。“这就对了嘛!”孟浩呵呵笑着转过眼光,瞟向仍躺在地上没敢起身的两个小流氓。其中一个小流氓打个寒颤,爬起身就往病房门口跑。孟浩紧赶两步抬腿一踹。“咯嚓”一声,那小流氓右腿立断,惨叫着扑倒在了地上。另一个小流氓本来蠢蠢欲动也想逃跑,一见这般情形,直吓得就地跪倒,向着孟浩连连叩头,直叫:“爷爷饶命!”。季幼青听完之后,眉头轻蹙。管床医生看着她道:“你是她老师,也好陪陪她。”“你是她老师,来了也好陪陪她。”管床医生对季幼青道。季幼青点了点头,又感谢了管床医生后才离开。她重新回到文秀岫的病房外,再次透过门上的玻璃去看里面的少女。宽大的病号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她的身形极为单薄,整个人死气沉沉的,依然看着窗外。姿势,似乎没有变过。之前,季幼青看到的是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在门口站了十几秒,季幼青轻轻敲了敲病房的门,里面的少女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丝毫没有反应。季幼青垂眸,长长的睫毛轻颤了几下。不再等少女的回应,她推门进入了病房。在她进入病房之际,唐钰正好看到了她。‘那个摔坏我手机屏幕的女人!’唐钰一眼就认出了她。原本,他不想计较太多的,但是一想到昨天这个女人差点捏碎自己手腕的事,唐钰觉得自己还是要计较一下的。“御弟哥哥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呀?”一名年轻的女护士路过他面前,便好奇的问。唐钰长得很帅,比起那些明星一点也不差,又阳光有趣,很得女护士们的喜爱,大家都开玩笑叫他‘御弟哥哥’。因为,他姓唐,名又是‘钰’,与《西游记》里女儿国女皇对唐僧的称呼有点谐音,而且他的年龄也不大,所以即便他刚来不久,还是受到了急诊科女护士们的集体宠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视线被女护士挡住,唐钰也没生气,对她露齿一笑,治愈系的笑容,顿时让女护士的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杨姐姐,那病房里住的是谁?”护士姓杨,名字叫什么他还没记住,但是却嘴甜的叫了声‘姐姐’,惹得人家心花怒放。“不就是昨天送来的那个自杀的小姑娘嘛。”杨护士道。唐钰心中了然。医院病床紧张,像自杀少女这种情况,在抢救过来后,一般都是先安排在急诊科的病房里观察几天。有问题,再转去其他科室,没问题就出院了。‘看来,她是来看那个女生的。’唐钰眯着眼睛在心中道。杨护士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站在这里干什么?”“没什么。”唐钰笑眯眯的道。在病房外,唐钰和杨护士聊天的时候,季幼青已经进了病房。可是,从她进来,又走到文秀岫的病床前,坐在床上的少女,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般。“你好文秀岫,我是季幼青,你可以叫我季老师,也可以叫我青姐。”季幼青把手中提着的水果和营养品请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床上的少女,依旧没有反应。她始终盯着窗外,好像外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她一般。季幼青也没有勉强,而是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窗外。可是,窗外除了有几棵树之外,什么也没有。“你在看什么?可以告诉我吗?”季幼青问。文秀岫还是没有半点反应。季幼青微微蹙眉。即便床上的少女不曾开口,她依然感受到了来自少女身上浓烈的抵触和抗拒。这种抗拒和抵触,并非是针对她,而是针对所有人,甚至是针对这个世界。少女,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不让任何人靠近,更不想靠近任何人。在心理学上,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自我封闭的案例。