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威赌场 目录共5928章

首页

百威赌场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8642章 醒来后

百威赌场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clyiqi.com

“阿海,干嘛呢?今天不是轮休吗,起这么早干什么。”杨海城和我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哥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科。“林哥你上次不是说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城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么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默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随口应下的邀请,当时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应了下来。“去去去,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了,对了,其他人呢,我记得李昌武,赵平年不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是林默的舍友,也是军校里要好的兄弟,李昌武身高和林默差不多,将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是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东人,身高有一米八是个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默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现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来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间走去,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回走,林默赶紧往卫生间走去。洗完脸回到宿舍,将军装穿戴整齐就一起向门口走去,到了校门口,向值班人员出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出去。由于是军校,学校里学生出入都受到限制,街道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周边一片繁华的景色,但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铺,都是本地人家自己经营的。“走起,我们到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了吧,天天在军校里嘴都快淡出鸟了。”杨海城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头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我请客。”虽然军校里的饭菜并不难吃,而且在这个时代来说,军校里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了,但天天吃一样的饭菜,多好吃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厌烦。众人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早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层,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虽然如此,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们往里面走去,边跟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周围摆着一些石椅,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算吃些什么?”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出来说道。“郑老头,照往常来一份。”杨海城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原名郑昌华,大儿子在家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儿子在上海做生意,听说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是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官也倒了,他就没了去处,最后回家开了一个早餐馆,当然了,林默他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去。“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都快饿死了。”