拒绝沟通,也就等于自我放弃。但是,在现实的案例中,最常遇见的情况也就是这种。身为心理学者,面对一个需要了解和帮助的对象,第一步就是将她的封闭打开。季幼青转眸看向自己带来的水果,对文秀岫道:“我带了些水果,有苹果,香蕉,还有葡萄,你想吃什么?”“……”回应她的还是沉默。“都不想吃吗?那你想做什么?喝点水?我找找你的杯子……啊,找到了!等着,我给你倒水。你是要温的,还是热一点的,还是凉一些的?算了,女孩子喝太凉的水不好,还是温一点的吧。”“……”病房中,响起了倒水的声音。季幼青端着水杯,走到文秀岫面前,把水杯递到她嘴边。少女依旧没有给她半点反应。“不想喝?那也没关系,等想喝的时候,我再给你倒。”季幼青没有勉强,把水杯收了回来。只是,把水杯放好后回来的季幼青,便自顾的坐在了文秀岫身边,身体还靠近她,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文秀岫一动不动的身体紧绷了一下。虽然,那一下十分轻微,很容易被忽略,但还是被季幼青注意到了。季幼青没有动声色,继续保持着倾向她的姿势,学着她一起看向窗外,“今天的天气不错,天空很蓝。虽然已经到秋天了,但是这外面的树叶还是挺绿的,看着让人觉得舒服,难怪你喜欢看窗外。”文秀岫依旧不理她,苍白的脸上,连表情都没有,甚至连眼神都有些空洞。那种眼神,让季幼青心口被刺了一下,迅速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如果此时,有专业的心理学者在场,就会发现季幼青的情绪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波动。只不过,很快,她就调整了回来。“对了,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女生都喜欢追星吧?你喜欢哪个明星?”季幼青掏出了自己手机,直接点进了微博,查阅娱乐圈的新鲜事。“啧啧,小鲜肉蒋俊被拍到和一妙龄女郎深夜共住一屋,六个小时候才各自离开,疑是恋情曝光?Idoi不是不能谈恋爱的吗?他这样被拍到,是不是要糊啊……”季幼青拿着手机就开始自言自语的念娱乐新闻,时不时的还和文秀岫讨论一下,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哪怕人家根本没有半点反应,她也不觉得尴尬。幸好林璇这些对她稍有些了解的人不在,不然看到她这个样子,会觉得她人设有点崩。“……吵。”在季幼青演了快四十分钟的独角戏后,沉默如雕像的文秀岫终于挤出了细若蚊吟的一个字。被人嫌弃了的季幼青,声音戛然而止,嘴角扬起了一抹几不可查的弧度。哪怕只有一个字,也是一种突破和成功。季幼青收敛嘴角的弧度,很是真诚的看向文秀岫,“是吗?我吵到你了吗?对不起。”“……”文秀岫又没有反应了。但是,季幼青看得清楚,哪怕这个女学生依然沉默,但眼神里也出现了轻微的波动,不再是一潭死水。季幼青放下手机,视线从文秀岫的脸上,渐渐落到了她暴露在外的手腕上。那里,昨天是狰狞的伤口,今天狰狞已经被白色的纱布包扎了起来。“很疼吧。”季幼青突然喃喃的道。她低着头,让人看不见她眼底的挣扎之色。但其实,即便她抬着头,在这个房间中,也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异常。就像当年那个人,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感受,就自私的离开了。季幼青眸光变得有些晦暗,她知道自己的情绪被影响了,她拼命的让自己保持专业,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丁志华像是得到了许可,有些激动起来,开始大胆地在杜睿琪全身摸索起来。杜睿琪心里却想着他能快点进入主题,快点结束。因为她对丁志华真的是一点儿渴望也没有。磨梭了好一阵子之后,丁志华才算进入主题。这次他终于尝到点滋味儿了!丁志华兴奋不已,开始增大幅度,杜睿琪依旧闭着眼睛,正有点感觉的时候,没想到丁志华突然又不动了!“怎么了?”她睁开眼睛问道。“对不起,我——我又没控制住——”他很是懊丧地说道。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懊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丁志华,本想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想想还是忍了。“没事,可能太累了,睡吧!”她推开他的身体说。“唉!”一声沉重的叹息,他滚下她的身体,躺在床沿边。“怎么每次都这样?难道真的有生理缺陷?”连续几次都是这样刚刚兴起就偃旗息鼓了,杜睿琪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疑问,却不敢随意下结论,这可是男人致命的缺陷啊!但愿不会。丁志华背着杜睿琪躺着,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怎么还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这方面不行?不可能,不可能啊!明明是治好了的,为什么总是没开始就结束了呢?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再去那个医生那里看看?可这怎么说得出口?丁志华抱着脑袋,又是一晚挣扎难眠。星期一一大早,朱青云就起床了。吃过早饭,他坐最早一班车赶到了黄麻镇政府。当车子停在政府院子门前时,朱青云才反应过来自己到了。下车后,朱青云有些茫然,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舅舅王建才的办公室在哪里。院子两边种了很多法国梧桐,枝繁叶茂的,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树两边是两排房子,左边是平房,右边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看起来都很陈旧。朱青云想舅舅应该是在楼房里办公,于是就往右边走去。正寻找着舅舅的办公室,前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身材很好,样子也长得标致。朱青云上前问道:“请问王书纪的办公室在哪儿?”“你找王书纪什么事?”女孩很警惕的样子。现在的刁民很多,经常有告状的过来,王书纪交待了,不能随便让人进他的办公室。“我是他外甥。”朱青云说。“外甥?没听说过啊。”女子撇撇嘴说,看他也不像告状的,就朝楼上指了指,“二楼,右边第一间。”“谢谢!”朱青云走上楼,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只好站在门口等。此时王建才正在食堂里吃早饭,回来发现朱青云正提着个箱子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上去很拘束。看着朱青云那一副老实的样子,王建才心想,还好,这小子还有得救!“来啦!”王建才走过朱青云身边并没有停住,只是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嗯。”朱青云跟在王建才的后面进来了。朱青云是第一次来王建才的办公室,原本以为一个镇丨党丨委书纪的办公室应该很气派,没想到却是这么破旧和简陋。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套藤条的沙发,已经有些地方出现了断裂,扶手上也是斑驳不堪,看上去用了很多年头了。办公桌很小,上面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靠墙放了两张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夹。这么寒碜的办公室和杜家庄小学校长的办公室没什么不同,朱青云在心里想。“站着干嘛,坐吧。”王建才说。朱青云在藤条沙发上坐下,他只是把半个屁股放在上面,不是不敢坐,而是怕一屁股坐下去把椅子给坐塌了。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让司机小吴送你过去。”王建才往外走,说:“跟我来!”走在楼梯上,王建才拍了拍朱青云的肩膀,说,“小子,好好干,男人有能耐了,不愁没有女人!”