杨海城冲郑老头孙子说道,郑老头孙子叫郑文祥,现在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城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会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餐,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小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子和各色糕点。林默一行人看到餐点上齐了,立马开吃起来。林默先扒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鲜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加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汁,加入上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汤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是汁水的味道,拿起粽子解开外面的粽叶,一股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鼻腔,却又不让人产生不适,火腿就是后世有名的金华火腿。咬下一口,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块吞下去,其他各色糕点都有各自的特色,甜而不腻,软而不松,让人味口大开,一桌人狼吞虎咽,将满满一大桌美食消灭得干干净。吃饱喝足,几人都不想动了,就交谈了起来,林默对杨海城说道:“今天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今天你不去图书馆了。”李昌武在旁问道。“不去了,以前差不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馆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路认全,今天就和你们一起到处逛一逛。”林默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京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和外国消息的报纸,甚至从外国运来的报纸,以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东西,林默也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有用的消息。“那要不咱们去中山路吧,我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去了。”赵平年问道。林默也不迟疑,直接回答道:“行啊,我上次和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路就回来了,这次得好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去娄叔那边一趟。”林默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南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叫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的管家,林默兄弟姐妹从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大的,前几年林默偷跑出来考了军校,林默父母不放心,就让娄绍光过来照顾产业和林默,林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一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道:“那倒没问题,不过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不好玩吧。”“是啊,在学校周围倒没什么,反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可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太显眼了,咱们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李昌武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个人穿着军装,那也太显眼了。想到这,林默开口说道:“不用回去换,咱们那衣服放着都多长时间了,都快发霉了,咱们去娄叔那边成衣铺置办一身新的吧,到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到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从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校去。”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平时出校门的时间本来就少,穿便装的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在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上很少有机会穿便装,林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与枪械这些学完了,重点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的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军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桌上了。”