到了楼下,王建才朝办公室探了一下头,说:“小吴,你来一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马上跑了出来,说:“王书纪,要去哪儿?”“你把他送到中心小学辅导站那边去,马上回来。”朱青云看了王建才一眼,本想说“谢谢舅舅”之类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边跟着小吴上了吉普车。黄麻镇辅导站设在镇中心小学里,离镇政府不远。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中心小学门口。朱青云下来车,说了声谢谢。站在大门口,几个妇女正坐在门口的小卖部那儿聊天。朱青云不知道辅导站在哪个楼,更不知道钟站长在哪间办公室,一时竟有些茫然。他便走向那几个聊天的妇女,鼓足勇气说了句:“请问钟站长在哪里办公?”几个妇女马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抬起头,上下看了他几次:“问道,你找钟站长有什么事?”“我是新来这里工作的。”朱青云说。“哦。”胖妇女点了点头,“老钟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这里上去,二楼右边第一间。”朱青云道了声谢谢,顺着胖妇女指的楼房走了进去。此时的他哪里会知道,这个胖女人就是钟站长青梅竹马的文盲妻子钟来凤。朱青云来到二楼右边的第一间,外间空空的,并没有看到钟站长,朱青云呆站着,不敢往里面走,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笑容灿烂地望着他,说:“是朱青云吧!你舅舅说你一会儿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看来四个轮子就是跑得快啊!”说完又呵呵呵地笑起来。“钟站长,你好!”朱青云说道。“好,来,坐吧!刚刚过来,先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我让高竿事带你去到处转转。现在临近期末,各个学校都在进行期末复习和总结工作,你熟悉之后呢,就先跟着高竿事,他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干事干事,就是要干干事情的了!”钟和平笑着说。朱青云听钟和平这话的意思是让自己当干事?可舅舅不是说先打杂吗?转念一想,干事就干事吧,总比打杂强啊!“好,我听站长的安排!”朱青云满心欢喜地说。钟和平是个聪明人,对朱青云的安排其实上面已经说了,以后就留在黄麻镇辅导站当干事,这个月算是临时借调,手续还没有正式过来,可以先安排打打杂。可是这个朱青云是王建才的亲外甥,这个王建才可是个厉害的主,当年他和钟和平一样,也是个民办教师,后来两人在前后一年的时间先后通过招考转为了公办教师。。“五百万?”王谦眼睛一瞟,顿时激动起来。“额,是五十万。”陈浩北满脑袋黑线,这神棍想钱想疯了吧?五十万,如果换以前王谦还会兴奋一下,不过在用光刘老板给的三十万后,他已经明白自己就是个无底洞。五十万啊,虽然不能一次性治好,不过也能多活几个月了。只是苏酥那里……哎,只能到时候再看了。实在不行,他倒不介意当一次采花大盗,偷心又偷人的那种。“行,什么时候去?”“就现在……”青湖山庄,不得不说王谦跟这还真是挺有缘分的,这还不到一天又回到了这里。以后等自己有钱了,倒也能在这置办一套别墅。正这么想着,前头陈浩北已经停在一栋别墅前。别墅门口站着三四个人,一身保镖打扮,不过脸上都带着戾气,不像是好惹的。王谦拉住陈浩北问道:“陈老板,这都到地方了,你还没说到底要让我干嘛呢。”陈浩北左右一看,似有顾忌,凑过来低声道:“捉鬼!”捉鬼?王谦嘴角一抽,差点没笑出声来。他招摇……不对,他行走江湖好几年,相术算理不敢说天下第一,那也绝对是宗师级别了。可说到鬼,他自己却是第一个不信。这世上要真有鬼,也是人心里有鬼,估计又是风水局或者什么疑难杂症,结果被误认为鬼怪。王谦也不点破,只信心满满道:“没问题,带路吧。”“陈哥好!”陈浩北带着王谦往别墅里走去,一路上碰见了不少人,有几个西装打扮的,但也有不少穿着随性可都不像好人的。看样子陈浩北身份不低,每个人都对他十分恭敬。但直到进了别墅里面,王谦才见着真正的主顾。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虽说是中年人但头发已经花白,手里还夹着一根雪茄,尽管戴着眼镜也盖不住那股霸道的气势。这肯定是一个经历过不少风雨甚至生死的男人。“财哥,人带来了。”陈浩北站在中年男人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这年头就算是上下属关系,见个面也绝对不会有这么隆重。王谦左右一看,发现客厅里还有六七个人,都是满身横肉的大汉,但有人抽烟有人打着哈欠,绝对不是保镖,不然不会这么自在随性。中年人点了点头,陈浩北就站到他身后去了。“大师怎么称呼?”他神色淡漠的对王谦问道。王谦笑了笑,不用招呼就坐在了他对面沙发上,道:“我姓王,不知道这位老板贵姓啊?”“原来是王大师,失敬了。鄙人赵财生,外面人都叫我赵瘸子,王大师给面子的话,也可以叫我一声财哥。”赵财生说话客客气气,可脸上却一直严肃无比,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当然王谦是不会有这种觉悟的,只疑惑道:“我看财哥你腿好着呢,怎么会有这么个外号。”旁边那些彪形大汉却在这时莫名笑了起来,好像充满着戏谑。显然这个陈浩北找来的家伙完全不入流,明显是不认得财哥的。而在星城,但凡有点身份的谁不知道垄断了星城灰色行业的赵财生?就算是那些体制里的人,也得敬财哥三分呢。敢当着财哥面说他外号的,这也是近些年来头一位了,真是不知者无畏啊。“呵。”赵财生笑着摇了摇头,倒也没动怒,只问道:“浩北在电话里说你很有本事,我想见识见识王大师你的本事。”“那是陈先生看得起在下了,可没他说的那么夸张。”当着正主的面,王谦总不好再叫老板。而且他也没之前那么自信,毕竟还不明朗的事情,总得给自己一条退路。却不想赵财生起身道:“王大师不用自谦,你要真有手段,五十万一分不少,还能交到我赵财生这样的朋友。可要是没有……也怪不得王大师。”后面那句话带着冷意,让人觉得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财哥,这具体的情况是什么?”一边随着赵财生还有陈浩北上楼,王谦一边问道,好歹心里得有个底。赵财生没有回话,脚步很是沉重。陈浩北解释道:“半个月前嫂子做了个噩梦,然后就撞邪了,老说自己在别墅里看见了鬼。一开始财哥只以为嫂子在闹别扭,可后来发现没这么简单……几天前,嫂子半夜里突然起来,一边喊着有鬼一边拿刀差点把财哥砍伤了。”王谦疑惑道:“会不会是癔症?”陈浩北尴尬的小声道:“问题是财哥也看见了。”他也看见了?王谦望着那宽阔的背影,不觉得这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会无端说看见了鬼。而三人走上二楼后,财哥敲了敲卧房的门,隔了好几秒里头都毫无反应,财哥这才将门扭开。一步踏入房中,一股凉意令王谦打了个寒颤。房间里面没有开空调,外面正是三伏天,按理说应该挺闷热。可王谦只觉得从头冷到脚,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娘的,不会真有鬼吧?赵财生和陈浩北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冷意,而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影,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应当就是赵财生的老婆。赵财生打开了灯,扭头面无表情的问道:“王大师,你怎么看?”“好浓的阴气啊。”王谦呢喃了一句,他已经反应过来这冷意是阴气的原因。阴气不同于阴煞,乃是一种人可以接受的能量。比如女人体内都有较强的阴气,而阴煞一旦入体,基本不死也要大病。可这房间里的阴气实在浓得过头了,王谦这辈子都没感受到过这么浓郁的阴气。但很快他便兴奋起来,因为要消除他体内的阳火,阴气就是最好的补剂啊!“王大师?”赵财生好像有点不耐烦了。注意到旁边的陈浩北已经落下冷汗,王谦连忙正色道:“我已经大概了解了,财哥,能不能麻烦你把嫂子抱出去,让我一个人在这房间里待一会儿。说不准,我能直接说服那只……鬼。”