林默说着便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杨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银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是贵啊,我每次过来都得肉痛半天。”林默三人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吃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不看看那材料,可半点都没省,再说了咱们也不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个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去在军校里的伙食费,每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二十几元的补贴,在学校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后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为二十几元不多,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能赚五到十元,这已经够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十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几人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店,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向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手,几个黄包车夫连忙拉着车走了过来。“林老板,还是要去图书馆吗?”一个年纪大点的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黄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的林氏商贸行就行了。”。“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困死了,会议是不是可以结束了?”严寒不耐烦地催着叶小南赶紧结束,不要耽误大家时间,因为在严寒眼里,所有的会议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偏离主题讨论一些无用的话题,今晚也不例外。“好啦,辛苦大家了,新年晚会下周就开始了,明晚点在大礼堂我们搞第一次彩排,希望今晚到会的学长学姐和同学明晚到现场参与一下彩排,我们现场过一遍流程哈,有什么问题正好现场解决。”叶小南说。“好!”大家异口同声答到。叶小南回到寝室后室友们都已经睡了,小南轻手轻脚地将台灯打开,最后看了一遍刚才确认的分工安排表,就爬上床睡觉了,此时脑子里想的还是下周的新年晚会上的所有细节,生怕自己没有做好让大家笑话,特别是今晚那个板着个脸的严寒。正想着入神,对床的林菲菲突然爬到她的床脚说:“小南,我们晚上自己做了火锅,看你没在我还给你留了点儿,你最近总不在寝室,我都觉得我‘失宠’了。”“好啦,我最最最最爱你了,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小南说。另外一个寝室里,刚回来的严寒和冯斌也刚洗漱完准备上床。由于第二天没课,陈睿晚上又回家睡了,晚上就小白一个人在寝室,小白一晚上也没闲着,刚从别的寝室打完牌回来,看见刚回来的严寒和冯斌就说:“你们回来了啊,怎么样?美女打几分?”严寒:“还可以咯,也没那么玄乎。”小白:“分满分,打几分嘛?”严寒:“分吧,光线不好,看不蛮清。”小白:“可以啊,分就可以上。”严寒:“上上上,你就晓得上,你那些女朋友是不是都是不用说什么,直接上的?”小白:“不上,难道等着别人上啊?”严寒笑着骂道:“靠,你这个畜生。”小白:“不说了,我去梦里找我的***去了……”严寒:“***过时啦,现在是松岛枫、***、小泽玛利亚,学无止境,要与时俱进啊小白同学。”三人哈哈大笑。男生寝室的氛围就是这样,同样的一句话,男人和男人之间说出来就是交情,可以一笑而过,女人和女人说出来就是分分钟绝交的节奏,说不定还能打起来。第二天吃过晚饭,严寒准时来到学校大礼堂,大礼堂是世纪年代中期建设的,是那种标准的两层楼半圆形礼堂,在莲城大学体育馆没有兴建之前,学校的重大活动都是在大礼堂举行的,大礼堂只有个座位,莲城大学在校学生有万多人,如果全校统一搞新年晚会,大礼堂容纳不下,所以新年晚会原则上由每个学院独立举办。严寒走进大礼堂,看到昨晚的那个女孩叶小南已经站在舞台上边喊边指挥着,严寒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个认真负责的女孩,竟觉得有些可爱。此时,学习部的部长谢鹏辉发现了严寒,远远地喊了一声,又招了招手,严寒举起手回应,便起身走了过去。“老谢啊,有段时间没见了,怎么,你也要忙这个晚会?”严寒招呼道。“新年晚会是院里的大事啦,我们都要来的。”谢鹏辉说。“我还正想问你呢,听说这个导演是企划部的副部长,不过才大一啊,正部长跑哪儿去了?正的不管事,都交给副的管?”严寒问。“正部长家里有人得了重病,回家照顾去了。”谢鹏辉说。“哦哦,难怪。但是我看她也是新手,搞得定吗?”严寒问。“这不你也来了吗?去指点指点。”谢鹏辉说。