赵进财盯了他几秒,最后还是道了声好,然后让陈浩北抱起了卷在被子里的女人,出门下楼去了。居然让自己小弟抱老婆,也不怕头上长出一片草原来。王谦腹诽了一番,然后关门开始四处翻找。理论上来说阴气不像阴煞,是需要一个载体的。人是载体,物也是。可这么浓郁的阴气人根本承受不了,所以只能是什么物体发出来的。王谦寻找了老一会儿,连衣柜都厚着脸皮打开找过了,压根就没有寻到什么奇怪的东西。而这股阴气又像是无源之水一般,根本分不清具体从那散发出来,只知道大概就在这房间里。打开一个抽屉,只见里面堆满了现金,让王谦呆住了几秒。“我只拿几张,应该不会被发现吧?”王谦按耐不住刚伸出罪恶的爪子,忽然一股阴风袭来,让他下意识将抽屉合上。可转头看去,窗户关得好好的,这封闭的房间里怎么会有风呢?忽然,王谦的目光落在了摇曳的窗帘上,透过薄薄的窗帘,可见玻璃上依稀反射出一个影子。,黑田命令士兵去细沙河取水。可没想到的是,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细沙河已经冻了整整一个冬天了,谁也猜不透这冰层有多厚。别说用行军镐,就是三八大盖的子丨弹丨打上去,也就是一个白眼,见不到水流出来。有那性急的鬼子兵,干脆把手榴弹扔到冰面上,好家伙这回不但冰层算炸开了,连扔手榴弹的鬼子都掉冰窟窿里了,等捞出来的时候,都冻成冰瘤子了。吓得黑田,急忙让士兵们退到岸上来。仗打到现在,也没死几个鬼子兵,这要是掉河里淹死几个,那就更犯不上了。对于鬼子指挥官而言,打仗死了无所谓,可非战斗减员,则是指挥官的耻辱。小阎王出主意,前面就是曾家屯,现在曾家屯也已经被鬼子占领了,直接去老百姓家里找水不就完了嘛。黑田也同意小阎王的想法,可没成想啊,老百姓家里也好不到哪去,家家户户的水缸全冻上了。这小阎王虽然也是同昌人,可他哪里过过苦日子啊,他哪知道老百姓的家里会冷成这样?小阎王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便揪住当地百姓讯问,老百姓自己是怎么取水过日子的。老百姓如实回答,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拿着锺子敲水缸,把从水缸里凿下来的冰片子放到锅里烧成水再做饭。于是乎,曾家屯满屯子里全都响起了敲水缸的“梆梆”声。一百多水缸同时敲起来,这动静也真是不小,比打仗都热闹。更有那老百姓心里忿恨鬼子兵的,一听说鬼子兵没水喝了,心里还偷着乐呢,哪能全心全意给鬼子弄水呀。下手的时候,乎轻乎重也没个准头,冷不丁一锤子下去,不但冰砸开了,连水缸都碎成两半,冰块子滚得满地都是,化成水也没法喝了。黑田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午夜十二点,这漫漫长夜才过去一半。打仗拼的是人,没有水的话,士兵就没有体力。虽说到现在黑田已经稳操胜券了,可黑田和王老道打了半年的仗了,他知道这个王老道一向诡计多端。尽管现在牵马岭老营被鬼子占领,可蜈蚣沟的李白脸还躲在山沟里不出来,蝎虎子也全没动静,这都是不安定因素。如果现在草草收兵的话,过不了两天,“穷党”的余孽就会另立大旗,继续造反。而且,只会比现在更小心,更难对付。这打仗嘛,勿求尽全功于一役,牵连日久的仗,是哪个指挥官都不想看到的,尤其是对日军而言。“黑田太君。”不知什么时候,周青皮走进了黑田的指挥帐,正一脸讪笑的看着黑田,“我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人,这地方我知道。有道是,山分南北,地分阴阳,这要是在北镇那边闾阳一带的话,风是没有这么硬的,水也冻不成这样。可牵马岭这边背山,北风吹到这边又打了一个旋,所谓冷上加冷,所以这取水嘛,一时半会儿的也急不来。”“你到底要说什么?”黑田的中文并不太好,平常的中国话还能听懂一些,可你要和他讲什么山分南北、地分阴阳的话,他可就有点蒙了。更何况他现的心情也不太好,所以对于周青皮这文绉绉的家伙,也没什么好脸色。“嘿嘿。”周青皮在官面上混了这么多年,还能看不到这点事来?立刻直奔主题的说道,“在下想说的是,这水已经冻成这样了,急切间也不可取。但有一样东西,却不那么容易冻上。”说着,他又拿眼皮扫了一眼黑田,见黑田果然被他的话给吸引了,不由得心中暗喜,“在下的家中,还存有百余坛高粮酒,这酒虽算不得好酒,但正适合士兵驱寒。有道是……”“八格!”周青皮的话还没说完呢,黑田已经蹦了起来。站在黑田身后的警卫,根本连一丁点中文都听不懂,见黑田突然怒了,警卫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把枪口对准了周青皮。周青皮吓得“妈呀”一声,心想老子好好的给你出主意,还把自己家的高粮酒拿出来。你小鬼子咋还说翻脸就翻脸呢?这也太难伺候了!到是一边的小阎王见机得快,立刻说道:“太君,太君,误会了,误会了。周大哥可全是一片好意,他只是不懂得皇军的军纪,一时口误,一时口误啊!”说着,连着朝周青皮挤眼睛。周青皮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在下失言,在下失言!”要说这军中不许饮酒的事,周青皮不是不知道。他跟着东北军干了这么多年,东北军的军纪他全能背下来。可问题是,驻守同昌的那些个东北军,哪个不是大酒包?军纪那就是擦屁股纸,当兵哪有不喝酒的?没成想这鬼子居然这样,这可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周青皮心中暗想,爱要不要,不要拉倒。老子家里这一百多坛子高粮酒,其中有十几坛陈酿呢,有钱你都没地方买去。算了,周青皮冲小阎王使了个眼色,低着头退出了黑田的指挥帐。田豹子走进山洞之后也没看别人,直直的走到了玄机子面前,却象头次见面一样上下打量着玄机子,这让玄机子多少有点心里发毛。“看啥?”整个圣清宫里,对田豹子有好印象的人并不多,玄机子显然并不包括在内。他甚至不明白,这个时候田豹子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平常王院监带着大伙打鬼,这田豹子则躲在后山和韩大肚子两个人偷鸡摸狗,胡吃海塞,弄得后山小院乌烟瘴气。王老道不愿意管,大伙也懒得搭理。今天这都火烧眉毛了,玄机子满心盼着蝎虎子和许三姑能出兵去救王老道,没成想田豹子却和李白脸突然一同进来了。而且看李白脸面色不善,进来后就窜到蝎虎子耳边嘀嘀咕咕的,玄机子正心里没底呢,突然被田豹子盯着看,这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了,不由喝道:“你上这干啥来了?别添乱,现在哪有功夫理你?”私下里却想着,知道这秘密山洞的人可不多,是谁把这地方告诉田豹子的?转念又一想,小师弟玄真子去哪了?照说玄真子应该是第一个到山洞的才对,可是这么半天了,玄真子连脸都露,难不成出事了?被玄机子劈头盖脸的呵斥了几句,田豹子到是不着急不上火,反而点了点头,又拿眼睛往别人的脸上扫了过去。那田豹子看着玄机子的时候,众人还不觉得怎样,等到田豹子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众人才觉着不对劲。尤其是站在蝎虎子后面的草上飞,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暗道:从哪里钻出这么个小杂毛来?这眼神里莫不是带刀子的?怎么看得人肉疼呢?莫说草上飞,就是蝎虎子也皱了皱眉。眼前这小道士年纪不大,穿着一身灰布的道袍,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扎眼的地方,可就是眼神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象两把刀子,直直的扎到人的身体里面。“这眼神,到是与丁雄有九分相似。”许三姑突然说道。“哦?”蝎虎子等人一愣。他们或许谁也不认识田豹子,可在同昌这地盘上混饭吃的,不能没听说过丁雄这号人物。此人乃是西山梁丹帐下的头号智囊,保定军校毕业,行武出身,听说连梁丹都得向人家请教兵法。《谁还不是个小公举》《穿到科幻文里做大佬》《岳两女共夫》《写我》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首存12送38彩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84587_508643.html
首存12送38彩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