“我哪儿能指点啊,我又没搞过晚会,我只看过晚会,哈哈。”严寒说。“你不是全能吗?还有全能不会的?”谢鹏辉打趣道。“你又是听哪个乱讲的?你告诉我道具在哪儿,道具组要干些什么?她昨晚给我分配管道具。”严寒说。谢鹏辉指了指舞台后方:“道具都在后台,我正好负责节目流程,其实没几个节目需要用道具的,唱歌节目不需要道具,舞蹈节目有服装组和化妆组负责,就两个小品需要用到道具,一会儿我跟你对一遍就行,晚会开场前你要确定道具都就位,节目开演前你安排道具组的人把道具按要求摆上去,速度要快,撤场的时候速度也要快,就这么个要求。”严寒:“这么简答,冯斌一人就可以身兼数职了,还非要拖着我来。”谢鹏辉:“这不大家想你了,没你不行啊。”严寒:“好吧,我欠你们学生会的。”谢鹏辉:“搞完晚会去吃宵夜喝啤酒。”严寒:“ok!那我先撤了,拜拜。”严寒回过头,又看了一眼正在舞台上跟主持人对词的小南,就离开了大礼堂。叶小南是个心地善良、很有责任心,从小就好强、追求进步的女生,其实当初企划部正部长把新年晚会导演的重任交给小南的时候,小南是诚惶诚恐的,但她也正想借此机会在大学里证明自己、表现自己。中学时候的小南,就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后来小南常说,只有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她才是最自信的。小南的老家是江南省黎洲市,黎洲距离省会潭州不远,开车到莲城也就个小时的车程,黎洲处于湘江下游,是中国的老工业基地,京广铁路线上的重要交通枢纽。小南的父母原是黎洲某国有单位的职工,没等到国企改革和下岗潮的到来前就主动辞职和亲戚一起做点儿生意。小南的学习成绩一般,在班里长期属于中流水平,高考前突击恶补了一段时间,考入莲城大学商学院经济系也算是比较幸运的结果了。来学校报到是小南的父母一起送小南来的,给小南分配的公寓是栋。学生公寓基本上是男生一栋、女生一栋,分配到最后才会出现一栋楼男女混住的情况,但是也是例如男生住、、层,女生住、、层,在层和层之间会加设一道铁门,多设一个宿管阿姨,只不过女生上下楼还是会经过几层男生寝室,偶尔会看到一些打着赤膊,仅穿一条丨内丨裤的男生在寝室或走廊里晃来晃去,但也没有办法。好在叶小南运气没有那么差,栋是一栋阴盛阳衰的纯女生公寓。莲城大学的学生公寓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女生可以随意出入男生寝室,但是男生不可踏入女生公寓半步,如果非有事要进去,须得到院里同意,分管老师签字,并在宿管阿姨那登记后方可入内。严寒班里有位女同学,有一次来男生寝室串门,那是一天下午,严寒隔壁寝室的王浩正洗完澡从厕所出来,王浩可能是觉得这个点不会有女生来寝室串门,所以什么都没穿就走了出来,恰巧此时这位女同学哼着小曲门也不敲门就进来了,严寒后来听王浩说,当时女同学一声尖叫差点儿没把他吓成阳痿。女生生着怪气说要王浩赔偿精神损失费,王浩说我都被你看光了,没要你赔偿我就算好的了。女生不依不饶,旁边有个不嫌事大的男生提议:“别争了,要不王浩也看她一下,就算扯平吧。”把女生气哭了摔门而出,此后一年,这个女同学再未踏入男生寝室半步。。  在城市的万千人群中,我和苏雅又相遇了,看着考官位置上坐着的那个庄严漂亮的女人,我深信,我和苏雅之间,是有缘分,是上天的安排,让我出现在苏雅的生活中。“苏雅,是你。”能见到苏雅,我很兴奋,但在这个场合,苏雅是公司的领导。而坐在她面前的我,只是一个想要投应聘到她公司的一名求职者。我在这个美丽的领导面前,只能掩饰住自己的喜悦,不能让苏雅看出来,我有对她的不敬和调侃。“安夏,怎么会来我公司面试呢?”苏雅很规矩地问。“苏总,你别误会,我到这家公司来面试之前,并不知道你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我也更没有想到,我会在这家公司里见到你。我来这家公司面试,是因为这家公司有一个好的发展平台,而我也需要一个这样的平台来发展。”“安夏,你别多心,我没有别的意思。”苏雅解释着,我想,她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给她解释的那番话,是怕苏雅担心我来这家公司面试,有另外目的,就是冲着她来的。苏雅说完,看了一眼我的资料,“你是学管理的,在以前公司里做营销策划?”“是的。”“能说说你为什么要离开公司吗?HR公司是一家国际大公司,实力要比我们强啊。”“我不喜欢HR公司里每个人的自私自利,勾心斗角。”我没有给苏雅说实话,毕竟,真正的原因,说出来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就连我在HR公司里最好的哥们小海都不知道。这个问题,小海也问过我,我给了小海也是这个答案。但是,小海似乎并不太相信我的答案是真实的原因。我不知道,今天坐在我对面的面试考官,公司里的最高领导苏雅,她会不会相信我的回答。苏雅只是看了我一眼,想要从我的眼神中找到真正的答案,她没有继续的追问这个问题。话锋一转,苏雅把话题拉到了另外的事情上面。“你有女朋友吗?”“分了。”“多久?”“一个多月。”“哦。”“苏总,你今天的精神很好。”“是吗,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台开满了电流的机器,脑子里一时一刻都在为工作高速运转着,我不得不打起精神,这就是我的命。”“看得出,苏总是一位事业型的女人。”“最幸福的女人,就是做小女人,照顾着家庭,被自己的男人疼爱着,没有几个女人愿意做女强人。”苏雅说到这里,浅笑了一下,这个笑容,是苏雅进门到现在,第一个笑容,“我给你说这些干嘛,走吧,面试结束了。”苏雅拿起我的资料,离开了座位,我跟在苏雅的后面,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幽香,这让我想起了那一个夜。苏雅依偎在我的怀里,脆弱得让一个男人怜惜。今天的苏雅,是多么的庄严、霸气,派头十足的领导模样。我看着苏雅的背影,她走路时摇摆的臀,娇好的身材,都让走在她后面的这个男人着迷。苏雅把我带到了行政部经理办公室,经理就是刚才面试考官中的其中一位,四十岁模样的男人。“胡经理,这是安先生的资料,你拿去看看。看完以后,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苏雅把我的资料递给了行政部经理胡明。转过身来,对我说:“安先生,今天就这样吧,等有了结果,胡经理会给你打电话的。”其实,我现在多想听到一句话,苏雅说,安夏,到我的办公室里坐会吧。但苏雅没有说,她在下属面前,没有露出一丝的痕迹,她和来面试的这个男孩子早就认识。我在苏雅的眼里,就是一个求职者,没有任何的特别。我突然在心里想骂,这个女人真的绝情,她全然不在乎我和她睡过觉,此刻就站在她的身边,她曾经嘴里叫着小男人的安夏,一个疯狂爱过一晚上的男人。安夏啊安夏,是你在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不要以为你和这个女人有过特殊关系,就会得到她的好感,你错了,你在她的眼里,和大街上的任何一个男人没有区别。我对苏雅的这种冷漠,有些寒心,我后悔在心里还惦念着这个女人。“安先生,你先回去吧。”看到我在发呆,苏雅又说了一句。“苏总,我想问一下,最快什么时候能知道结果?”“最迟明天。”苏雅说完,径直的回到了她的办公室里。我远远地冲着苏雅的背影看了一眼,离开了安雅尔公司。回来的路上,我想到刚才在安雅尔公司里苏雅的神情,心想,我今天的面试恐怕是白跑一趟了,安雅尔公司不会录用我。看来,还是要着手联系下一个出路,我接着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们帮着打探一下,有那些熟悉的公司在招营销策划和管理类人才。刚到家里,前女友给我来了信息。从我离开HR公司以后,这是我收到高岚发来的第一个信息,一个多月来,我们断掉了联系。我知道,她没有联系我,是心里的愧疚,认为对不起我。可我觉得她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她想和谁好,是她的自由,也是她的权利。我气愤她的,是她和我好上的时候,偷偷的还和别的人好上,这是对我的欺骗。离开她后,我也没有主动的给她打过电话。“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高岚在信息中写道。我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晚上也没有去处,和高岚见一个面,也没有什么。于是,准备给高岚回短信,问她晚上在什么地方吃饭。短信刚编辑好,还没有发出去,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接起电话,是一个甜美的女人声音。“安夏,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饭。”“你是?”“我是苏雅,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是苏总啊,我是没有想到你会给我来电话,所以就没有联想到会是你。”“现在知道了吧,你晚上没有约会吧?”“没有,没有。”我选择了撒谎,对我来说,我宁愿去陪着苏雅吃饭,见到苏雅,就是一份很愉快的心情。这是我期待的,苏雅提出想要我陪着她吃饭,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那好,你把住的地址发信息给我吧,我忘记了你的地址,一会儿我过来接你。”我合上电话,欢喜得跳了起来。“喔,美妙的女人,美妙的心情。姐,小男人想你了。”我兴奋地吻了一口手上的电话。这种感觉,就像是初恋时刻,苦苦追求一个女孩没有结果,突然有一天,她答应愿意和你约会。甜蜜蜜的,充满了阳光,暖到了我的心窝。我把地址给苏雅发过去以后,赶紧又给高岚回了信息。“高岚,对不起,晚上我有点事情,恐怕来不到了。”很快,高岚给我回了信。“安夏,是陪新女朋友吗?”“不是。”“那你一定是在恨我。”“高岚,我怎么会恨你呢,这种想法我从来没有过。”“安夏,请你别恨我,我的心里,是爱你的,一直都在爱你。只是,有些事情的发生,是我也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无法控制的。你知道吗,我很想给你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还像以前那样,叫你夏。每次拿起电话,我都没有勇气,我害怕你的怨恨,害怕你不接我电话。”。“那只有假装不认识周婷美,先离了婚搬出去住,然后回到公司再记忆恢复了,到时候尽量不要和周婷美接触,这样或许能蒙混过去。”“当前先假装失忆吧,最紧要的任务是搞钱?如果离婚了身无分文了,没钱是不行的。以后在公司发展需要去打点关系,即使自己出来混,也要启动资金的,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如何用读心去赚钱?难不成和社会上的那些赌鬼去赌博?去当个心理医生倒是挺适合的,等过了这二天再好好考虑一下。”想到这里,林文峰有了主意,对于周婷美还是遗忘了吧。曾经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快快乐乐的,周婷美对自己的肉体是满足的,但是对自己挣的金钱却不满足,对于他来说一顶绿帽子已经够了,两不相欠就此再见最好是再也不见。而赵鉴自己必定不会放过他,如果没有他的厚颜无*耻钻研打洞,周婷美未必会上了他的贼船。对付赵鉴是今后的一项重要长期任务,务必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迅速地让他身败名裂今生不得翻身,这样也能让他少祸害女人。“周婷美没有发现我知道她昨晚的事,看来手机也报废了,不然的话,当她看到手机里的照片不知道会怎么想,这样也好,到时候离婚后她即使发现我恢复记忆,估计她也不会再来纠缠。”“如今只剩下仔细的研究读心,到底无限制的使用还是有什么缺陷,对于任何人都可以还是只能对某些人有用。“下午的时候,我盯着他们眼神读心的时候,那一刹那对方的心思确实传到我的意念中,好像自己的头疼也加剧了,看来还得多试试确定头疼是读心带来的副作用。”这时周婷美走了进来,看到林文峰醒了过来,走上前对林文峰说:“文峰,你醒了,头还疼不疼了?”林文峰盯着周婷美的眼睛展开读心,本来不怎么疼的头脑,顺着眼神往头颅深处传来一股股跳疼,头脑深处传来一股意念:“看来是真的失忆了,如果好不了了,我该怎么办?林文峰这个老公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但是对我好的很,而且功夫了得,弄得自己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啊。“那个死赵鉴虽然不如林文峰,但也马马虎虎,可是他有钱又有权,比起那个陆晓晨好多了,那个陆晓晨简直白长了一幅好皮囊,床上匆匆了事。哎,就是不知道脑震荡对那方面有没有影响?”林文峰忍住头疼忍住震怒,脸上丝毫没有露出破绽,他没想到除了一个赵鉴,居然还有其他人!反正他不会再和周婷美过下去了,所以他也不想知道再知道周婷美的破事,又有钱又有权,床上功夫又好,长得还得帅过明星,对她还得像供奶奶一样,天下的好事怎么能让一个人得到呢?林文峰装作差异的样子对周婷美说:“你真是我老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没事,等你身体好了再慢慢回忆,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吃东西了,我刚才回家洗了澡,大热天医院里面洗澡不方便。你有没有想到什么?”“我记得昨晚和马良俊还有郭朝辉一道喝酒,因为我辞职了,干的不开心,工资又低,还天天加班,老板真是个黄世仁。”“然后呢?摔倒了?怎么回家的?”周婷美紧张的盯着林文峰急忙问下去。“后来到了十点多,我们三个都喝多了,我记得好像是一道打的回到景峰园的,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准备上楼之前我觉得难受,想吐,就走到花坛边找个地方解决,谁知道花坛边的水沟盖板少了一块,我一脚踏空倒在了花坛边,头碰到了花坛的边沿,之后就昏了过去。”林文峰真真假假的把当年三人喝酒的事情当做这次车祸说了出来,当然那一次确实是摔倒了,但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头上擦破点皮,后来碰到马良俊和郭朝辉还说过当晚醉酒的糗事。“你说你住在景峰园?那是我们在一起之前你单独租的房子,后来的记忆有没有了?我们什么时候在哪认识的,有没有一点点印象了?”周婷美好像有点不甘心,追着林文峰问。“我一直住在景峰园啊,昨天刚辞职了,听说这几天正赶上大学毕业季,好几个大型人才交流会,我想换个工作。你说我们怎么认识的?”林文峰想装作天衣无缝,所以说的不多,而且装作说话很费力的样子。“就是四年的那次人才交流会,你打翻了我抱着的文件袋,我们认识了,后来我进入河西银行前进支行,你也进入艾瑞法公司,一年多前我们结婚了然后你换到现在的振华机械。”“哦,我都不记得了,不知道这记忆还能不能找回来,你让我好好想想吧。”林文峰不想再聊那么多,怕自己刚刚做好的决定反悔,硬下心来拒绝了沟通。周婷美见林文峰情绪不高也就没再追问,而林文峰明确知道了读心带给自己的是阵阵的脑袋内跳疼后,况且他也不想知道一些对自己是个精神负担的破事,所以他没再凝神注视周婷美的眼睛施展读心术。他动了动手脚,身体各部位除了头部创伤外,其他部位好像都没有什么事,他试着在周婷美的搀扶下,战战巍巍的下了床。走了几步感觉还行,然后扶着周婷美去了卫生间,在他的示意下,周婷美出了卫生间把门虚掩上,就站在门外没有走开。不一会儿林文峰拉开卫生间的门,扶着墙走了出来。“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我除了头疼外好像没什么事,你明天再来吧”林文峰想把周婷美支走,确实他也不想再看到她为自己做这做那。“你行不行,早上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吓死了,以为你很严重,我都请了几天假,还通知了你爸妈,不然有什么事情都说不清楚了,估计他们明天一早就到了。”“你告诉他们干嘛?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吗,我手机呢?我来给他们打电话!”林文峰故意提起了手机。“车子保险公司已经装走送S店了,里面其他有用的物品都在这个袋子里,不过手机泡水几个小时,估计没用了。”周婷美扶着林文峰上了病床靠了下来,然后又说“你爸妈从我们结婚后就来过一次,这次正好让他们陪你多说说话,顺便恢复一下记忆。”林文峰想了一下其中缘由,也就没再坚持,顺手借周婷美的手机给领导李大国打了电话。林文峰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暂时请了十来天的假,继而和周婷美闲聊到点多,基本上周婷美说得多林文峰一直在听,后来太困了就让周婷美回去了。第二天上午医生查完房后周婷美带着林文峰的父母进来了。林文峰的老家是河西市五花县北口镇林屋坊村,离市区是最远的乡镇,离市区二百公里左右,昨天下午林文峰母亲梁淑华接到儿媳妇的电话也吓得要命。本来是打算连夜就和他爸一道过来的,电话里得知儿子无恙,并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医生说只是可能有些失忆,也就少许放下心来。,赵大奎和刘小娟都有这样的想法。赵大奎这个人,以他的家庭条件在当地还算是很显赫的,很多女孩都是把身体主动地贴过来,但是经历过很多女人的赵大奎认为刘小娟就很适合自己。把真正的纯情是滥情后的回归,用到赵大奎身上很贴切,在阅读女人无数的身体后,已经达到了“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有人说,若要找纯情的主子,那种滥情过的人最靠得住,也不是没有道理。赵大奎始终相信,那些在自己身边卖弄风情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这种女人只能够打哈哈,解解馋,却绝对不能有什么深入的发展,更不可能娶回家当老婆,因为那太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有戴绿帽子的危险。而刘小娟,就是自己要找的过日子的女人。刘小娟认为,自己出身不好又怎么样,就是要控制赵大奎这样的人,说白了是和副县长斗气。刘小娟记住这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只缘酒香可以飘很远。女人的好名声胜似酒香,香飘万里。一个单身女人如果能做到外有女人味,内有基本涵养,又清清白白,就算身边暂时没男人,也少不了男人追求的,如此尤物,浪费了暴殄天物圣所哀!有了思想的女人,就很容易控制男人。很不经意的发生第一次**接触过后,刘小娟本能地知道,自己能使这个男人如意,这就足够了,并且已经很好的开始了第一次。第一次,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刘小娟很会控制好下面的次数,让赵大奎心甘情愿的从家里的别墅搬出来,住进刘小娟租来的小房子里,开始小夫妻的生活。副县长当时很坚定的想,暂时控制不了儿子,说不定儿子和以前一样,和这个女人玩几天就忘了。谁知道,儿子到了刘小娟那儿就再也不回来了,几个月都不和父母见面。老两口害怕了,如此下去,等于就是把唯一的儿子给失去了。老两口商量很多天,主动妥协,表示愿意接受他们的婚姻,尽快给他们举办婚礼。举行了婚礼,是夫妻了,结婚了当然就想要一个小宝宝了,这是所有人期待着的,刘小娟夫妻也期待着,可是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动机,夫妻就相互怀疑肯定对方有问题。副县长老两口就认为媳妇那个方面有问题,因为以前刘小娟妇科方面就有点小毛病,所以家里人就一直认为原因在女人这里。赵大奎当时安慰说:“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人感情好,幸福,我们不是为父母活着,也不是为子女活着,是为我们自己活着。”刘小娟很激动,泪如雨下,为什么自己的命会这样?自己是多么想为老公生一个孩子啊。后来,她背着赵大奎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医生说她的问题不大,应该怀得上,还说要她放松心情,不要太紧张。刘小娟不信任地方医院的结论,于是又借着到省城出差的时间,抽空到省城的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同样的结果,自己没有问题。在医生的建议下,刘小娟带着老公去医院检查了老公的液体,报告很快就出来了,也把他们吓蒙了,报告上竟然写着“无精子”,没有精子还怎么可能怀孕呢。两个人的心都凉了,之后就走上了求孕的路程,听从医生的意见,做了三次检查,但都没有看到一个存活的精子,后来,又在一个有名的医院做了手术,可最后的结果真的把他们打入了地狱,源头都没有精子,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生育,这就说明赵大奎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拿到报告的那天晚上,二个人痛哭了一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可怕,也是多么难以接受。最后专家给了一个不确定的认定,说这种病说不定的,有些人自己会好,有些人永远都好不了。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做试管,而且要用供体的精子。那段时间,赵大奎的心情很差,他不愿意用精子库的精子,说一辈子没有小孩也可以过,现在丁克就很多的。这么说,刘小娟就很害怕。因为曾有好几个人给她算命,说她会结两次婚,真的很怕。说心里话,虽然赵大奎不能生育,但是刘小娟觉的这是次要的。一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她现在很爱赵大奎,离不开他,也没有比他更适合自己,更爱自己的人。可是,看到网上很多因为没有孩子而分手的家庭,她又很惶恐。虽然她知道赵大奎不是那种人,但很多事情是有变数的,而人是最善变的动物,谁又能保证赵大奎不会变呢。副县长老两口知道情况后,对儿媳妇就不敢再发脾气了,因为母鸡是能下蛋的,土地是能长庄稼的,关键是没有合适的种子,儿子每次卖力种下去的种子没有实质性内容,到最后就是一滩水。以后的几年,这个家庭一直都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话题,但是气氛很压抑。去年的一个晚上,赵大奎和刘小娟两个人做完男女之间的功课后,抚摸着女人如绸缎的身体,突然对刘小娟说,他想抱个孩子。刘小娟很奇怪,就问为什么?现在这样过也不是很好,只要心里有对方,日子也很快乐。赵大奎就对刘小娟说了实话。他说,他现在所管理的广播电视局费用征收处有四个下属,除一个小伙子年轻外,其余三个都是到之间的领导家属,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线电视费征收大部分集中在每年的月和来年的、月份,其余时间客户很少,每天也就、个,以至大部分时间处于休闲阶段,以王大姐为首的三个老女人整天叽叽喳喳。每次赵大奎端着杯子慢慢踱进一楼的收费大厅。三个岁数大的老女人,从不考虑他的什么关系背景,每次看到他会毫不留情的说,赵大奎你小子每天晚上有没有做好功课,多岁了怎么还不想要个孩子,是不是那个东西不行啊。赵大奎无法说实话,总是用手摸几下头发说,老大姐,我比你们着急多了,可是老婆为了保持什么身材,说生孩子会变形,不想要我也没有办法。《阿呆先生》《小魔女她又作妖了》《岳两女共夫》《末世六兄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百威赌场》。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clyiqi.com/wapbook/36062_120167.html
百威赌场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